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2年11月26日 第44 往期回顧:

      呂寧:每天走鋼絲的“醫生的醫生” 

      被誤解的“醫生的醫生”

      說到醫院病理科,可能很多人都不了解,甚至沒有聽說過。病理科,究竟是做什么的?

      病理科的主要工作是對臨床送檢的所有組織、細胞進行病理學檢查,包括各種手術切除標本、抽吸的體液及各種分泌物等。標本經觀察、取材、固定、包埋、切片、染色等處理后,在顯微鏡下觀察組織細胞的形態變化,從而對病變作出病理診斷。

      這樣的解釋對于大眾來說,或許過于專業和高深。簡單說來,病理科醫生的診斷能夠告訴臨床醫生,病人的手術需不需要做,做多大規模,切哪兒,切多少,而這些決策又直接影響患者術后的生存狀況和生活質量。

      正確的病理診斷對臨床醫生具有關鍵性指導作用,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病理科主任呂寧就是個中翹楚。

      由于病理科服務的群體主要是臨床醫生,所以很容易被患者忽略。大多數患者不知道病理醫生的存在,以為他們的病都是臨床醫生診斷的,其實很多疾病,尤其是腫瘤,主要依靠病理診斷。

      “經常有患者拿著片子找到我,說‘大姐,好好給我看看啊’,‘師傅,別把我片子卒瓦了,大夫還等著我呢’”,呂寧笑說,“因為不直接打交道,所以在很多患者看來,我們病理科醫生并不是醫生,而是化驗員”。

      其實,病理醫生不是“化驗員”,而是“診斷醫生”。國外把病理醫生稱為“醫生的醫生”,傳統上把病理診斷稱為“金標準”,也就是說,病理診斷是目前準確率非常高的診斷方法之一。

      腫瘤醫院來了好強的女醫生

      就讀于北京醫學院(現北京大學醫學部)時,呂寧的專業是頭頸外科,在這里,她努力學習,立志成為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也是在這里,呂寧收獲了愛情——現在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頭頸腫瘤外科主任徐震綱就是她的親密愛人。

      1982年大學畢業后,徐震綱留在北京醫學院口腔醫院頜面外科,呂寧被分配到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頭頸外科。

      職業生涯初始,呂寧走得并不順利,她后來才知道,考慮到外科可能要實施長時間手術、異常辛苦的因素,時任頭頸外科主任的屠規益教授在她被分配到醫院時的第一反應是:我想要三個男大夫,怎么來了個女的?

      為了不讓科主任失望,也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呂寧付出了極大努力,值班、手術、處理病人……工作的方方面面她都爭取做到最好,各項考核她都成績突出。

      從懷疑到肯定,呂寧用辛勤付出換來了領導的贊賞,為了避免呂寧因夫妻兩地分居而調離,醫院把愛人徐震綱也調到了頜面外科,以此來真心誠意地留住呂寧。

      彼時,屠規益教授提出了建立外科實驗室的規劃,并希望得意門生呂寧向外科實驗方向發展。于是工作兩年后,呂寧又開始了新的征程,前往協和醫院師從劉彤華院士學習病理。

      由于種種原因,外科實驗室最終沒有建成,但學成歸來的呂寧就一直做病理了。那一年正趕上晉升考試,人在病理科工作,人事關系卻還在外科,于是,呂寧比所有人都多考一門。

      “那時就是特認真,覺得人在病理科,病理不能比別人差;人事關系還在外科,也算外科人,所以外科也不能比別人差。就這樣既考了病理又考了外科。最后我這半路出家的病理成績比當時直接分來的病理大夫還要好!闭f起這一點,好強的呂寧還是特別自豪。

      談及崗位變動,她覺得獲益良多:“病理跟外科的關系很密切,我干上病理這行,我先生也跟著獲益!敝钡浆F在,先生徐震綱仍會抽空過來看顯微鏡,了解病理方面的知識。

      “外科大夫熟能生巧并不難,但只是熟和巧還談不上優秀。優秀的外科大夫還要具備理性思考的能力,比如手術應不應當做,怎么做最規范。了解病理對腫瘤的分期對手術非常有幫助!眳螌幷f。

      “那時的人想法很簡單,不干就不干,干就要干好”,回憶起那個時期,呂寧仍然語透堅定。

      “咱們科室的年輕大夫如果在別的醫院,應該都是主力了,不過我對‘小孩兒們’還是很嚴格”,呂寧從不諱言自己的好強、心直口快,甚至有點壞脾氣,“希望他們別計較我的態度,盡快成長起來,如果今后他們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學生,我就覺得很OK了”。

      說到這兒,科室的一位年輕醫生悄悄對小編說:“雖然嚴格,但是主任對培養我們這事兒特上心,特重視,你可別寫她對我們不好!

      “每天都在走鋼絲,走良惡性的鋼絲”

      病理是一門很難克服主觀性的學科,同樣的切片,看的人不同,結論可能也不一樣。然而病理所要追求的正確性又具有唯一性,診斷錯了,治療也就跟著失去正確的方向。

      “現在正在做的是術中冰凍診斷,這是我們科非常重要、也是風險極高的一項工作,術中開始做切片,半個小時出結果”,呂寧介紹正在進行的工作,“很多術前不能明確性質或術前診斷有疑問但是又具備手術指征的患者,冰凍診斷是術前的最后一次診斷機會”。

      “病理科的一個診斷出現失誤,可能會造成十分嚴重的后果”,呂寧說,“所以,病理科的工作內容就是每天都在走鋼絲,走良惡性的鋼絲”。

      由于主要依靠在顯微鏡下觀察細胞的大小、形態以及組織結構等形態學變化來診斷疾病,病理科醫生的成熟期很長,經驗積累顯得尤為重要。

      “想寫滴水不漏的報告,當一個不犯錯誤的病理大夫十年時間足可做到,寫些‘考慮什么’、‘不排除什么’、‘不能診斷什么’、‘建議什么’的句子也沒人會責怪你”,呂寧說,“可要是想當一個會看病的病理大夫,則必須一生都努力學習。

      跟拍采訪是在呂寧看片做診斷的間隙進行的,采訪的前一天,切片診斷數量達到129例。截至采訪當天,2012年的最高日診斷數量為150例,8月29日也有138例。

      小編很驚訝,這些數字,已經是很多醫院一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的工作量。以129為例,一天工作八小時計算,平均每小時需完成約16例,真正分配到一例切片的診斷時間只有不到四分鐘。

      四分鐘對于保證診斷質量來說是遠遠不夠的,所以呂寧和她的同事們都是輪流吃飯,盡量留出更多時間來看片。時間緊、壓力大、全憑經驗做判斷,還要保證準確率,這樣的目標“既是對患者負責,也是對我們的專業負責”,呂寧說。

      曾經有一位患者被兒子帶著來到醫院找呂寧做診斷,說是走了三家醫院,手術也做了,可大夫的診斷都不一樣。因為有這樣的經歷,做兒子的情緒嚴重,認為“醫學都不是科學,大夫忽悠人”。

      為了打消疑慮,呂寧耐心地給他作了解釋。老父親得的是粘液型脂肪肉瘤,只是形態不夠典型,三家醫院的診斷有相關之處,并非風馬牛不相及。

      病理診斷分為幾個層次,不是所有的診斷都會到達最深一個層次。具體到老父親這一病例,第一層次三家醫院都說是腫瘤,第二個層次都診斷為惡性,第三個層次腫瘤的來源均為肉瘤,而涉及第四個層次可能會有很多類型,有的涉及這類,而有的涉及那類。

      呂寧告訴他,疾病判斷的大方向沒人錯,而最后一個層次,亞型的判斷并不妨礙治療,首選治療的確是手術,并且手術也做得很干凈,整個疾病治療過程沒有問題。這位孝順的兒子恍然大悟,“早知如此,都沒必要非上北京”,帶著老父親高高興興回家了。

      每天,全國各地的患者慕名涌入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這只是呂寧和她的病理科同事們很小的一部分工作。

      根據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院內的統計,病理科平均每年要完成本院臨床外檢病理診斷17000余例,細胞學診斷18000余例,以及來自國內外其他醫院的院際間疑難病理會診10000余例。

      曾經有一位日本同行到病理科交流學習,第一反應是:中國病理大夫特別有錢。問他原因,他說:“在日本,看多少片就要給多少錢。你們一天出1000多張切片,最多的時候1500多張,出這么多,看的也不會少,能不富有嗎?”

      呂寧聽完,對這位日本同行說:“我們的勞動,是無價的!

      “病人的事兒才是天大的事兒”

      采訪過程中,一位大夫專門來找呂寧了解自己病人的診斷情況,當從呂寧口中得知患者的腫瘤并非惡性時,他輕呼一口氣:“太好了!”

      聽慣哭泣,看慣生死,很多人覺得醫生的心腸硬,不會體貼病人。

      “醫生是專業的,知道腫瘤是怎么回事兒,面對患者,容不得醫生有太多感性,更多地需要分析、思考如何治療對病人更有利”,呂寧說,“腫瘤已被劃歸慢性病范疇,很多患者的五年生存狀況是不錯的,而且很多新的治療方法被證明有效,醫生更重要的工作是把這些治療方法用對、用好!

      一位患者,在單位是女強人,工作上雷厲風行,在得知自己得了甲狀腺乳頭狀癌后,情緒抑郁,甚至把心愛的兒子都放到別人家去帶,自己每天就琢磨,“為什么我得癌癥了”、“怎么就是我得癌癥了”。

      患者的消極情緒讓呂寧很是著急,“你現在的情緒已經直接傷害你的身體了,不加控制的話,它會比你的病對你的傷害還要大!

      “……如果每個人一生中都必須得攤上一種惡性腫瘤,那你就是最幸運的。因為甲狀腺癌,一般來說效果是用五年生存率來衡量的,而甲狀腺乳頭狀癌的十年生存率甚至二十年生存率都很高!

      一番開導后,患者的情緒終于有所改變,開始積極配合治療,不再自己嚇自己。呂寧也希望人們都能了解一些腫瘤相關知識,糾正“得了惡性腫瘤就必死無疑”的舊觀念。

      雖然呂寧總是這樣去安慰患者,可是她自己活得卻沒有想象的那么瀟灑。曾經有一段時間,呂寧所住的宿舍離舊手術樓很近,能夠看見手術的情況。當先生徐震綱上手術時,呂寧會自己在家琢磨。

      “時間到了沒下來,我就跟病人家屬一樣著急,甚至比病人家屬還著急”,呂寧說,“病人家屬是不明就里的,而我心里卻知道手術大概需時,時間到了沒下來,我就忍不住想:是術中病人出情況了?還是出來了,又進去了?大出血了?直到手術安全結束,我才能松下來!

      每當這個時候,愛人徐震綱總會溫柔地安穩她:“放松點,別太緊張!”

      多年前,腫瘤患者都把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當成患病時的首選,發展到現在,幾乎所有的醫院都開設了腫瘤科。腫瘤學科已然成為了新學術領域、新科研項目甚至新的收入增長點了。

      “我們擁有一千多職工,就拿放射治療來說,我們的放療科就是一個大團隊,這種優勢是明顯的”,呂寧說,“雖然誰都說能治腫瘤,可作為腫瘤?漆t院,我們真正關心的是怎么治才正確,怎么治才算規范治。杜絕‘二話不說,拉著病人就先開一刀’的腫瘤治療歪路”。

      “真能做到這一點,才是真正對病人好,為病人負責”,呂寧如是說。

      曾有媒體同行問呂寧從醫多年的感受,她感慨地說:“我畢業從醫到今年剛好三十年,感觸很深,要做好大夫,基本沒有家庭生活!

      經常家里有事兒來電話通知呂寧或愛人,一句‘我在查房呢’、‘我在手術呢’、‘我在會診呢’,夫妻倆可能就直接就掛了電話。

      呂寧說:“很多事兒現在在我們夫妻倆眼里,都不算是事兒了。要說真有什么天大的事兒,也就是病人的事兒了!(通訊員:常鵠)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什么是病理醫生?其實,就是“診斷醫生”,國外把病理醫生稱為“醫生的醫生”。病理科的一個診斷出現失誤,可能會造成十分嚴重的后果,病理科的工作內容就是每天都在走鋼絲,走良惡性的鋼絲!拔覀冋嬲P心的是怎么治才正確,怎么治才算規范治。真能做到這一點,才是真正對病人好,為病人負責”,呂寧如是說。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