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3年3月23日 第50 往期回顧:

      孫立忠:急戰、血戰拼出來的大血管疾病斗士 

      時間:早上7點        地點: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

      雖然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一小時,但焦急的患者家屬已經在醫院等候。

      此時,一個身影卻剛剛從手術室中走出。

      一位主刀,一群助手,一臺手術,一夜眠,一位患者從死亡線上被拉了回來。

      這只是北京安貞醫院院長助理,心臟外科中心主任,心外科五病房主任、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診療研究中心主任孫立忠教授生活中的一個極其普通的清晨。然而,對于剛從手術臺上下來的患者來說,卻意味著——重生。

      這位患者罹患的是主動脈夾層,一種極其兇險的主動脈(俗稱“大血管”)疾病。曾經,醫學界對這種疾病無解。直到20世紀90年代,我國對主動脈夾層也只能完成局部主動脈替換手術,總手術量不過300例,死亡率卻高達20%以上。

      可以說,大血管外科是國內乃至國際心血管外科最難攻克、也是最后攻克的領域。從1993年到2013年,時間跨入一個新的世紀,孫立忠在二十年艱苦探索和研究過程中,作出了常人無法企及的努力和貢獻,也成長為我國大血管外科的領軍人物。

      “誰都不愿做,那么我來!”

      動脈瘤、瓣膜病、馬凡氏綜合征……提到這些大血管疾病,人們大多不會陌生。不少知名人士被它們偷襲而失去生命,諸如,美國女排名將弗?海曼和中國男排國手朱剛均死于馬凡綜合征所導致的急性主動脈破裂,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李四光則是因腹主動脈瘤破裂而去世。

      作為大血管疾病,“主動脈夾層”被心血管醫生稱為“最兇險的心血管疾病”,它是大血管疾病中最危急的病癥。

      大血管是指由心臟直接發出的血液循環主干,分為內膜、中層和外膜三層。當血管腔內壓力升高到一定程度,內膜薄弱處會突然撕裂,大量血液沖進內膜與中層之間而形成“假腔”,即主動脈夾層。

      血液淤積在“假腔”中,使血管呈“瘤”樣膨大。它雖不是腫瘤,但由于隨時可能破裂出血,因此兇險程度超過任何心臟疾患,是一種死亡率極高的大血管疾病。

      尤其是急性主動脈夾層(AAD),一直以來被公認為極具挑戰性的臨床急癥。資料顯示,若患者未經及時治療,24小時內死亡率達33%,48小時內高達50%。2周內未治療的升主動脈夾層患者死亡率達75%,3個月后升至90%,1年后近100%。

      進入這個充滿挑戰性的專業領域,對于二十年前年輕的孫立忠來說,曾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1993年,孫立忠已在北京阜外醫院工作了十年。十年的兢兢業業、踏實肯干讓他逐漸在小兒先天性心臟病手術治療方面展現出了過人的才華,并逐漸成為業務骨干。

      領導將孫立忠的才能看在眼里,當醫院組建血管外科研究室,孫立忠成為了領導的首選!敖涍^討論決定由你來負責大血管組的臨床工作”。領導的信任和重視讓孫立忠感到職責重大,可是卻勾起了孫立忠的記憶里一段十分痛苦的回憶。

      1983年,孫立忠還只是住院醫師。病房里一位二十出頭、患主動脈瘤的小伙子一直在等待手術。風險太大、死亡率極高、人又這么年輕,沒有人敢給他做手術。在漫長的等待過程中,讓年紀相仿的醫生和患者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終于有一天,手術的機會來了。一位國內知名的大血管專家到醫院講學,醫院邀請他為小伙子的手術主刀,F實是殘酷的,手術中血管瘤破裂……

      滿地鮮血在漫長的手術過程中逐漸干涸,把醫生的拖鞋都粘在了地上。一條起伏的生命線就這樣在這不斷彌漫的血色中戛然而止。

      “不手術還能賴活著,一手術,人反而走了”。人心都是肉長的,大血管手術中經常出現的血如泉涌、噴流成河,即便與患者素昧平生,醫生們也無法無動于衷。

      很長一段時間里,大血管手術成了孫立忠心中不能承受之重。

      用孫立忠的話說,主動脈手術是“苦戰、夜戰、血戰、死戰”,過程是‘披星戴月、不眠之夜”,可結果卻是“血流成河、人財兩空’,手術室簡直就是患者的“地獄”。重壓之下,孫立忠最初選擇了對領導說“不”。

      慧眼識才的領導沒有放棄,一次次勸說;同事師友們也給予一聲聲鼓勵。終于,孫立忠在心中說服了自己:“都不去做,誰來救病人?”

      抱著“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的勇氣與慈悲之心,孫立忠正式領銜大血管外科,開始潛心研究主動脈瘤和主動脈夾層等難點疾病。

      “洋”醫生圍觀“孫氏手術”

      既來之,則安之。甫一接手大血管外科,孫立忠就在專業領域中取得了巨大進展。

      在土耳其進修的孫立忠,將當地醫務人員實施的右腋動脈插管技術進行腦灌注創造性地實施于大血管手術的體外循環中。這一創新很好地解決了大血管手術中大腦因缺血而導致永久性損害的問題,使術后神經系統并發癥的發生率由18%下降到5%以下。

      為了解決大血管手術中最可怕的“出血”問題,孫立忠和他的團隊研發出了自體血液回收輸入技術,此法將大血管手術的輸血量減低了30%以上,手術的緊張氛圍也因此緩和了許多。

      真正讓孫立忠蜚聲國際的,是被業內稱為“孫氏手術(Sun’s Procedure)”,即主動脈弓替換加支架象鼻手術。

      主動脈由升主動脈、主動脈弓、降主動脈組成(如圖1),發生病變時,需要將病變的主動脈替換。由于主動脈弓及降主動脈的形狀像“大象鼻子”,因此這段血管的替換手術被形象的稱為“象鼻手術”。

      主動脈圖

      (圖1)

      其方法是,將主動脈弓替換成人造血管,同時向降主動脈腔內置入一段支架型人工血管,近端與主動脈弓部替換的人造血管遠端吻合固定,支架型人工血管遠端游離在降主動脈腔內。

      由于歐美發達國家主動脈夾層的發病率相對較低,在這類疾病方面能夠借鑒的經驗寥寥無幾,而且將國外經典的手術方法應用于主動脈夾層效果也不好。

      一切,只能靠自己摸索!

      1983年開始在德國臨床應用的象鼻手術,在國外主要用于治療真性動脈瘤。孫立忠創造性地將它引入了主動脈夾層手術。

      一開始效果并不理想,因為傳統的置換材料缺少支撐,容易彎折、扭曲,造成梗阻。怎么辦?

      2003年是非典肆虐的一年,從抗擊非典前線撤下來的孫立忠被隔離在賓館一個月。身體閑下來了,大腦卻閑不下來。如何解決傳統象鼻手術在主動脈夾層上的應用問題,一個大膽的想法逐漸在孫立忠腦海里變得清晰起來。

      通過查閱資料,孫立忠借鑒了介入治療理念,設計了支架人工血管和輸送裝置。利用支架人工血管的自我膨脹特性,封閉血管內膜口,重建血管。

      孫立忠首創的“主動脈弓替換加支架象鼻手術”將主動脈夾層手術死亡率由20%降到5%以下,術后假腔閉合率由40%提高到95%以上,再次手術率則由30%下降到10%以下。

      由于簡化了手術操作,縮短了手術時間﹑降低了手術的并發癥,“主動脈弓替換加支架象鼻手術”很快在國內多家醫院推廣應用。

      2009年1月,孫立忠帶領他的團隊加盟安貞醫院,成立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診療研究中心,2012年,年手術量達到1200余例。

      在發表的161篇學術論文中,有一篇有關“孫氏手術”的論文發表在心血管病方面影響因子最高的《Circulation》雜志上,孫立忠也多次受邀在大型國際學術會議上宣讀研究成果。

      這是孫立忠夢寐以求的。因為,這標志著中國人在這一領域的國際領先地位。

      2009年,來自巴西、阿根廷等多家醫院的17位心臟外科醫生自費來到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診療研究中心,北京安貞醫院五病區學習心臟外科手術技術——急性主動脈夾層的手術治療方法——Sun’s Procedure。

      以往中國醫學界的學術會議大都是將國外權威或知名專家請進來,介紹先進經驗與技術,到會國外專家的水平與數量成為判斷會議水平高低的標志。其根源是我國整體醫療技術水平落后于西方發達國家。

      而這次國際學習班來學習“孫氏手術”,讓中國醫療學術活動不再只是單純地“請進來”,同時也能“走出去”。

      一位來自阿根廷的醫生觀摩“孫氏手術”之后,豎起大拇指興奮地說:“手術太完美了!簡直不可思議!孫醫生No.1!安貞醫院No.1!”

      截至2013年2月,“孫氏手術”已在國內50余家醫院得以應用,完成手術7000余例,并在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國家手術200余例。而孫立忠自己帶領的團隊完成了2000余例,總成功率達96.2%,享譽國際學術界。

      必須保證急診,真正的急診!

      之所以說主動脈夾層兇險,除了死亡率極高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發病往往是在人們對疾病的警惕性最低、急救措施可能最不及時的夜晚。

      即便能夠及時趕到醫院,確定需要手術,并正在做或已做好術前準備,等待上手術臺,脆弱的血管壁也能像“不定時炸彈”一樣,隨時爆炸,讓患者在頃刻間失去生命。

      作為大血管領域的專家,孫立忠深知及時的手術對于主動脈夾層患者來說意味著什么。正因為如此,孫立忠總是對團隊成員強調:所有醫療工作必須保證急診,真正的急診。

      2013年春節期間,孫立忠帶領的五病房做了8臺急診主動脈手術,其中除夕當天就做了3臺。發病不到四個小時的,發病近二十四小時的,來自全國各地的患者都是帶著生的希望慕名而來。雖然病房特別緊張,但孫立忠一定會為需要的患者盡量爭取手術機會。

      無論多晚,只要患者來了,只要確診需要手術,孫立忠就會挺身而出,身先士卒。如果其他醫生因為特殊情況來不了,孫立忠也會親自上陣,夜里12點,值班的醫生經常都能看見他在手術室的身影。

      為了更好地保證急診危重患者的利益,孫立忠還給病房的大夫們“養成”了一個好習慣,每天早晨7點40分,醫護人員就要開交班會,前一晚收治的急診患者在交班過程中會被分組,并根據病情決定是否要馬上手術。

      他總是對病房的大夫們說,患者不容易,對于急性主動脈夾層患者來說,能活著來到北京就是生的希望,不能耽誤任何時機。

      在安貞醫院心臟外科五病房,住著許多急、危重患者。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外地或基層醫院的技術水平無法治療的,或者手術效果不好又再次復發的,甚至是被“判了死刑”的。

      帶著最后的一線希望,他們來到安貞醫院,找到孫立忠。為了回饋患者們的信任,也為了完成心中那一份大血管外科事業的夢想,孫立忠付出了他所有的努力。

      一位患者在當地醫院診斷為主動脈夾層,省市醫院由于技術水平所限,無法給與治療。

      在經歷了無奈與絕望后,患者家屬幾經周折了解到孫立忠在治療主動脈夾層方面的權威性,并致電咨詢。此時,還身在孫立忠通過電話與家屬溝通了患者病情并介紹了治療主動脈夾層的方法。

      抱著最后一線希望,患者及家屬9月3日來到北京,住進了五病房。

      6日,孫立忠回國;7日早晨7點,孫立忠來到病房,與團隊一起研究、討論后,確定了手術時間和方案。

      8日早上8點,孫立忠來到病房接患者入手術室。8個小時奮戰,下午4點,手術順利完成。

      18日,患者康復出院。在與死神的一次又一次賽跑中,孫立忠帶領著他的團隊贏得了一次又一次完勝。

      許許多多經孫立忠救治過的患者通過網絡方式在全國各地祝福他,是他的敬業、勇敢和堅定拯救了許多患者、許多家庭。

      讓病人少流血,讓家屬不流淚,這是孫立忠最大的愿望。

      “他有一種魅力,吸引大家圍著他干活兒”

      在心臟外科五病房,醫生和患者相處得很好!耙驗橹魅螌Υ颊叩膽B度就像對待親人一樣。只要他能辦到的,都會幫患者處理”,科室的年輕大夫告訴小編。

      每天早上7點,孫立忠就已經來到病房。在小編跟拍的上午,一大早患者就已經從門診排到了衛生間。直到十一點,還不斷有人在敲孫立忠教授辦公室的門。

      雖然已經不出門診,但只要有患者和家屬帶著資料來找他,對于每一個患者都會不厭其煩地解答疑問!罢f多點,這樣對醫生、對患者都好”,孫立忠說。

      這點點滴滴,都讓周圍的人看在眼中,記在腦中,感動在心中。

      “做大血管外科醫生累不累?工作強度大不大?答案是肯定的?墒侵魅斡幸环N人格魅力,吸引大家去圍著他,我們都特別樂意跟著他干活”,在學生眼中,孫立忠是一個好醫生,更是他們的人生導師。

      作為學生和下屬,他們最開心的就是得到主任的鼓勵和夸獎。事實上,看到自己的學生以及科室里的年輕醫生被患者夸獎時,孫立忠教授心里同樣覺得喜滋滋的,對于他們取得任何成績和進步,他都不會吝惜自己的夸獎。

      為了在科室營造良好的學習和科研氛圍,孫立忠將每周三定為“學習日”。

      每到這一天早上7點,不管你是醫生還是護士,都要坐在一起學習。最近看過的一本書、一篇文獻……只要是有用的知識,都可以拿出來解讀、分享。

      孫立忠深知,大血管專業的發展,離不開持續涌現的專業人才。正因如此,除了日常工作和手術,他還有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了人才梯隊的培養方面。

      多年以來,孫立忠毫無保留地將他的術式技術傳授給各地醫生。他先后培養了博士后、博士、碩士研究生50余名,各類進修醫護人員1800余人。會議方面,舉辦了主動脈外科國際交流學習班三屆,來自國外50余家醫院的71名醫生參加了學習;八期主動脈外科繼續教育學習班,培訓醫務人員近千人。

      不僅如此,還舉辦了三屆國際性主動脈外科學術會議——盤古大血管疾病論壇。孫立忠說:舉辦這個論壇的目的,就是把國內外同行們召集到一起,總結大血管疾病中診療研究等各方面的經驗,使高層次的專家能夠展示他們的研究成果,使年輕的醫生能夠學習到更多的主動脈疾病領域的知識和治療經驗。

      孫立忠常常對學生和年輕大夫們說,醫生不能光做臨床,也要重視科研。這不僅僅對個人的成長和發展有利,最重要的是,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主動脈瘤、瓣膜病、馬凡氏綜合征……提到這些大血管疾病,人們大多不會陌生。不少知名人士被它們偷襲而失去生命,諸如,美國女排名將弗?海曼和中國男排國手朱剛均死于馬凡綜合征所導致的急性主動脈破裂,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李四光則是因腹主動脈瘤破裂而去世。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