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3年2月18日 第49 往期回顧:

      馬長生:從熟練手術到基礎研究的毅然轉身 

      馬長生,被稱作“中國心電生理第一人” “中國心動過速射頻消融第一刀”的北京安貞醫院心內科主任,今年50歲,正值一個專家事業黃金年齡的檔口,他明確提出要把房顫成因的臨床研究列為其今后的重要工作。這是一項工作,更是一個方向,在馬長生看來,找到房顫發病的原理,減少患病源頭,這才是自己最值得驕傲的事業。

      1989年畢業于北京大學人民醫院之后的十二年,馬長生先后轉戰北京安貞醫院、北大醫院、北京朝陽醫院、中日友好醫院,最終在2001年再度回到了當初職業的起點——北京安貞醫院,開始了他職業生涯的又一個春天。

      回頭看看這幾十年的從醫經歷和榮譽收獲,馬長生更多的感受是想辦法讓自己治病救人的“本領”越來越大。完美的手術固然重要,病區的擴大也是必需,但如何從源頭上堵住房顫高發,已經成為影響馬長生學術研究的一個目標。

      冬日的一天,39健康網編輯隨馬長生教授一同出診。一個上午,28個患者,在不多的時間里,讓我們一起感受一下馬長生的大家風范。

      習慣了稱患者為“老師”

      馬長生教授的診室在北京安貞醫院新門診樓8層806室,七八平米的診室擺著工作時所需的桌椅、計算機、打印機、診床等,布局并未與其他醫生的診室有所差別。

      跟著馬長生教授出診,最讓編輯感動的,是他每次都要稱呼患者為“老師”。

      當患者被助手領進診室后,他會先看下病歷本上患者的名字,然后抬起頭對患者說“某老師,您好,請坐!”同時用右手比出“請”的手勢。

      編輯問他為什么要稱患者為“老師”?他表示,先生、女士或者“您”,雖然夠禮貌,但卻不帶任何情感,會讓患者覺得醫生冷漠疏遠,心理上對醫生產生抵觸情緒。這樣既不利于患者客觀的描述自己的病情,也不利于醫生向患者講解治療方案。

      而“老師”這個詞則不同,它很容易讓人產生信任感和親切感,一下就縮短了醫患之間因信息不對稱造成的距離和隔膜,有助于醫患交流。何況,任何患者在其所處的領域都是別人的老師。所以把患者稱為“老師”合情合理。

      除了禮待患者,馬長生教授對患者家屬一樣禮貌謙和。他會在邀請患者落座的同時,也請陪同患者就醫的家屬一并落座。

      每當看完一個患者,馬長生教授總會親自收拾好患者的病歷資料,同時叮囑一些日常用藥或飲食方面需要注意的方面,最后還要叮囑病人和家屬“我們房顫門診有隨訪和咨詢,有事打咨詢電話,保持聯系,不要客氣,隨時找我”。

      有位患者家屬在陪同就診時,看到了在一旁拍照的編輯,便問到“是采訪么,馬主任的服務態度太好了!”

      習慣了只給合理的治療方案

      上午9點25分,馬長生教授的第三個患者。

      這位患者之所以給編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因為馬長生教授的一句話——“有病了,只能選一個避重就輕合理的辦法”。

      這是一位45歲上下的女性,她是替母親來看病的。她說,因為母親有嚴重的高血壓,目前正在家鄉的醫院住院治療。當地醫生發現母親有房顫的現象,建議她來北京安貞醫院找馬長生教授看一下。

      馬長生教授先是仔細的看了她帶來的醫生病情描述、用藥情況及治療進展等臨床檢查資料,又看了病人的心臟影像學檢查、實驗室檢查等資料,隨后詳細向這位家屬詢問患者一直以來的疾病情況。

      隨后,他稍稍思考了一下,告訴這位家屬,患者目前首先要降壓,房顫的問題還不是很嚴重,可以暫緩治療。家屬表示此行前來,是希望馬長生教授能夠接收病人,并給病人手術治療。

      馬長生教授微微皺了皺眉,說“有病了,只能選一個避重就輕合理的辦法”。

      他向家屬解釋,病人目前不宜出院,更不宜長途跋涉,這樣不僅不利于控制病情反而會加重疾病情況。就患者目前的情況而言,應該以生活質量為重,現階段手術并非最佳時機。

      隨后,他把房顫門診的咨詢電話寫給了這個家屬,告訴她有事可以隨時打電話咨詢,電話24小時有人接聽。然后,站起來親自把家屬送出了診室。

      習慣了隨時為患者解決困難

      跟隨馬長教授生出診的上午,一位60歲左右的女患者讓編輯印象深刻。

      這位患者和其他人一樣,也是沖著“第一刀”的手術來的,可是她沒有家屬陪同,也沒有人能給她簽《手術知情同意書》。沒有《手術知情同意書》,任何醫生都不會做手術的。

      患者說她兒子在為孫子上學的事情忙活,實在不能陪她來,而她住進醫院不容易,也不想放棄這次機會,她愿意簽字授權馬長生教授全權處理有關她手術的一切事宜。

      馬長生教授說,手術文書規定方面的事情,他是無能為力的,他能做的,只是幫她把手術時間安排到第二天。手術一結束,家屬可以立刻飛回家,不耽誤別的事情。

      他同這位患者說“您告訴病房讓他們把您的手術時間安排到明天,讓您的孩子坐飛機來,手術一完,再坐飛機回去,就一天,不耽誤事。媽媽做手術,兒子不在怎么行?”

      待患者離開后,馬長生教授輕嘆“可憐天下父母心”。

      門診快結束時,這位患者又回來了,她說病房安排的手術在下午6點左右,兒子來了就回不去了,讓馬長生教授再給想想辦法。

      馬長生教授連想都沒有想,便說“您回去告訴病房,說明天下午第一個給您做手術,就說是我說的,我來安排,您別管。讓您的孩子來,我第一個給您做,不耽誤孩子回去,放心,我安排!

      說罷,他拿起紙筆,把這個安排記了下來,把紙條放進衣兜里,還不忘告訴助手,讓助手務必要提醒他這件事。

      在編輯看來,馬長生教授完全可以不為患者做這樣的安排。但跟隨他出診的時候,編輯也發現,在能力所及的范圍之內,隨時為患者解決各種各樣的困難,已經成了馬長生教授的習慣。

      習慣了給每一位患者主刀

      大部分來找馬長生教授的患者,都是沖著他的手術來的,而且各個都希望他能親自主刀手術,他從不拒絕任何患者這樣的要求。每當病人提出這一要求,他會說“可以,你告訴病房要馬長生做手術,他們會安排”。

      有的患者聽到馬長生教授這么說,就很放心去辦理登記,等候住院了。也有的患者心存疑慮,不肯輕易離開。

      遇到將信將疑的患者,馬長生總是笑笑說“你放心,只要你說了,病房一定會安排”。

      馬長生教授說,每臺手術他只需要做最關鍵、最復雜的部分,其他的都交給助手去做,所以,每臺手術其實很快,基本上半個小時就能結束。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對每一個要求他親自動“手”的患者都來者不拒。

      他說,“病人找你手術,你在旁邊站著,病人就放心,就踏實”。

      馬長生教授的手術做得到底有多好?我國著名心血管專家柯若儀教授曾這樣評價馬長生教授的手術“你們看小馬手術,就知道什么叫行云流水”。

      習慣了做好每一臺手術

      當問起讓馬長生教授印象最深的手術經歷時,他說“太多了,最近就有一個”。

      有一天的下午5點,馬長生教授做完了當天安排的所有手術。按照計劃,一小時后要從醫院出發到首都機場,準備到外地參加一個學術會議。

      5點到6點,還有一個小時,等車?馬教授想了想,又看了看手術室的安排,決定再利用這一小時的時間,到隔壁手術室進行指導。用他的話來說,“夠時間再做一臺,就再上一臺,不能浪費!

      簡單的準備后,5點20分,計劃外的又一場手術開始了。

      但這場手術并沒有像馬教授想象的那么簡單,時間到了6點整,還沒有能全部完成。助手提醒說,飛機怎么辦?

      馬教授告訴助手,如果15分鐘后手術還不能完成,就取消飛機!

      六點一刻,手術順利結束,已比出發計劃時間晚了15分鐘。這時候馬教授完全可以直接回到自己辦公室收拾行李去趕飛機,但為了能患者家屬安心,他仍是照舊將手術完成情況和家屬做了介紹,并一一握手告別。

      轉過身,馬教授飛速跑回辦公室換了衣服,又飛奔到醫院門口跳上車,上車第一句話就是:直接把我放到地鐵站!

      就這樣,他一路小跑——跑步進地鐵10號線北土城站,跑步在三元橋換成地鐵機場快線,下了機場快線又跑步去換登機牌,然后再跑步過安檢,最后跑進飛機里。

      跑,跑,跑! “平時都走路上班,體力沒問題!”說起這個故事,馬教授哈哈一笑。

      習慣了思考中國房顫的未來

      馬長生教授是我國房顫的領軍人物,他對房顫未來的方向只有一個詞——“科研”。

      馬長生教授說,1993年時,美國專家曾到北京朝陽醫院參觀房顫手術,當看到醫院當時每天安排的手術數量時,這些外國醫師很是驚訝,同時認定一個醫生不可能在一天時間內完成那么多臺手術。

      可他們看完馬長生教授的第一臺手術后,便不再質疑中國醫生的手術技巧了,并且相當肯定的表示馬長生教授不僅手術時間短,而且質量高。

      隨后,馬長生教授和心臟科同仁一起帶著這批美國專家參觀了北京朝陽醫院醫院心臟科的設備,專家們對這些設備嗤之以鼻。

      朝陽醫院的不夠好,那再去中國心血管?漆t院——阜外心血管醫院看看他們的設備,肯定能讓這些國外醫生滿意了。誰知,結果亦然。

      這批美國專家在離開前表示,中國醫生對房顫的治療,若只看技術在當時的美國肯定是領先水平,而研究卻不入流,落后美國20年不止。

      那時,馬長生教授便在思考,該如何改變國內房顫這種臨床領先,科研不入流的局面。

      他總結了自1993年以來,中國房顫治療與科研在國際上的的現狀:

      第一個10年,我國房顫的治療與科研在國際上屬于“臨床一流,研究不入流”,若把二者綜合一下,可以說,我國房顫的綜合實力,在國際上屬于三流水平。

      第二個10年,我國房顫的治療在國際上保持了“臨床一流”的局面,而科研也逐步迎頭趕上,在國際上處于三流中間水平。若綜合二者,則第二個十年我國房顫的綜合實力,在國際上屬于二流中間的水準。

      馬長生教授說,臨床技術的領先,并不能說明問題,那只是模式復制,而非創新。要想在國際上獲得認可,唯有把基礎科研做好,創造出屬于我們的技術,才能讓國際的目光看向中國。

      因此,從不給自己制定計劃的馬長生教授,給未來10年定了一個目標——“臨床技術一流領先,研究進入二流偏前”。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馬長生教授成立“房顫研究中心”,收集各地房顫病人的基礎數據,進行分析研究;在北京安貞醫院、北京同仁醫院分別開設“房顫門診”,親自接待前來就診的房顫患者;建立隨訪機制,成立隨訪醫務組,隨時跟蹤記錄患者情況……

      這一切,只為了進行房顫的基礎研究,只為了有一天中國對房顫的研究水平能夠被世界所認可。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習慣了稱患者為“老師”,習慣了只給合理的治療方案,習慣了隨時為患者解決困難,習慣了給每一位患者主刀,習慣了做好每一臺手術,更是習慣了思考中國房顫的未來;仡^看看這幾十年的從醫經歷和榮譽收獲,馬長生更多的感受是想辦法讓自己治病救人的“本領”越來越大。完美的手術固然重要,但如何從源頭上堵住房顫高發,已經成為影響他學術研究的一個目標。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