<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1年12月26日 第31期
      首頁上一頁12345628下一頁尾頁

      《仁心》第31期:戒毒專家--張希范

      曾經客串“大哥”

      “不好了!打起來了!張院長快點去看一下!

      保安主任氣喘吁吁的跑進辦公室。

      他放下手上的工作,一邊詢問事情的經過,一邊跟著保安主任一路小跑去了戒毒區。

      打斗現場一片狼藉,3名戒毒人員帶的6名隨從把醫院幾名保安打了,在拉扯中雙方都掛了彩,其中還有3名隨從脫得一絲不掛,躺在地上撒潑。雙方處于僵持狀態。

      醫院大門外,兩輛大卡車上站著黑壓壓的人,拿著棍棒、大刀,他們都是其中一個隨從叫來的“兄弟”。

      事情起因是因為二十瓶酒。由于戒毒藥物與酒混合很容易導致猝死,所以戒毒中心不允許有任何酒類進入。6名鬧事的隨從是陪同“老大”來戒毒的,難以忍受“無酒生活”的他們聯絡院外人員,讓人偷偷從墻外用礦泉水瓶裝入酒,再投入醫院。結果,被戒毒中心保安發現,雙方起了爭執,最終打起來。

      3名戒毒的老大、隨從、醫院的醫護人員、戒毒人員、院外的人,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他。如何處理?如何收場?

      他撥開人群,找到3名戒毒的老大,說起了黑話:

      平時你們都叫我大哥,大哥對你們好不好?

      好!

      道上有道上的規矩是不是?

      是!

      那大哥這里也有規矩,也要遵守是不是?

      是!

      這次事件,大家都掛彩了,雙方都有不對的地方,大哥有一個解決方案,你們看好不好:先叫他們起來,穿好衣服。

      (想了想)好!

      既然雙方都有責任,大家的傷員各自負責醫療費用,好不好?

      (再想想)好!

      因為這個事件,也違反了戒毒中心的規章制度,所以馬上幫你們辦理出院手續,馬上出院。

      好吧。

      “來戒毒中心的人形形色色,什么道上的都有。這樣的情形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不是第一次處理!睆埾7陡袊@。

      “我曾經下過鄉,當過全科醫生,當過兵,當過戒毒中心主任!

      特殊的經歷磨練了他軍人的硬朗性格。十幾年前政府開辦戒毒工作組,他服從安排,當上了戒毒工作組的主任,從此和戒毒工作結了緣。5年的戒毒工作,讓他對這群特殊的病人有了比常人更多的感情,對他們的經歷也充滿了同情。他說,“這次事件他們認我,并不是我說了那些話,而是他們知道我平時是真心對待他們,并沒有歧視或對他們另眼相看!

      “其實有過吸毒史的人員,他們內心非?释腥烁麄兘恍,他們也想戒毒,他們也有自己的親人,也有家庭,渴望早日回歸社會,做一個健康的人!


      曾經想過放棄

      從政府的戒毒工作組的主任,到白云心理醫院的戒毒中心,張希范在戒毒工作的崗位上已經干了20年。20年間,他接觸過數千名戒毒人員,無數次的想過放棄。他說,戒毒的工作很難,進入戒毒中心工作的前5年,每天都會有幾起突發的事件,晚上經常接到“出事”的電話,需要立即前往處理。

      “剛來白云戒毒中心那會兒,每天被打斗、藏毒、搶救等突發的事件打斷不下十次!睘榱吮阌谔幚磉@樣的突發事件,他把家搬到了戒毒中心里面。

      但張希范說,處理這些打斗事件并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很多戒毒人員都存在較大的心理問題,而且受毒品影響經常產生幻覺、抑郁、強迫等癥狀!八麄儍刃亩贾蓝酒肥遣缓玫臇|西,但很難擺脫。受毒品影響,他們很多有強迫癥,幻想被人追殺,被人謀害,所以他們說出來的話,很多是謊話!

      對于這樣一群特殊的病號,該怎么樣幫助他們順利的戒除毒癮,是張希范思考最多的問題!坝盟幬飬f助戒毒,很容易,但怎樣讓這個人能真正的脫離毒品,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每天要跟進他們的戒毒情況,還要密切留意他們的不明動向,以及人身安全,還要辨別他們說的哪些話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對精神也是很大的考驗!

       

      曾經跟癮君子成為忘年交

      為了讓戒毒人員成功戒毒,張希范認定戒毒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環是“交心”“愛”。在戒毒中心,長年都有100多位戒毒人員在里面戒毒。對于每位戒毒人員的性格特點,經歷,吸毒史,是否有過戒毒史都很了解,來自哪里,有什么愛好,大都能一一道來。 戒毒中心來過各種戒毒人員,黑社會、明星、白領、老板、歌廳舞女、小混混……

      在他印象中,對陳某的記憶最為深刻。這位來自沈陽的大老板,在當地已經戒了5次毒,但總是因各種原因復吸。經朋友介紹來到廣州白云戒毒中心,認識了張希范。半年后,他高興的回去了,不久就帶了他的太太過來戒毒。

      張希范說,每次陳某過廣州,一下飛機,第一個電話一定是打給他的,不僅如此,陳某有空還經常到戒毒中心來看他。陳某不止一次的邀請張希范去沈陽,承諾一定要好好的招待他。

      當看到一些從戒毒中心走出去的娛樂圈的演員陽光燦爛的出現在銀幕上,當看到戒毒人員離開醫院,一家人溫馨擁抱在一起時,當收到戒毒人員親自送來的家鄉特產時,張希范覺得,這份工作是值得的。

       

      曾經很害怕

      為了讓戒毒人員安全的戒毒,張希范身體力行的做到對每位戒毒人員“用心”,也要求醫院的工作人員也要“用心”。在日常的工作中,除了關注戒毒人員的戒毒情況,還要時時關注有無意外發生。

      2011年11月的一天,張希范接到一個緊急的電話。一名戒毒人員因為長期在腰部注射毒品,大腿內側大血管和肌肉硬化,當天不小心碰到了傷口,導致靜脈血管破裂,大出血。

      張希范來不及關上辦公室的門,從4樓沖到2樓,走廊上的一幕把他驚呆了:戒毒人員張某半臥在血泊中,已經懷孕7個月的梁醫生,滿頭大汗的半跪在地上,雙手徒手緊按著陳某的出血口。

      因為及時的發現并緊急的進行止血,陳某的命保下來了。這個事情帶給張希范的除了對醫生責任心的感動外,更多的是害怕!半m然所有戒毒人員進來時都會進行相關的疾病檢查,但疾病種類太多,沒辦法對所有傳染病進行篩查。萬一有什么病沒被篩到,傳染了怎么辦?梁醫生肚子里還有一個7個月的胎兒,怎么對她的家人交待?”

      “可能很多人會說,這個醫生真傻,為什么不戴手套呢?”張希范說,“在那種情況下,時間就是生命,她可以選擇先戴上手套,再去救護,但她沒有,她選擇了以搶救病人為先!

      “有時感覺特別對不起他們,讓他們承受這么大的風險!

       

      依然在堅持

      從事戒毒工作的二十年中,張希范說,吸毒人員并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主要是因為毒品的形式在不斷變化,新型毒品的出現,導致很多人在不知不覺間就染上了毒品。

      搖頭丸、K粉、止咳水、冰毒等被人誤以為不是毒品,不會上癮!捌鋵嵾@些新型毒品比傳統毒品危害更大。它是以破壞大腦神經為代價,讓人產生身體和心理的興奮,一旦不用,就會出現煩躁、抑郁、失眠、尿頻、尿急,甚至腹痛等癥狀! 因此,對很多戒毒醫生來說,除了要面對戒毒人員在院內管理難的問題,更重要是如何面對戒毒人員在出院后受環境、心理、新型毒品誘發的復吸。

      據統計,一旦沾上毒品,能成功戒毒的人員大概占4-5%,復吸率高達95%以上。

      “‘戒完了,他又去吸,這個工作有意義嗎?’有醫生這樣問我!睆埾7墩f。

      “我跟大家說,只要他們成功的戒了一個星期,一個月,哪怕戒了一天,對他個人,對他的家庭來說,都是成功!

      抱著這個信念,有過那么多常人想象不到的“曾經”后,張希范依然在堅持。

       

      專家簡介:

      張希范,廣州白云心理醫院(白云自愿戒毒中心)院長,廣東省社會心理學常務理事,副主任醫師,優秀共產黨員。從事戒毒臨床工作20多年,創立中西醫結合及心理康復治療的人本戒毒模式,全方位多角度對戒毒者實施身心治療,效果顯著。先后被選為廣東社會心理學常務理事、香港國際戒毒研究學會常務理事、香港國際中西醫結合學會常務理事、中國藥物依賴防治協會常務理事、廣州市關心下一代心理咨詢委員會委員。

      專訪張希范院長:張國立之子因吸毒被抓 專家稱新型毒品更易導致精神問題>>>

      (責任編輯:鄒蓮 徐蓓蓓 攝影:關琦)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