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經典回顧
      請選擇往期
      人物介紹:何曉順,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廣東省器官捐獻與移植免疫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山大學器官捐獻與移植免疫研究所所長。從事器官移植臨床與科研工作33年,在無缺血器官移植、多器官移植及器官捐獻等方面取得了系統性和原創性成果。

      60歲的嚴金貴曾經與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掀開上衣,他腹部有一個臉盆大小的“人”形傷疤,這是他剛接受完肝臟移植手術后的疤痕。待恢復健康后,嚴金貴說自己身體里承載著另一個生命的饋贈,必須活得更健康、更有意義,才是對身體里捐獻者的尊重與感恩。

      自從1977年我國嘗試第一例肝移植手術后,根據中國肝移植注冊2018年度報告顯示,我國肝移植累積總數已超過2萬例,不僅是肝臟,器官移植手術已成為挽救終末期器官衰竭患者的重要醫療手段甚至唯一手段。《新英格蘭醫學雜志》曾撰稿稱“器官移植是二十世紀的一個奇跡”,它為醫學領域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

      什么是器官移植?通俗來講,器官移植,是指將健康器官移植到另一個個體內,并使之迅速恢復功能的手術。需要注意的是,隨著醫學技術的發展,在現代醫學領域中,可以用于移植的不再局限于器官(例如心臟、肝臟和腎臟),同時也包括細胞和組織移植(例如造血干細胞、皮膚移植)。

      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以下簡稱中山一院)五號樓9樓,門口沉默地坐著等待探病的人群,他們眼中或充滿希冀或暗淡無光,一門之隔的病房里面,住著他們的親友,要么已經重獲新生,要么生命正處于倒計時,隨時可能被叫停。

      這里是器官移植病房,也是全國為數不多的幾家擁有所有器官移植資質的醫療中心,作為學科帶頭人的何曉順,30多年來一直與“死神”較量,一次次把患者從死亡線上拉回。


      ◎何曉順教授暢談行醫感悟。

      入行 

      “我一直相信勤能補拙!

      80年代末,改革開放的大潮已洶涌澎湃,一批有理想有沖勁的年輕人紛紛離開自己的“鐵飯碗”南下逐夢,從安徽醫科大學畢業,工作3年后,何曉順決定順應時代潮流,南下去改革開放的前沿地追尋夢想。

      同一時間,在澳大利亞悉尼大學醫學院作高級訪問學者的黃潔夫決定回國,入職中山一院后,準備招攬人才在肝移植上大干一番,“初來乍到”的何曉順因連續上交兩篇手寫綜述引起了他的注意!澳菚r還在讀研究生,學校當時的要求就是半年時間將課程全部學完。進入臨床,我‘私下’跑到圖書館里一次次查找文獻,交了兩本厚厚的綜述給黃老師,黃老師覺得我挺認真自覺的,就讓我去他團隊里幫忙!

      說起當年的因緣巧合,回憶24歲時的青澀模樣,何曉順瞇了瞇眼,不禁生出無限感慨,“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有多大的天賦,但我一直相信勤能補拙!


      ◎在何曉順辦公室的一面墻上,放著30年來他在器官移植領域獲得的各類成績。

      但彼時,這個被列入到20世紀人類醫學三大進步之一的器官移植,在中國這片大地上卻“水土不服”,陷入了長時間的彷徨與停滯。由于術后缺乏有效的抗排斥藥物、器官保存液體及受到相關技術制約等因素,從1977年到1983年間,全國肝移植手術僅做了58例,90%的患者在術中或者術后3個月內死亡,最長的患者也只存活了264天,一連串失敗的打擊、加上技術的高難度、天價的費用……讓當時從事器官移植的醫生們望而卻步。

      繼續開展肝移植,意味著一切要從頭開始,先要進行大量動物實驗!澳菐啄,條件非常艱苦,每個人待在實驗室里周而復始地和動物‘打交道’,往往一做就是一個通宵,我當時年紀小,還當起了飼養實驗室動物的工作,也有師兄受不住,中途選擇退出……”年輕的何曉順漸漸地成為了器官移植團隊的核心成員,1993年,時隔十年肝移植技術終于迎來曙光,在黃潔夫教授的帶領下,中山一院器官移植團隊完成了全國首例體外靜脈轉流下的肝臟移植。

      ◎1994年發表在《中山醫科大學學報》上的手術報告(節選)。/ 《中山醫科大學學報》截圖

      這臺手術的技術水平實現了重大突破,無論是手術方式還是術后處理方式,均與當時的國際水平不相上下。手術的成功,極大地鼓舞了業內同行的信心,此后,國內肝移植手術進入到了高速發展的快車道,直至2003年,中國肝移植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1234
      往期故事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