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經典回顧
      請選擇往期
      人物介紹:劉春曉,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醫學博士,博士研究生導師。在腔內泌尿外科多個領域有較高造詣,尤其是泌尿系腫瘤、前列腺疾病、泌尿系損傷等領域,多項技術在國內外領先。

      前列腺增生切不干凈,高復發率讓患者面臨再“挨刀”;為救命切瘤摘掉膀胱,余生只能背著尿袋茍延殘喘。這些困擾,如何解決?本期39健康·仁心欄目 的主人公——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泌尿外科主任劉春曉教授,從醫三十多年潛心專研,全球首創兩個手術方法,讓成千上萬的前列腺增生和膀胱癌患者重啟人生。

      剛拉出一小段小便,明明還有尿意,用力收腹去擠壓膀胱,可就是尿不出來!凌晨5點半,第六次起身如廁的姜大強,頂著惺忪的睡眼,又在馬桶面前站了快10分鐘;氐椒坷,聽見老伴埋怨“你吵得我也沒睡好,干脆明天分房睡”。

      前列腺增生是男人一輩子都繞不開的問題,這是姜大強年逾半百才明白的道理。他懊悔自己當年沒能理解七旬老父的痛苦,原來人老了真的會扯上這種難言之隱。

      ◎ 正常的前列腺和增生的前列腺對比。/ 全景視覺

      被折騰了一宿的姜大強,無精打采,當天早上八點半,在兒子的陪同下來到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

      在導診護士的指引下,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找到門診三樓10號診室——此時,劉春曉的診室門口幾乎坐滿了候診病人。他們當中好些上了歲數的,都跟姜大強一樣,為“前列腺增生”煩心,希望解決排尿障礙問題。

      ◎ 劉春曉的盛名在外,全國各地的患者慕名而來。

      作為中老年男性的常見病之一,前列腺增生隨年齡增長而發病率增高。流行病學調查顯示,男性在45歲以后前列腺可出現不同程度的增生,多在50歲以后出現臨床癥狀。

      目前中國60歲以上的男性80%患有不同程度的前列腺增生,70歲以上發病率高達90%,80歲以上則100%。隨著我國老齡化進程加快,預測到2025年,全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將達到4億,粗略計算有2億的男性。其中20%的前列腺增生患者需要手術治療,人群將超過4000萬人。


      ◎ 老齡化導致前列腺增生發病率上升,大量的患者需要手術治療。

      這對我國泌尿外科將是非常嚴峻的考驗,也讓頭發花白的劉春曉倍感壓力,“像我們這樣的?颇壳耙荒曜疃嚅_展300-500例前列腺增生手術,手術量在華南地區排在前十!

      輪到姜大強就診,只見劉春曉醫生的手指飛快地翻動病歷、瀏覽病史,又查看了各項檢查指標,判斷姜大強的病情已經到了必須手術的地步,“增生很大,估計有100克了,盡快給你安排手術,你看這樣好不好,先去一樓辦理住院手續!

      ◎ 診室空氣充滿溫情,每位病人看診結束,他都習慣性地問病人“你看這樣好不好?”

      兩天后,姜大強做了手術,前列腺增生組織切除干凈,術后24小時拔管,梗阻解除,恢復通暢排尿。

      樂當“小手術匠”,想方設法“取經學藝”

      “被家人推上了學醫這條路,去泌尿外科亦非我本意。

      經歷了5年“上山下鄉”、又在部隊干了三年的衛生員,22歲的劉春曉承載著家人的希望,考上了第一軍醫大學(現南方醫科大學)。畢業后進入珠江醫院工作,一心想從事心胸外科或整形外科,均未能如愿。

      提及從醫選擇,他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縫,搖頭表示,“不遺憾,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哪里需要就往哪里填!北环峙涞矫谀蛲饪,他安心扎了根。

      ◎ 劉春曉暢談行醫感悟。

      當時的珠江醫院泌尿外科剛獨立成科不久,對于一些高難度手術,尚沒有開展。劉春曉并未灰心,他把目光投向了泌尿外科最復雜的手術之一——膀胱癌根治+腸代膀胱術。下定決心后,劉春曉只要不出診就琢磨手術,請教前輩。在他的努力下,泌尿外科很快攻克了包括根治性膀胱切除、腸代膀胱術在內所有規范性手術。

      學無止境,劉春曉繼續深造,有幸成為了新中國第一代泌尿外科專家梅驊教授的第一個博士生。梅教授對病人很有大愛,對技術精益求精,他叮囑學生“開刀是外科醫生的看家本領,不做好小手術匠,怎么能成就大醫生?”劉春曉始終將這句話銘記于心,勤練“刀技”,每臺手術都追求完美。

      如今,劉春曉的手術量在全院科主任中位居前茅,一天五六臺手術是家常便飯。有時為了保證手術一氣呵成,減少患者創傷,他可以水米不進,在手術臺上一站就是十幾個小時。

      ◎ 劉春曉教授(左一)帶領團隊骨干給患者做手術。/ 醫院供圖

      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國泌尿系開放手術日益成熟,但國際上已經悄然開始了外科手術微創化的改革浪潮。各種新的微創入路,新的手術能量平臺(一種外科操作設備)如雨后春筍一般涌現。

      開放性手術因切口大、創傷大、出血量大,病人恢復慢,常讓醫患雙方煩惱;對付前列腺增生,雖然國內當時已經開展了微創經尿道前列腺電切手術,但使用的能量平臺老舊,趨于淘汰,手術技術缺乏創新。前列腺電切手術出血多、水中毒的問題頻繁發生,更讓醫生憂心的是尿失禁、尿道狹窄、術后復發等多種并發癥發生率居高不下。

      劉春曉說,在當時一些條件落后的地區或醫院,上了60歲的前列腺增生患者如果同時合并有心血管疾病的,往往連手術的機會都沒有,風險太大,病人和家屬折騰不起,醫生也不敢。這些病人又排不出尿,只能終生插導尿管來幫助排尿。

      2000年,憑實力拿到美國泌尿協會年會入場券的劉春曉第一次走出國門,親眼目睹了中外差距之大!爱敃r國內還只能做開放手術,但在美國,60%的手術都采用微創技術來完成!彼膬刃脑馐芫薮蟠驌,無比失落與焦急,心里暗暗發誓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

      ◎ 劉春曉對手術一絲不茍,待人親和。病人說他是沒有架子的大專家。

      “我希望用最好的方法治好病人,但先進的設備國內沒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睘榇,他開始想方設法向國外專家“取經學藝”。每次參加國際會議,他總是早早到場,最后一個離開;別人回國帶著大包小包的洋貨,他卻扛回來一箱箱的醫療器材和資料。

      天道酬勤。2002年8月,他主刀的全國首例腹腔鏡下膀胱癌全膀胱切除術一舉成功。當時,這一手術在世界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權威醫學中心可以完成,且僅有3-5例成功報道。

      123
      往期故事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