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经典回顾
      请选择往期
      人物介绍:何伟,广东省名中医,广东省中医骨伤研究院首席教授,广州中医药大学国家重点学科中医骨伤科学科带头人,广州中医药大学髋关节研究中心主任。擅长股骨头坏死、青少年股骨颈骨折、小儿Perthes病、髋关节发育不良等髋关节疾病的保髋治疗,以及人工髋、膝关节置换与翻修技术等。

      一场意外,导致骨盆骨折、左髋脱位;同一个部位,做了3次手术!

      来自广东海丰的罗先生,连连摇头叹气。在当地医院做了第一次手术后,不到一年,复诊发现股骨头坏死,他又乖乖地做了髋关节置换。本以为能摆脱病痛,很快好起来,不曾想到真正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左髋越来越痛,无法下地走路,罗先生换了一家医院看诊。医生面露难色告知:左髋假体发生松动,需要再次动手术,但难度太大,这里做不了。

      做了关节置换又面临“翻修”,罗先生绝非第一个,中国每年都有大量的“翻修”手术。

      ◎ 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图解。/ 网络图片

      人工关节置换术始于1890年,德国医师Gluck第一次将象牙制作的股骨头假体植入了人体。该手术进入中国大陆已经30多年,在近十年迎来井喷式发展,从三甲医院到县级医院遍地开花。

      第十七届中国髋关节外科学术大会公开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人工关节置换约69.8万例,关节置换量以每年20%的幅度快速增长。

      ◎ 我国骨科关节植入物手术数量(台)。/ 智研咨询

      股骨头坏死是骨伤科的常见病,分为非创伤(糖皮质激素、酗酒)与创伤(股骨颈骨折)两大类,好发于20至50岁、平均36岁的青年人群,80%左右的非创伤性股骨头坏死同时累及双侧股骨头,逐渐导致关节活动及行走功能部分或完全丧失。保留自身股骨头(保髋)是国际公认的难题,人工关节置换术被视为“摆脱痛苦、站立行走”的最后希望。

      但由于手术技术不当,假体自身存在磨损、松动、脱位、骨溶解、假体周围感染等难以完全避免的问题,假体使用寿命尚无法满足青壮年患者的需要,导致不得不面临翻修、再翻修的窘境。因此,对于股骨头坏死,尽可能保留患者自身髋关节,谨慎选择置换成为学界公认的原则。

      ◎ 坏死的股骨头与正常的股骨头对比。/ 网络图片

      经过近20年的研究探索,何伟教授认识到“塌陷”是影响股骨头坏死预后最重要的病理改变,研究保髋必须研究塌陷,以往对塌陷的研究侧重于影像现象的描述,缺少结合临床症状、动态、联系、整体上把握塌陷的发生与发展。

      2003年,他率先提出股骨头坏死“围塌陷期”的概念,将影像与临床症状有机结合,把塌陷将要发生到塌陷发生后早期称为“围塌陷期”,并制订相关诊断标准与保髋治疗方法。这一创新性概念的提出,大大提高了股骨头坏死的认识水平,减少了保髋的盲目性,为提高保髋疗效奠定了基础,在业内得到普遍认可。

      三十七年如一日,专攻股骨头坏死

      上午十点二十分,温暖的阳光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打在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长廊上。在行政区转角处,一位白发如银、精神如虎的医者,大步流星迎面而来,“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何教授刚下手术台,又去病房查看先前做手术的病人。”他的学生米恩上前解释。

      原来,这是何伟多年的习惯,做完大手术无论多累多忙,都尽可能当天再回去看看病人。“不一定每次都发现问题,但多少能让术后病人感觉放心一点。”他慈祥俊朗的脸庞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个习惯无关医术技艺高低,却让人窥见了其医德人品。

      ◎ 何伟从医37年,专注股骨头坏死的诊治。

      从青丝绵绵到白发鬓鬓,对于年逾六十的何伟来说,17岁高中毕业从城市下到农村,成为知识青年的经历是毕生难忘的一段记忆。也正是在农村插队,深切体会到农村缺医少药、最底层老百姓看病难,从而立志学医。

      1978年考上大学,5年寒窗苦读以优异成绩毕业,何伟毕业后留校就职于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江苏省中医院)骨伤科。

      ◎ 何伟亲述多年来的行医感悟。

      “选择股骨头坏死,看似偶然实有必然,1985年我想要继续深造,刚好广州中医药大学的中医骨伤科硕士学位授予点比南京早了一年。”原本端坐着的何伟,身子微微后靠,闭眼沉思片刻,笑着对39健康·仁心栏目组 说,误打误撞有幸成为我国著名中西医结合骨伤科、股骨头坏死专家袁浩教授的第一位研究生,从此开始系统研究股骨头坏死。

      1997年,何伟协助袁浩教授创建全国首个以股骨头坏死为主攻病种的中医髋关节病重点专科。

      处于临床一线的何伟,亲见太多病人走了太多的弯路,个中原因复杂,一是患者担心治疗费用,有病能拖就拖;二是没条件到大城市、到更好的医院去看病,多数就近看诊,但基层不具备对股骨头坏死这类复杂疾病的诊疗技术。

      ◎ 何伟耐心解答病人的问题。

      就连大城市也有很多医院由于缺乏经验丰富的专科医生,常常将股骨头坏死漏诊或误诊为“风湿”、“腰椎间盘突出症”等病。目前,股骨头坏死的误诊率仍高达50%以上,也不乏诊断清楚但遭误治,长期无法正常行走的情况。

      保髋治疗主要分为非手术保髋和手术保髋两类,但具体方法多种多样。“二十年前大家对股骨头坏死的认识不多,病人分散在中医科、骨伤科、风湿科,保髋治疗杂乱不规范,疗效不能令人满意。”

      37年来,何伟将心血倾注在股骨头坏死,继承恩师的全部科研成果和宝贵经验并发扬光大,改良或独创一系列保髋治疗方法,包括中医药非手术保髋、打压支撑植骨技术、带血管骨瓣移植技术、经外科脱位打压支撑植骨术等,让一个个行走困难、痛苦不堪的病人重新快乐行走。

      123
      往期故事
      youjizz,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学生,高清性色生活片,国产日韩一区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