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3年9月27日 第55 往期回顧:

      “B超神探”賈立群 

      “大家……說我做B超準,誒,主要是因為,嗯……我寫的診斷報告比較靠譜,嗯……不拖泥帶水”,他說話常常會嗑巴,語言上的“不知所措”與坐在設備前沉穩專業、神采飛揚的他對比有些鮮明。

      已經60歲的他,叫賈立群,是北京兒童醫院超聲科主任。兒童醫院的相關統計顯示,賈立群的B超確診率幾乎是百分之百。這意味著,從1977到2013的36年里,賈立群接診的36萬多患兒,基本都能受惠于他的準確診斷而接受正確的治療。

      2013年初,賈立群當選為“首都十大健康衛士”。9月26日,在第四屆全國道德模范授獎儀式上,賈立群當選全國敬業奉獻模范。而在患者和同行嘴里,賈立群還有一個更響亮的名字:“B超神探”!

      “B超神探”賈立群

      拿自己身體做實驗,B超神探屢破人體“奇案”

      B超神探到底神在哪兒?就在幾天前,一個孩子因為肚子疼,經歷了曲折的求醫之路:縣里兩家醫院診斷不清;上一級地區兩家醫院仍然診斷不清;最后又到保定市看了兩家醫院,結果一樣。

      六家醫院三次B超,孩子被折騰得夠嗆,病痛卻沒減輕。被送到兒童醫院時已是當天半夜十二點,急診室大夫把賈立群從被窩里叫回了醫院,接收了這個燙手的小山芋。

      賈立群經過檢查診斷,孩子就是典型的化膿性闌尾炎。雖然是十分普通的疾病,但由于一直無法確診,被拖延了近十二個小時,瀕臨穿孔邊緣。接受手術后,孩子轉危為安。

      賈立群分析各家醫院無法確診的原因。首先,一二級綜合醫院診療水平畢竟有限;其次,雖然接診的是兒科大夫,可B超醫生卻不擅長兒科,很難準確診斷。第三,受限于經濟條件,設備也不如三級醫院。

      說到這兒,他突然不那么平靜了:而我們不一樣,我們是專業的兒科醫院,嗯……接觸病例多,相關經驗多,用什么探頭、檢查手法,嗯……我們都有自己的一套。

      孩子肚皮薄,因此選擇的是成人用來看甲狀腺等淺表組織的探頭。如果用成人看肚子的探頭來找孩子的闌尾,大多是看不見。

      “就因為這些獨特的經驗、手法,我,包括我手下的小大夫們,經?梢越鉀Q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賈立群自豪起來,“專業兒科醫院,看兒科的病還是更好!

      這些技術手法,都是賈立群通過在自己身上反復試驗,總結回聲高低、液體清濁、血流性質和流速、臟器大小和形態等方面的經驗,摸索出的兒童超聲影像的特點和規律。

      十幾年前,一對雙胞胎女嬰中的老大突發重度肝腫大,多家醫院的診斷都是良性肝臟血管瘤,可對癥治療后卻不見效,幾經周折,孩子被斷言“沒得治”。

      無奈之下,父母抱著最后的希望,帶著兩個月大的孩子來到了兒童醫院。良性肝臟血管瘤?惡性腫瘤肝轉移?賈立群心中有了自己的懷疑。

      為了明確診斷,賈立群為孩子反復檢查,終于在數千個小結節中發現了黃豆大的“罪魁禍首”。賈立群據此診斷,孩子患的是“惡性腫瘤肝轉移”,隨后的手術和病理結果都證實了賈立群的診斷。

      不久,雙胞胎中的妹妹又因為同樣的病情被送到兒童醫院?蛇@一次,卻怎么也找不到原發瘤。

      賈立群埋頭文獻,終于找到答案:姐姐腎上腺的小腫瘤不但在自己身上肝轉移,還通過胎盤轉移到了妹妹的肝臟。也就是說,倆孩子得的是同一種病,根兒在姐姐身上,只是通過胎盤轉移給了妹妹。

      這種病例在世界上極為罕見,中國僅此一例,賈立群用他高超的B超技術填補了一項醫學空白。得益于賈立群準確的診斷,姐妹倆得到了及時正確的治療,如今她們已經19歲了。

      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從1977年到2013年,賈立群共接診36萬多患兒,確診7萬多疑難雜癥,挽救2千多危重患兒。醫院的相關統計顯示,賈立群的確診率幾乎是百分之百,36年來無一誤診、漏診。

      靠B超發現異常,3小時制定“毒奶粉腎結石”診斷金標準

      2008年2月22日深夜,一位父親抱著因腎衰病危的3歲兒子趕到北京兒童醫院。孩子先天只有一個腎,且數日無尿,在當地三家大醫院先后住院診斷為“腎實質損害合并腎積水、急性腎衰”。

      從家中趕回醫院,賈立群開始為孩子做檢查,隨著探頭沿輸尿管向下移動,賈立群不斷在腦海中排除一個個病因……

      又是砂礫樣結石!賈立群告訴絕望的父親,孩子的腎臟沒有病變,只是因為輸尿管被結石完全堵塞,所以孩子才無尿腎衰。

      確診后,孩子經過腹膜透析后,通過膀胱鏡插入輸尿管導管震搗結石并疏通尿路,甚至不用開刀,結石和蓄積已久的尿液俱下,孩子各種癥狀均迅速改善……

      這種結石在嬰幼兒中非常少見,可近來卻有增加的趨勢,敏感的職業嗅覺讓賈立群和臨床醫生發現:三鹿奶粉喂養史是這些孩子的共同點,并向上級報告。

      同年9月,“三鹿奶粉事件”爆發。賈立群在總結這類患兒的超聲檢查經驗基礎上,3小時制定出“毒奶粉腎結石”的全國診斷“金標準”,并帶領團隊在此后數月中共篩查3萬多個兒童。

      僅憑B超技術,他打破“唯高端儀器提高確診率”定論

      2012年,B超室一位醫生去了美國兒科影像學前沿機構——費城兒童醫院進修。費城兒童醫院有5位負責B超具體操作的醫生,每人每天8個患者的滿負荷工作,滿打滿算5個人一天最多看40個患者。而賈立群的科室,每一位醫生的日門診量都不止這個數。

      不僅是門診數量的區別,在西方醫學界,兒童消化道畸形、息肉等疾病公認的首選方法是腸鏡檢查。于是,當進修醫生把B超檢查消化道息肉的資料向他們展示時,外國醫生都十分驚訝。

      他們無法相信,中國醫生居然用B超技術100%成功確診了上千例結腸息肉患兒。不僅如此,很多在國外用CT、核磁等又貴又對患者有傷害的檢查手段才能確診的疾病,在賈立群這兒,都是B超搞定。

      賈立群用大量的病例事實打破了全球醫學界“唯高檔儀器提高確診率”的定論。與此同時,患兒避免了全身麻醉的痛苦,也為他們的家庭節省了一筆高昂的費用。

      “我們這位進修大夫突然意識到,原來最棒的臨床經驗就在他的身邊,也在患者的身邊”,賈立群很自豪地說,“國外的科研水平確實在我們之上,可我們在臨床診斷方面也有自己的長處,家長應當相信我們”。

      除了自身不斷學習、總結,賈立群初到醫院放射科時的老主任也對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為了熱愛的放射事業,老主任放棄了去上海與家人共同生活的機會,獨自一人在北京生活。放射科在二樓,她就在三樓安了家,下樓上班,上樓休息。白天辛苦工作,夜里繼續總結病例、搞科研。

      “那時經常一忙就是一宿,我這年輕人都頂不住,可老主任精神頭還大著呢”,賈立群回憶,“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開了小灶,得到了寶貴的學習機會。有拿不準的片子,我就提溜著去求教,她總是耐心地給我解答!

      沿襲老主任的風格,賈立群對超聲報告的要求也格外嚴謹。不少醫生為了規避風險,往往同一個征象寫好幾種病。這種不除外,那種打個問號,模棱兩可的報告對臨床醫生幫助不大。

      賈立群不一樣,出自他手的診斷報告絕不拖泥帶水,用他的話說,“分析后認為是這種病就一錘子砸死,寫得確切一點,讓臨床滿意一點!

      說完這些,他特意強調:“我也不是所有報告都能做到,但我的靠譜報告可能比例大一點!

      雖然縫上口袋,但他診室的門和溫暖的心向患兒敞開

      “B超神探”的名氣越來越大,家長的期望也就越來越高。為了孩子在賈立群手里得到了準確的診斷,家長們免不了要包個紅包以示感謝。賈立群堅決不收,就一次次在走廊上演“家長撒丫子跑,醫生拼老命追”的戲碼,有時保安誤以為是在抓小偷,跑出來幫忙。

      有的家長以為賈立群只是客套,就硬往他兜里塞。推來阻去中,他的衣兜都被撕破了。這一破,倒給了賈立群靈感。從此后,他領到新的白大褂,第一件事就是:把兩個衣兜給縫起來,或者干脆把衣兜撕掉。

      “現在我不用再為這事浪費時間,能多看幾個孩子。家長也能節省一些,更好地為孩子治療。這是一舉兩得的事,縫上衣兜我踏實”,賈立群說!翱p兜大夫”的稱呼也就此傳開。

      雖說賈立群的衣兜“蓋了蓋兒”,可他診室的大門和溫暖的心卻總是向患兒敞開著。

      一個孩子看病,三五甚至七八個長輩陪伴都是常有的事兒。孩子難受哭喊,家長上火著急,醫生工作環境嘈雜,此時,雙方言語稍有不慎,就可能成為引爆炸藥桶的火星。

      對于賈立群,同事和孩子們的家長都說,好脾氣的人,這么些年,沒見他急過。

      是因為天生脾氣好所以不生氣嗎?是,但不全是。

      “主要還是換位思考,將心比心”,賈立群說,“假如是我的孩子,我會怎么對他。這一問,心就平靜了,也能體諒了!

      說起如何與孩子交流,賈立群突然變得健談起來:“我們的B超機器上貼著hello-kitty、憤怒的小鳥,放著娃娃、小車、撥浪鼓,吸引了孩子們的注意力,檢查就好辦了”。

      玩具消耗率很高,經常孩子不哭了,可玩具也不撒手了,“好在科里年輕大夫的孩子們一茬茬兒長大,新玩具的補充也沒斷過”,他說。

      當然,也有玩具搞不定的孩子,賈立群就因地制宜,用B超設備逗他們開心。在屏幕上,膽囊、膀胱的切面圓圓的像一個山洞,賈立群對孩子說,你要不哭,山洞里會出來個小白兔。

      孩子開始好奇,賈立群就把探頭放到B超反應白色的位置上,小白點猛然出現還真就像蹦出了一只小白兔,孩子也忘了害怕。

      當屏幕上出現彩色血管面時,賈立群就告訴孩子,你看這只螢火蟲,屁股會冒火。他就用機器在探頭接觸部位疊加紅、藍等各種顏色,看著螢火蟲屁股冒火,孩子破涕為笑。

      雖然賈立群看上去挺嚴肅,可孩子們卻不怕他,反而特粘他。一個4歲小女孩,因為脾臟受損,需要用超聲定位做腹部穿刺吸出積液。因為害怕,孩子哭得聲嘶力竭?纱┐套钆碌木褪且蚝⒆涌摁[,導致臟器位移受傷。

      賈立群低聲哄著孩子:“孩子啊,攥著我的手就不怕啦。咱們把肚肚里的臟水抽出來,病就好了,明天就能回家啦”。孩子的小手全程緊攥著賈立群的拇指,漸漸安靜下來,外科大夫順利抽出了近400毫升積水。最后,還是“賈爺爺”把小姑娘抱回了病房。

      有的孩子最后還得靠嚇唬,可賈立群自己的名號不管用,只好搬出大灰狼當救兵。

      這幾十年,和小孩打交道就沒煩過?“沒。當醫生必須耐心。尤其小孩兒的病,看快了肯定漏病”,他回答得特別堅定。

      也有家長質問剛剛給一個病情復雜的孩子做完B超的賈立群:憑什么要我等你20分鐘,憑什么就不能你等我20分鐘?

      遇上這種情況,很多人大概就無法再淡定了?少Z立群心里想的是,跟他吵吵的時間,我又能多看幾個孩子了。于是,他笑笑就過去了。

      每晚7點吃午飯,他把預約時間從60天縮短到3天

      熟悉賈立群的人都知道,他20年不曾吃過午飯。剛干上B超這行時,雖晚但他還是吃的?捎屑议L不樂意了:我孩子餓著,你當醫生的怎么能去吃飯呢。

      賈立群想,兩點了我才去吃飯,你還不滿意,那我干脆不吃了,你等我也等,這總無話可說了吧。

      一開始是賭氣,可慢慢的,賈立群發現,這中午飯省下來的時間還真能多看上8、9個孩子,于是,每晚7點成了“午飯點”。一堅持,就是二十年。

      目前,北京兒童醫院的日均門急診量超過8000,暑期過萬也成了常態,每天的B超開單常常有五六百張。

      經常有家長抱怨“賈大夫,您就不能多給我孩子幾分鐘嗎”?

      怎么不想?檢查多一分鐘意味著多一分準確,可時間只有那么多,這個多一分,那個必然少一分。

      如何利用有限的時間,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多接診幾個孩子?這成了賈立群需要解決的課題。

      不吃午飯只是辦法之一,為了多看幾個孩子,賈立群成了不知疲倦的永動機:日均工作12小時,無節假日;一年365天有三分之一時間出急診……

      在賈立群的感召下,超聲科日均B超量約400人次,團隊日均加班約3小時。經常是十二臺機器連軸轉,暑期最高峰時,每天B超量超過650人次。

      在超聲科里有一張特殊的床:上班時間,它是患兒接受檢查的病床;下午2點,它變身為醫生們的飯桌;而在夜晚,它則是值班大夫的睡床。擁擠的B超室幾乎承載了超聲科醫生們90%的人生。

      在保證診斷精度的前提下,賈立群團隊使B超預約時間由60天縮短到了3天。

      就是在他去廁所時,也有家長尾隨而至,搖著他的手臂求加號!皝磉@兒看病的大部分是外地孩子,不容易啊。早一天檢查,就省一天住宿費”,賈立群說。

      拒絕的話自然是說不出口,賈立群總是就這么加了。自那以后,每次上廁所都有家屬魚貫而入,這也被家長戲稱為“搖號”。他呢?一一答應。

      目前,賈立群每天都要看60個孩子!鞍诵r根本不夠用,要保證質量,不漏病、不誤診,只能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了”,他說。

      賈立群對臨床醫生承諾,只要他人在北京,“手機24小時開機,隨叫隨到”。

      為了這個承諾,他剃了半邊頭發,半道趕去醫院;兩次陪妻子看電影,中途被電話叫走……

      與兒童醫院一墻之隔的一棟上世紀80年代的老樓里,賈立群一家在40多平的房子里住了多年。同事們大都搬了新樓大房,他卻不肯搬,原因很簡單:住遠了就不能及時出急診了,醫院院周邊5千米是賈立群的生活半徑。

      “再給一次機會,我可能還是這么做了”

      在臨床醫生眼里,他是診斷標準;在患兒家長眼里,他是B超權威;可在妻子眼里,他是不稱職的父親、不及格的丈夫、長不大的孩子。

      對接診的孩子,賈立群用盡了他男子漢的溫柔,可作為父親,他對自家孩子卻無法顧及,且不說關心孩子的成長教育,就連生活上也無暇關心。

      “我愛人喜歡旅游,最大的愿望就是吃完晚飯能溜溜彎,每年和我出去走走,可我這么忙……”,賈立群說,“別說這個愿望無法實現,每天就連一起說說話的時間都很少,更多的時候,她只能跟空氣說話!

      賈立群的表情似乎沒有什么變化,可平靜表象的背后,定是他內心滿滿的遺憾和虧欠。

      有人問過賈立群,要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來過,還會這么忽略家庭嗎?“我負責的范圍或者領導給的工作,總希望能干得完美,有一點瑕疵就覺得很不舒服。再給一次機會,我可能還是這么做了”,賈立群說。

      他不會洗衣做飯,總拿錯門卡開不了門,找不到東西放哪兒。忙起來時,兩只不同顏色的襪子上了腳。

      曾有一晚,賈立群被急診叫起來19次,妻子形容他,“一宿都忙著折返跑和仰臥起坐了”。

      作為醫生,有高血壓的他常忘了吃藥;近幾年血糖偏高,他總說沒事兒,挨著不治療。

      還有一次,賈立群突發醫學疼痛度達到11級(最高12級)的“闌尾穿孔壞疽”,為了不耽誤工作,他強忍劇痛堅持到夜晚查完最后一個患兒才接受手術。

      雖然總是缺席家庭生活,可妻子說起丈夫時,更多的是擔心。從一開始的怨氣,到最終包容,她說:“他是個好醫生,我理解他所付出的一切!”

      回憶剛剛被分配到放射科時,賈立群也曾有過失望,覺得就是“伺候臨床醫生”的科,可當他意識到自己的工作對于挽救孩子的生命有多重要時,很多事情開始變得不那么重要。

      如今,賈立群已是諸多榮譽加身。但這些并不是賈立群最初追求的,“我的夢想很簡單,就是不讓一個孩子誤診漏診”,為了這個目標,賈立群付出了很多……

      今年60歲的他即將退休,不少患兒家長寫信懇請醫院挽留。如果賈立群繼續留在B超崗位,這正是對他幾十年堅守的褒獎,只是不知他陪愛人出去走走的愿望,又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實現了……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大家……說我做B超準,誒,主要是因為,嗯……我寫的診斷報告比較靠譜,嗯……不拖泥帶水”,他說話常常會嗑巴,語言上的“不知所措”與坐在設備前沉穩專業、神采飛揚的他對比有些鮮明。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