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2年09月19日 第40 往期回顧:

      魏文斌:病人帶希望而來,不能讓他失望而歸 

      當魏文斌略佝著肩走進診室時,是早上七點一刻。

      等待他的是七八十號病人,或十幾臺手術。

      診室外早已擠滿了來求醫的患者,大多人是遠道而來,并將魏文斌當成是看好眼睛的最后一線希望。

      眼科護士王晶雪告訴編輯,其實魏主任的號醫院每天只放三十個,但由于太多的患者要找他,他不忍心拒絕從外地專門趕來的受病痛折磨的患者,所以他的號一加再加。

      而且他還囑咐科里的護士,外地來的患者能加盡量加;眼腫瘤的患者病情不能拖,必須加。因此他的診療時間常常一拖就是幾個鐘頭,從一大早開始,中午連吃飯、上廁所都顧不上,直到下午三四點鐘才能結束。

      出于同樣的原因,他總是將所安排的手術盡快做完,并盡量讓外地患者趕在靠近手術的日子來北京,“他們已經生了病,還要增加吃、住的花銷,實在太不容易了!

      北京同仁醫院的黨委書記韓小茜也告訴編輯,有天晚上9點多,她看到一條微博:“都這點兒了,魏主任還在出門診呢。作為一名眼科人,我心疼我們的主任;但同時我也能體會到患者對他的等待和需要!

      那天他看了100多個病人,僅在中午喝了一杯酸奶。

      問及此事,魏文斌略略靦腆的笑了笑,“病人帶著希望而來,我不能讓他們失望而歸!

      三千角膜:練就“小魏飛刀”

      魏文斌,北京同仁醫院眼科主任,眼底科主任醫師、首席專家。首都醫科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央保健會診專家,享受國務院政府津貼。最擅長眼底病診療,尤其是視網膜脫離手術、玻璃體視網膜顯微手術、眼內腫瘤診斷和治療。

      他的學生,同仁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劉月明告訴編輯,同樣的一臺手術,魏文斌所需的手術時間僅為別人的一半或者1/3。

      魏文斌則告訴編輯,手術時間越短對于患者的傷害也就越小,因此最大限度的縮短手術時間其實是對患者的負責。

      正是這樣的精準度與速度,讓業內人士都親切的稱他“小魏飛刀”。

      然而“小魏飛刀”的練就,還要追溯到他剛剛進入同仁的那段經歷。

      1986年7月13日,21歲的魏文斌坐著綠皮火車從安徽來到北京同仁醫院,迎接他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醫生生活,相反南北方的生活差異,水土不服等等讓他吃了不少苦頭。魏文斌笑著告訴編輯,“在剛來北京的前半年,每天都想著要回母校安徽醫科大學,因為當時打算留校做兒科醫生!

      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長袁曉鳳,是退休后被返聘回來的,在眼科工作了48年。不論是眼底、青光眼、白內障,她都能很專業地回答患者的問題,被稱為“不拿手術刀的醫生”。她可以說是看著魏文斌一路成長起來的。

      她告訴編輯,魏文斌剛進同仁的時候,和很多醫生一樣都要練習手術,練手術需要用豬眼球,他就主動承擔了去郊區屠宰場取豬眼球的任務,每次騎自行車往返3、4個小時,風雨無阻,堅持了5年,后來屠宰場的師傅都認識他,主動把豬眼球留下來給他。

      同仁眼庫成立之初,需要取捐獻者的眼角膜,他又主動請纓!叭嗽谒劳6小時后,角膜就作廢了,因此取角膜需要在捐獻者去世后的第一時間進行,否則,取下的角膜就不能成功移植。每當接到捐獻者去世的消息,無論是午夜凌晨,還是刮風下雨,他都會及時趕到。這個工作他一做就是三年,先后取下1000多副角膜!

      ……

      25歲那年,魏文斌取下一個他終身難忘的眼角膜。這是世界上第一個發現沙眼病原的醫生、中國乃至世界醫學界泰斗--張曉樓先生的角膜。張曉樓先生曾在自己的眼睛里培植沙眼標本,再從自己的眼睛里刮下病原進行實驗,他剛剛一手創辦起同仁眼庫就辭世了。

      魏文斌為張曉樓取下的這個眼角膜成為同仁眼庫的第一個材料。

      0.03視力:保住患者最后的光亮

      同仁醫院眼科分科很細,共有11個?。魏文斌主攻的是眼底病。

      如果把人的眼睛比作照相機,眼底就相當于照相機的底片,專門負責感光成像,如果它出現了問題,病人就會面臨失明的危險。所以,眼底科疑難雜癥最多,病情最為復雜。治療難度大,風險也很高,無論手術多么完美,病人的視力也很難有較大的提升,可以說是個費力不討好的專業。

      在《同仁眼科手術筆記》一書中,魏文斌在題為“在黑暗中修煉光明——眼底手術探微與拓展”一章中這樣寫到:“剛剛成為一名眼科醫生時,玻璃體視網膜手術在我國方興未艾。高難度的玻璃體切割手術興奮著我的每一根神經!

      在體驗了初步掌握眼底手術的新鮮感后,魏文斌卻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焦躁和沮喪。

      “終于真真正正成為了眼底專業醫師后,一股焦躁,不,更確切地說是沮喪的情緒卻經常包圍著我。為什么呢?無論醫生怎么努力,無論手術多么完美,但是由于視網膜神經結構的特殊性,不少患者術后很難達到0.3以上的視力。特別是晚期患者,甚至僅能達到解剖復位。

      有專攻白內障手術的醫生奚落魏文斌:“你們用不著視力表,用手指就行!

      他在筆記中這樣寫道:“每天,面對著我的患者,在暗室中,仔細地搜尋著脫落的視網膜皺襞后掩藏的裂孔;每天,透過鏡頭那一束光線,在手術室里一點一點地剝離增殖的纖維膜,再將視網膜一點一點地展平……看著被自己精心整復一新的眼底,常常嘆息:有意義嗎?我幾乎要放棄。

      但如果放棄,又會怎樣?患者這僅有的光明將一點點喪失,眼球將一點點萎縮,黑暗將徹底將他們包圍!

      他矛盾著,糾結著,直到遇到了這樣一位患者。

      這名患者雙眼高度近視,右眼已經失明多年,左眼陳舊性視網膜脫離,視力只有“眼前數指”。經過兩次失敗的眼底手術后,輾轉來到北京同仁醫院,魏文斌又為他做了眼底手術。手術很成功,視網膜完全復位,但患者的視力卻只能恢復到0.03。

      魏文斌無奈地告訴患者:“您的眼底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但視力只能這樣了!

      沒想到患者卻激動地說:“謝謝大夫!你不知道,這0.03對我有多重要。有了這0.03,幾乎所有的事我都能干了!我來北京,就是怕左眼也像右眼,那種感覺,不知白天黑夜,人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一瞬間,魏文斌頓悟,原來一絲光亮對人的生命如此重要!這0.03對患者來說,就是全部的光明;能保住患者最后的光明,對醫生來說,也是一種幸福。

      多年后,當再一次提及該病例時,魏文斌告訴編輯,其實很多疾病的治療效果并不能那么的立竿見影,眼底疾病的治療很多都是通過保存患者微弱的視力,來提高其生存質量。

      “眼底病的治療更多的是‘雪中送炭’,而非錦上添花!蔽何谋笕缡钦f。

      攻克眼底并發癥難關“脈絡膜上腔出血”

      魏文斌告訴編輯這樣一個故事。

      1988年,他還是住院醫生。一位家住北京東高地的老太太來看病。

      “老太太雙眼白內障,右眼在北京郊區的一家醫院做了白內障手術,因為手術中出現并發癥,效果不好,沒有了視力,所以左眼的手術就一定要到同仁醫院來做,當時我是老太太的主治醫師,在手術將要結束的時候出現了爆發性的脈絡膜上腔出血,老太太的左眼最后僅存微薄的視力!

      魏文斌說,當時老太太絲毫沒有責備他,反而在他沮喪的時候還來鼓勵他,“由于手術失敗了,心里一直很內疚。就一直想著這件事,琢磨這件事情,想克服它,想用心去攻破它!

      爆發性脈絡膜上腔出血.這種并發癥是眼科手術中最嚴重的并發癥,當時在國內外沒有有效的預防和治療措施,手術中一旦出現這種情況.通常會摘除眼球。

      老太太成為魏文斌心中難以忘懷的隱痛。

      1994年,他被同仁醫院派往法國國家眼科中心進修,那時,他經常觀摩法國醫學教授進行各種眼底病的診療,終于有一天,他遇到一例患者,在白內障手術中發生了爆發性脈絡膜上腔出血,魏文斌如獲至寶般地仔細觀察著法國專家的處理過程,而事實證明,也就是這次經歷,讓他洞見癥結。

      發生脈絡膜上腔出血后,前房消失而且眼壓很高,法國醫生會對無前房進行處理,細心的魏文斌也發現,從鞏膜切口中流出來的不是他想想中的血凝塊,而是像醬油一樣的血液。他把這些步驟和現象都進行了詳細的記錄,之后馬上進行研究,他查閱了大量的資料,進行比對分析,弄清了脈絡膜上腔出血的發病機制和病理生理過程,設計了一整套手術方案。

      回國后,他將自己苦心孤詣的研究成果進行了一些臨床嘗試,并把現在的玻璃體手術技術融合進去,效果很好。

      1998年,在全國中青年眼科學術大會上,他第一次把自己治療脈絡膜脈絡膜上腔出血的研究結果向全國同行匯報,引起了很大的轟動,也受到眼科前輩們的肯定,那次會議評出了5個一等獎,他獲得的是5個第一里的第一。從那以后,全國很多這樣的病例都轉到同仁醫院進行醫治。

      “作為一名醫生,除掉手術本身的成就感,也需要來自患者的激勵,就像東高地的老太太那樣。病人用他們的痛苦,使我們對疾病有了更深的認識,病人才是我們真正的老師,醫生應該對病人有更多的回報!蔽何谋筮@樣對編輯說道。

      開創脈黑瘤局切方法 保住患者眼球

      魏文斌的學生劉月明告訴編輯,其實魏主任除去攻克眼科并發癥難題外,還開創了眼內惡性腫瘤——脈絡膜黑色素腫瘤的局部切除方法,讓許多患者得以保住了眼球。

      劉月明介紹,脈絡膜黑色素瘤是一種眼內惡性腫瘤。它不僅會讓人失去光明,而且嚴重威脅人的生命,讓人在黑暗中等待死神的慢慢來臨。

      “10多年前,在國內眼科界治療這種腫瘤,由于缺乏局部放射技術和局部手術,因此除了摘除眼球別無選擇!眲⒃旅髡f。

      一個又一個患者在黑暗中離開人世,讓魏文斌感覺很痛心。

      他潛心研究,翻閱了大量資料,結合國內外最新技術,1996年,他開始嘗試進行眼內腫瘤局部切除術,效果很好。與其他主攻腫瘤的醫生不同,魏文斌不僅有玻璃體視網膜顯微手術、修復眼球、修復視網膜的基本功,而且有對付腫瘤的技術,兩相結合,他可以把患者眼內的腫瘤切除還可以把眼球修復好。

      魏文斌告訴患者,“我不僅要把你的眼球保留了,我還希望你有視力”。

      2009年,剛剛上大二的女孩劉潔(化名),發現自己左眼看東西有閃光的感覺,后來看東西開始變形,視力下降。結果到醫院檢查,醫生診斷為脈絡膜黑色素瘤,建議眼球摘除!

      劉潔的母親李琳(化名)為她四處求醫。聽說魏文斌主任是治療脈絡膜黑色素瘤的權威,就找到魏主任。

      “他仔細詢問了病史、檢查完眼睛后,讓孩子先出去等一下,讓我留下來。我的心立即沉下來了,孩子似乎難逃厄運了!萬萬沒想到,魏主任跟我說的是另外一番話:孩子左眼視力還有0.6,腫瘤的體積也不算大,我會嘗試各種辦法,爭取保住孩子的眼睛!”

      李琳說,當時我就像撈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瘋了一樣跑出診室,抱住女兒告訴她“你有救了”!

      不久劉潔住上了院,并進行了近距離放射手術,這是魏文斌在國內剛剛開展的新技術。

      劉潔告訴編輯,她在手術中非常緊張,但魏主任想方設法分散她的注意力,主動和她聊家常,還在手術當中播放輕柔和緩的音樂,以至于都沒有感覺到疼痛。

      不到1個小時手術就結束了。

      手術很成功,劉潔保住了眼球。

      術后劉潔還進行過三次激光治療。有一次因為并發白內障對眼底的遮擋,醫生看不清腫瘤的邊界,治療就變得異常困難。魏主任和他的助手卻不急不躁,不停地調整機器的角度,終于透過白內障的一個縫隙看到了眼底,果斷地實施了激光治療,別的病人10分鐘就能結束,這次治療卻整整持續了50分鐘!“主任肯定非常累!眲嵳f道。

      2010年,劉潔眼內的腫瘤由于血供減少,體積明顯縮小。

      2011年,劉潔赴英國留學,攻讀商務管理碩士學位。

      2012年7月復查,眼內腫瘤沒有增大,還保持了0.05的視力。

      然而在腫瘤治療的探索過程中也有挫折。

      魏文斌透露,2008年,連續兩臺脈絡膜黑色素腫瘤局切手術,手術很成功,但患者卻在手術后5個小時,發生不明原因的肺栓塞和肺動脈痙攣,沒來得及搶救就死亡了!昂髞硌劭剖中g患者做完都直接進ICU病房,這樣只要發生并發癥可以第一時間搶救!敝笤僖矝]有遇到過這類情況。

      與魏文斌同科室的張風大夫則告訴編輯,事實上這種眼內惡性腫瘤局切屬于高風險手術,在同仁醫院這種手術事前需要做高風險備案,而魏文斌的高風險備案記錄非常多。

      所謂高風險備案是指,凡是符合高風險標準的患者,如僅剩單眼視力,或是一只眼進行多次手術的,一旦進行手術都需要向醫務部門備案。

      當編輯就此咨詢魏文斌時,他表示確實如此。

      “由于眼部手術技術難度較高,風險較大,一些患者對于手術結果的期望值較高,因此醫生需要承擔的風險也高!

      “那為什么不讓其他年輕醫生去做呢?”編輯不解。

      “不讓年輕醫生去做,是因為年輕醫生承擔不起這種風險的后果,無論是經濟還是精神上的!

      魏文斌有些無奈的告訴編輯,現在的年輕一代的醫生成長非常慢:一方面,患者不信任年輕醫生,恨不得手術全程的所有操作都是專家一個人完成,“現在連手術麻藥都是我自己打”;另一方面優秀的醫生不愿意繼續做下去。在編輯進行采訪的過程中,他所在科室的一位優秀年輕醫生已提出離職。

      “我也擔心眼科醫生后繼無人”,魏文斌憂慮的說,“幾十年后不知道誰來給我們做手術?”

      樓道“撿”回病人 除夕夜堅持值班

      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王晶雪告訴編輯,魏主任跟患者感情都很好,即使記不住名字,但一看眼底的癥狀立刻就能記起是誰。

      王晶雪說,有一年大年三十下午,一位風塵仆仆的中年男子來到眼科病房,遞過來的住院證上,寫著“視網膜脫離”。

      她心里挺納悶,眼看著都要放假過年了,這會兒住院,啥時候手術?

      這時,魏主任打來電話,讓她馬上做術前準備,一會過來手術。

      原來,這位病人是深圳來北京出差的工程師。早上,右眼突然看不見了。他到兩家醫院求醫,等趕到我們醫院的時候,眼科的號早已經掛完了。

      放假前,魏主任按照慣例到科室檢查安全,在樓道里看到了這個人茫然的轉來轉去,于是魏主任走上去問,你要看什么病?他說出原委,魏主任當即說,跟我走。檢查后,魏主任發現他得的是急性視網膜脫離,最佳的治療是立即手術。按說這個病不屬于急診手術,干嘛非趕著三十兒做啊。

      魏主任說,病人得的是急性“孔源性視網膜脫離”又沒有累及黃斑區,搶在今天手術,可能術后視力能恢復到0.8,但如果等到過完節上班再做,一拖就是8天,視力就有可能只恢復到0.2了。這意味著,一種結果能使病人在5米的距離內看得清眉毛眼睛,而另一種結果病人就只能看到一個輪廓。雖然只隔八天,但對病人來講是天壤之別呀。

      除夕夜,伴隨著鞭炮聲,把一年最后一位患者安全送回病房的時候,她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慰藉感。

      大年初一上午,魏主任又來到病房,檢查病人的術后情況。一切良好。初二,病人就高高興興走出了醫院,趕著回家和親人過年去了。

      事實上,眼科是除夕時最忙的科室。

      北京同仁醫院原眼科會診中心護士長袁曉鳳告訴編輯,魏文斌從2002年開始,連續多年都在醫院過春節,以至于后來同為眼科醫生的妻子也跟他一起加入春節值班的行列。

      “我家在安徽,但是不能回老家過年,就連孩子,都是自己在家過除夕夜!蔽何谋笳f,他們夫妻兩個人一般是除夕下午6時跟孩子吃飯,然后去單位值班,一直到初一早上8時才下班!昂⒆泳鸵粋人在家看電視!

      “不光是我,我們科里很多醫生和護士都犧牲了春節與家人團聚的時間!彼嬖V編輯,還有很多醫生,即使不值班,晚上也會打電話給他問問情況,有的還主動請纓,說有需要馬上就能趕到醫院。

      “這是醫生的天職,我們這個時候不出現,什么時候出現呢?”魏文斌說。

      醫學人文精神源于“療傷日記”

      魏文斌認為,經驗豐富的醫生對于患者想要知道的東西很清楚,因此與患者交流時只要能解釋清楚他的疑慮,點明疾病的狀態,目前的治療方法和效果,就能讓患者吃下定心丸。

      然而他對患者更深的體驗源于一次意外骨折入住華西醫院的經歷。

      2008年11月,魏文斌作為香港福佑基金會的義工赴四川地震災區進行實地考察和災情評估。不幸發生意外,腿部骨折。在接下來長達數日的治療、康復過程中,他親身感受著患者內心對醫生的期待和渴盼,體會著醫生的價值使命,思考著改善醫患關系,期待著基礎教育與科普知識的普及、體悟、思考、記錄,從11月8日接受全麻手術,到12月16日坐在自家的陽臺上思考人生,魏文斌教授竟寫下了2萬6千余字的《療傷日記》。一直是給別人治病的人,這回自己成了病人。

      術后的第一個早晨,他發生了全麻后的眼部并發癥——右眼的角膜結膜上皮剝脫。眼睛睜不開,而且磨痛的厲害。40多年的人生,他第一次嘗受到眼睛疼痛的滋味。他忽然想到了他的病人。他不僅體會到眼科病人的感覺也體會到眼科病人那種焦慮了,尤其是病人渴望醫生解除病痛的心情……

      他在華西醫院住了14天院。這14天,他切膚地體會到了病人的需求病人的希望。病人希望得到最及時的治療,希望知道治療后的效果,希望醫生出現在病房,希望醫生能傾聽自己對病體感覺的訴說解除自己的種種疑問,希望得到組織功能恢復訓練的指導……他也體會到了,醫生的每一個笑臉都能讓病人感到溫暖,每一個耐心解答都能讓病人的精神放松,每一句溫情的話語都能讓病人得到心靈慰藉,即便囿于當代醫學水平和醫療條件,病人的某些希望還是奢望。

      20多年前,他在醫學院當學生的時候,受過模擬病人的訓練。20多年的從醫生涯,他面對過無數病人的訴求。作為一個有仁心的醫生,他是懂得病人的痛苦和希望的。但“懂得”和“親身經受”有完全的不同!

      這本療傷日記后被《健康報》轉載,題名為“當醫生變成患者”,日記一經刊出引發巨大反響。魏文斌甚至一度被譽為中國最具醫學人文精神的學者。

      魏文斌說,以前不理解柏拉圖說的那句話——醫師應該親身體驗所有的疾病,但當他因為意外骨折,成為了一名患者,真正感受到患者的心情和需求,才更懂得如何去做一名好的醫生。

      “我是一個農民的兒子,小時候生活貧困,大學期間曾得到朋友的資助,并依靠獎學金完成學業。當我看到來自農村、來自貧困地區的患者,帶著借來的錢,千里迢迢找到同仁醫院、找到我的時候,往往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

      有時候,來找我的病人,手里捏著一張皺皺巴巴的小紙條,上邊寫著我的名字。那紙條已被多次展開又攥緊,并沾上了汗漬。紙條上寄托著病人的全部希望,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能讓他們希望而來,失望而去!

      “20多年寒來暑往,夢想與信念始終如一。我要感謝我的病人,病人就是我的教材,病人就是我的老師。沒有他們,就沒有我的技術。只要有患者,為他們服務,我就覺得生活充滿著幸福。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付出,都源自我做一名好醫生的夢想,雖然我干的很苦但我很快樂!蔽何谋笕缡钦f。

      (責任編輯:文慧;撰文:晏霏霏;通訊員:李新萍)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某天晚上9點多,魏文斌的同事在微博里這樣寫到:“都這點兒了,魏主任還在出門診呢。作為一名眼科人,我心疼我們的主任;但同時我也能體會到患者對他的等待和需要!倍何谋笾皇切π,“病人帶著希望而來,我不能讓他們失望而歸!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