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3年6月21日 第51 往期回顧:

      霍勇:醫生要有珍惜患者的人文情懷 

      5月29日,周三,上午10點10分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心內科住院部地下一層導管室。

      一位大肚子中年男子,在手術室對門的房間里,等著下一臺手術,按計劃,他要在右冠狀動脈和左前降支裝上支架,治療心絞痛。

      前一位手術患者剛剛被送進手術室,如果順利,四十分鐘左右,就能結束。等在房間里,他坐立難安,不時走到房間門口向手術室張望。焦慮和不安的情緒,明顯地寫在臉上。

      也就半個小時,手術室門開了。聽到門響,這位患者急忙探出頭去,正好和出來的主刀大夫四目相接。

      主刀大夫洗洗了手,連鉛衣也沒脫,徑直走到患者跟前,對他說:“別害怕啊,沒事!比缓笾钢颊叩拇蠖亲,說:“你這個大肚子可太大了,得減減啊!

      患者有點不好意思得說:“這都是我減完了的,以前250斤呢!”

      主刀大夫呵呵一樂,說:“還得減,太胖對身體不好!

      目送大夫轉身離開,患者心里清楚,下一個就是自己了。給自己手術的,就是剛才這位,中華醫學會心血管分會主任委員、亞太心臟協會主席、北大醫院心內科主任霍勇。

      在手術室外等待的這半個小時里,來來往往的醫護人員從他身邊走過,除了霍勇,沒人注意到這位患者的焦慮,也沒人上前和他說過一句話。

      他是個為患者著想的醫生

      “基本要放四個,能放三個盡量放三個!

      北大醫院心內科住院部導管室外墻上,掛著一張冠狀動脈示意圖,圖片左上方是心臟正面血管彩圖,右上方的是心臟背面血管彩圖。中間左側是右冠狀動脈簡易圖解,中間右側是左主干簡易圖解?粗掌胀ㄍ,沒什么特別。

      直到跟隨霍勇教授來到手術室,39健康網編輯才知道這張不起眼的圖其實很重要。

      有一位心臟已經裝了三個支架的患者,因為血管狹窄再次入院手術。

      手術前,霍勇讓護士把患者家屬叫到導管室門口,指著冠狀動脈示意圖說,患者心臟左主干已經安放了兩個支架,右冠狀動脈放了一個。如果再放支架,左主干和右冠脈需要各放兩個才能解決問題。

      “基本要放四個,如果能放三個就盡量放三個!笔中g前,霍勇對患者家屬說。

      半個多小時,手術順利完成,患者推出手術室后,在其他人忙著準備下一臺手術時,霍勇一個人到導管室門口,把家屬再一次叫到了冠狀動脈示意圖前。

      家屬是個20歲左右的小伙子,站的很直,雙手在腹部交叉著。

      霍勇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這個小伙子,問了句“就你一個人?”那小伙子點點頭。

      霍勇指著示意圖說,“手術挺好,放了兩個支架。分別在左主干這里,右冠狀動脈這個拐彎的地方!边呎f,邊用麥克筆在圖上標注出來。

      接著,他又在右冠狀動脈橫向血管中間偏后的位置畫了一下,對著小伙子說,“右冠狀動脈原來這有一個,我們用球囊擴了擴可以繼續,就不用再放了!

      聽霍勇說完,大男孩放松了不少,雙手很自然的垂下來,直說“明白了,謝謝您!”

      霍勇輕輕擺了擺手,轉身準備離開。剛邁出一步,又折回來叮囑男孩說,要記得勸患者戒煙,注意飲食,控制體重,“不然過不了多久又要來找我了”。

      霍勇進到手術室,還有兩臺手術在等著他。

      身為全國政協委員,霍勇教授在多個場合說到,醫德教育從內容到形式,要做到實。人文素質決定了醫生的內涵。沒有人文素質,醫生就不知道人文關懷,不知道醫療目的,又怎能把人的關懷放在第一位?

      daoguanshi

      下半部分圖上黑色的部分是霍勇在給大男孩講解時畫的

      他是個對患者有耐心的醫生

      “您慢慢講,您的檢查我都會看,不急啊!

      因為科研工作和社會工作的繁多,霍勇的出診,在掛號網或者114預約平臺上,包括醫院的預約平臺,都無法實現掛號。他只能最大程度上讓每周二上午的門診能正常出診,每次15個號。所以,每一次只要霍勇能坐在診室里,每一個患者都像中了彩票一樣,“拼命”地詢問。

      在門診中,39健康網編輯看到一位急性子老太太,她像和霍勇“過不去”一樣,不僅數次打斷他的問診,還屢屢和他搶奪病歷資料。

      可即使這樣,霍勇也一直笑呵呵地說“老人家,您慢慢講,您的檢查我都會看,不急啊!

      老太太抱怨目前一次要“吃一把藥,心情煩躁的不得了”。怕霍勇不信,她一下子從包里掏出了6、7種藥盒攤在桌上,指著每個藥盒向霍勇解釋用法和用量。

      霍勇靠在椅背上,左手支著下巴,微皺眉頭,眼神隨著老太太的手指在各個藥盒間移動,聽得很認真。

      聽老太太說完,霍勇告訴換患者,藥可以減少到只用立普妥和銀葉片兩種。

      5%的人服用銀葉片以后會咳嗽,如果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再換藥就是了;粲陆Y合老太太的病情,把銀杏葉片的價值和副作用解釋得很清楚。

      聽到可以少吃藥,老太太很開心,但一說用藥后會咳嗽,她一下子又緊張起來,雙手扶在桌沿上,身子向前微傾,問著那些已經反復問過的問題,比如“原來的藥還吃不?”“咳嗽了咋辦?”“我血壓高了都要偶爾吃這個的,以后還吃不?”等等。因為著急,她的語調略有升高。

      霍勇把散落在桌面的藥盒疊成一摞,拿出最上面的兩個放到老太太手里,說道:“這兩個藥每天吃”。然后搖著手里剩下的藥盒又說:“這些以后不吃了,偶爾也不吃,只吃我給你的這兩個藥,記住么?”

      老太太似乎還不放心,沒有一點想走的意思,還想繼續問下去,這時霍勇的學生張斌醫生見狀,趕緊攙扶著老太太說,“我給您解釋,您到我這邊坐吧”。這才把霍勇給“救”了。

      給老太太看診,用了大約25分鐘,比給其他患者看病多用了10分鐘。等在一旁的另一位患者已經坐立難安,有些許焦急和不耐煩的神色,霍勇一直對老太太說“不著急,慢慢講”。

      待到老太太者離開,一直等候的那位患者才小聲嘀咕了一句“霍大夫您可真有耐心!”

      霍勇的學生劉兆平還記錄下這樣一個故事:

      一次劉兆平從導管室手術間外等待下一臺手術的載著患者的平車旁走過,車上的老人咳嗽后將粘痰吐在紙巾中,舉起紙巾問:大夫,可以扔在地上嗎?劉兆平腦中權衡了“可以”或“不可以”這兩個選項,扔在地上自會有衛生員打掃的,于是說可以?删驮谶@時,恰好霍勇教授從旁邊走過,手一伸,很自然地接過了老人手里包著粘痰的紙巾,走了幾步扔到了垃圾箱內。

      劉兆平知道,自己讓老人扔地上也許并沒有錯,但看到老師的舉動,讓他感覺慚愧的是,為什么自認為常常為患者著想的自己,在這么多年后還需要老師再上這無言的一課?

      深深印在劉兆平腦海里的這一幕,也就是十幾秒的時間,整個過程,霍老師未發一言,臉上也沒有特殊的表情,一切自然。

      他是個有原則的醫生

      “看病要守秩序,強行掛號不行!

      網上無法預約,門診又有可能取消,所以,遇到霍勇教授出現在門診時,加號,就成了一些人想盡辦法要做的事。

      對于加號,霍勇教授給自己定的標準是——第一,每次門診最多只加3個號;第二,看病情不看人情。

      39健康網編輯跟隨霍勇出診的當天,有兩個患者拿到了霍勇的加號,一個近期突然暈倒后出現嚴重頭暈,另一個高血壓15年,后背持續疼痛10年。另外幾個人,都沒能加上號,其中包括一個本院的醫生。

      本院醫生是最后一個進來找霍勇加號的,當時他已經換好了白大衣準備開診,他的學生剛把第一個患者領進診室。

      待這個醫生表明身份和來意后,霍勇只問了句“患者什么情況?”醫生說患者一直有高血壓,最近人不太舒服,就想看看。

      霍勇微微皺了皺眉說:“實在對不起,加號我看不完,帶患者找心內科的其他醫生看看,好嗎?”

      這個醫生一再強調自己是本院的,患者又是自己的母親,點名找霍勇看病,不肯找其他人,而且此時人已經在醫院等候了,希望霍勇教授幫幫忙。

      “看病要守秩序,強行掛號不行”。這句話,霍勇的聲音沒有任何變化,但不容置疑的語氣卻讓醫生不能再說什么。

      醫生悄悄離開了診室,手里捏著的那張就診卡,也沒機會拿出來用。

      何必如此嚴格限號呢?“因為這樣,主任才能保證有充足的時間深入了解每一個患者的病情,幫助他們解決問題!被粲碌膶W生張斌這樣解釋。

      這一上午的門診,霍勇教授看了17個病人,平均每個患者12分鐘。

      他是個珍惜每一位患者的醫生

      “把病人當做你這個職業所存在的意義!

      霍勇的辦公室在導管室斜對面,心內科住院部地下一層,這是他在北大醫院的“據點”。

      在這里,他和39健康網編輯談起了他的醫患相處之道——善于溝通、善于傾聽、善于理解。

      在霍勇看來,醫生和患者的相處是相互的,雙方需要彼此交流,互換信息,建立信任,從而達到讓患者聽眾醫生建議,遵從治療方案的目的,而這一切的基礎,是“醫生要有人文關懷,要能夠經常安慰病人”。

      比如患者給霍勇給發短信,咨詢各種問題,他總是逐一回復,盡管會因為忙而回復不及時,但絕不置之不理。

      他認為這就是和患者建立信任的方法,“病人覺得你把他當回事”,霍勇這么說。

      只是,他并不鼓勵患者靠短信咨詢病情,因為“再厲害的醫生也要看到病人才能看病”,而且醫生比較忙,很難及時回短信。即便回復,也只能是講一些原則性的方法,不如患者直接到醫院來看病。

      說到醫生和患者的關系,在霍勇眼中,醫生應該“把病人當做你這個職業所存在的意義!

      他用一個黑色幽默解釋這句話——

      一個鄉村醫生常年給四里八鄉的人看病,大家有病就來找他。后來當的兒子也學醫,同樣的患者,他兒子一副藥就給治好了。這位鄉村醫生罵兒子傻,說如果自己當年像兒子一樣給人看病,就不會有現在的好生活,更不能供兒子讀醫科。

      霍勇則希望大家從另一個角度來理解這個故事,它實際上是在說“醫生離不開病人”,醫生需要正確對待和患者的利益關系。

      霍勇說,患者給了醫生學習的機會、工作機會,也在一定程度上帶給了醫生名利。但作為醫生,追求的目標應該是“給病人看好病,追求給病人提供最好的幫助”,名利等是次要的。在醫生心中,二者的順序不能反。

      “醫生應該珍惜每一個病人!被粲抡f。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一位大肚子中年男子,在手術室對門的房間里,等著下一臺手術,按計劃,他要在右冠狀動脈和左前降支裝上支架,治療心絞痛。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