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經典回顧
      請選擇往期
      人物介紹:胡波,副主任醫師、副教授、碩士生導師,現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腎內科副主任、血管通路中心主任、暨南大學腎臟病與血液凈化研究所副所長。

      血液凈化技術開展之前,大部分尿毒癥病人只能等待死亡,血液凈化技術的誕生和發展無疑給了尿毒癥患者一次新的生命。

      動靜脈內瘺作為國內外指南推薦的首選長期血管通路,所謂“內瘺第一”原則,可以稱得上是“沒有血管通路,就沒有血液透析的機會”,這期39健康·仁心欄目 的主人公——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腎內科胡波副教授,從業二十幾年來一直承擔著守護血透患者“生命線”的重任。

      3月5日,肖娟(化名)已經4天沒透析了。從前一天晚上開始,她就減少了喝水量。

      當天早晨,女婿帶著她開了3個小時的車從韶關趕到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在護士的指引下,肖娟來到了胡波的診室門口。門口熙熙攘攘地坐著排隊等待叫號的病人,和肖娟一樣,他們大多數都是病友或醫生介紹而來,焦急地想在下次血液透析前解決血管通路的問題。

      據統計,國內目前有超過300萬的終末期腎病患者,最終需要依靠透析或腎移植治療維持生命,由于腎源缺乏,透析治療尤其是血液透析一直是世界各國治療終末期患腎病者的主要方法。它通過將體內的血液引流至體外,清除體內的“毒素”后再回輸體內,動靜脈內瘺便是將體內的血液引出及輸回的通路。一旦這條通路出了問題,血液凈化的過程便不能順利完成,多數人正是卡在了這一關。

      ◎ 血液透析的治療原理。/ 網絡圖片

      胡波按了按肖娟左手像“小山堆”一樣鼓起的血管,心中已然有數,一邊輕聲細語化解肖娟的緊張,一邊拿出筆在需要重新開通的血管上標出記號,建議下一步做超聲檢查判斷手術方式。由于沒有預約,胡波的學生告訴肖娟周五的手術已經飽和,手術時間最快只能安排在下周一了。

      “下周一?胡醫生,求求你,我岳母這周只做了一次透析,下周一再手術就一周沒做血透了,我怕出意外!”女婿看著開出來的住院單,急切的語氣中透露著擔心和哀求。一聽到這句話,胡波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思忖片刻后對著學生說道,“現在馬上幫病人辦理入院,出完門診后就做超聲,和病房說一聲中午多加一臺手術,我們趕在下午前為病人開通血管通路!

      ◎ 胡波正在病人的手上畫出手術通路圖。

      肖娟和女婿這才長吁一口氣,可看著早已排得密密麻麻的手術時間安排表,一旁的學生委屈地小聲嘀咕道,“看來中午又得加班了!”!坝捎诜N種原因,長期透析的患者往往會出現血管通路惡化的現象,有的需要修復,有的需要重建,但無論哪一種,醫生都需要爭分奪秒解決,每延誤一天,患者隨時可能因為尿毒癥毒素儲留在體內而危及生命!闭f罷,胡波匆忙收拾好病歷資料,快步走到門口催促著學生:“準備上手術臺”。

      當天下午,肖娟完成手術后成功透析。

      苦學技術,從體檢科“淘”來超聲機

      其實,胡波成為一名腎內科的醫生純屬“巧合”。本科畢業后被分配到山東某縣級醫院工作的他不想安于現狀,決定往外闖一闖,“大學的時候自己挺擅長動手操作,在上解剖課時總會比別人能更快地找到血管和神經,覺得外科更適合自己,本科的大學死黨在暨南大學第一臨床醫學院讀研究生,極力向我推薦了腎臟專業,就‘陰差陽錯’地來到了廣州,一下在腎內科扎了根!焙ㄩ_朗地笑著,一臉真誠,夾雜著靦腆,帶著山東小伙子身上與生俱來的厚道和質樸。

      但當時的“尿毒癥”在腎內科幾乎是一個可以和“死亡”劃上等號的名詞,患者想要解除痛苦只有兩個方法——換腎或透析,換腎費用昂貴且腎源難覓,屬于“可遇不可求”;而血透次均費用在500-700元之間,按照每個星期透析2-3次計算,一年一個病人僅醫療費用就需要10萬元,這樣的價格絕非大部分患者家庭所能承受!盎颊邘缀跚逡簧剡x擇在頸內靜脈放置一個透析導管,滿足1-2年透析需要即可!焙o奈地表示,在當時的現實條件下,終末期腎病患者對血管通路的要求并不高。

      ◎ 查房后的胡波正在和學生安排手術表,第一時間解決血管通路問題,降低透析病人未知的風險是每個通路專家的追求目標之一。

      這種情況直至2012年才出現轉機。

      2012年8月,六部委共同發布《關于開展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工作的指導意見》,推出大病保險,并將終末期腎病納入大病保險補償政策,實際自付部分報銷比例不低于50%;2年后,國務院醫改辦發布加快推進城鄉居民大病保險工作的通知,全面開展城鄉居民大病保險試點工作。納入大病保障體系后,終末期腎病的報銷比例達到90%。

      歷年來國內血液透析行業相關政策一覽

      處于臨床一線的胡波漸漸發現愿意做腎透析的病人多了起來,管1-2年的透析導管顯然已不符合透析患者長期需求,另一種通過在上肢前臂中手術,將動脈和靜脈進行血管吻合,用自己的血管形成一條永久性的透析通路,逐漸被患者所接受。手術難度并不大,但由于是人為形成的通路,再加上透析時需要反復穿刺,很多病人會在此后出現各種并發癥,如血管鈣化、狹窄、血栓形成甚至閉塞,一旦出現血管堵塞,下一步只能進行開放手術切除狹窄血管。

      ◎ 因為內瘺栓塞,血管通路高高地隆起,胡波教授正在用超聲探查血通路內部情況。

      “血管用壞一條廢一條,一個手臂可能最多只能用2-3次!背3C媾R無血管通路可用讓血管通路專家們頭痛不已!2014年,日本專家來華講課,內容中介紹可以在超聲的引導下將球囊導管放置于出問題的血管位置,一個透析患者因此前后53次打通血管!弊趫鱿碌暮牭竭@個信息后興奮不已!

      ◎ 于血管條件較差的患者來說,術前的通路設計、術中的手術操作、術后的維護管理都會遇到很多難題,需要依靠經驗豐富的臨床專業人員。

      回到醫院,在科主任的支持下胡波迫不及待地從體檢科“淘”來一款將被棄用的超聲,自己獨自一步一步摸索著如何在超聲下進行透析導管置入、對血管通路手術前術后評估,穿刺、監測、治療……悄然轉換間或許連胡波也沒發現,自己將在血管通路上越走越快、越走越遠。

      12
      往期故事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