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3年6月28日 第52 往期回顧:

      王耀獻:佛心從醫 哲思治院 

      你印象中的中醫是什么樣的?一襲青布衣,一把山羊須,一副老花鏡,一臉慈祥笑。一間診室,一張診臺,一個脈枕,一架子中藥散發濃濃藥香……其實,中醫可以不是這樣。

      他,年不及半百,頭發濃密黑亮,西裝革履,他是一位中醫學專家,也是一院之長。他是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院長——王耀獻。

      回憶從醫初衷:干中醫是偶然,干好中醫是“必然”

      王耀獻:佛心從醫 哲思治院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王耀獻出生在河南登封市一個農民家庭,F在的嵩山少林寺景區何等繁華熱鬧,可在那時,卻是土地貧瘠、溫飽難繼的窮山溝溝。

      王耀獻3歲沒了父親,母親37歲守寡,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兄弟姊妹六個!皼]有頂梁柱、主心骨的家,生活很苦很苦”,王耀獻回憶,“從記事開始,就沒有吃飽過”。

      食物匱乏不在話下,醫藥條件的落后才是大敵。雖有集體醫療,可診所里都是赤腳醫生。大安片、安乃近、四環素、土霉素……區區幾種藥品就“包治了百病”。

      診所治不好病,人們就求因于鬼神。有一次王耀獻高燒說胡話。母親認為他被鬼附身,拿根金屬棍燒紅后往水里放,希望蒸騰起來的霧氣能驅走小鬼。

      王耀獻回憶,曾有小學同學,家里連續幾年都有親人因病離世。男死女改嫁,就此絕了戶。那時,因病致殘致貧、妻離子散的事,太常見了。

      山里人樸實,要問他們什么職業最好?他們會說,教書的先生好,治病的大夫好。為啥好?有知識,有道德,能幫人,體面!

      看過太多慘況,無人引導的王耀獻在對醫學完全不了解,甚至連中醫西醫都不知為何物的情況下,也不例外地選擇了成為一名醫生;叵脒^去,王耀獻說,他走的路不是誰有意設定的,大多是緣分和命運的驅策。

      從事中醫也許是偶然的,但干好中醫則是王耀獻下定決心的“必然”。

      初享“名醫”贊譽:成就感比成就更寶貴

      16歲的王耀獻考入河南中醫學院,大二開始利用假期為老百姓看病,一時間口碑雀起;叵肽菚r,王耀獻的臉上滿是開心。

      “現在我的專業水準已經到了這一步,找我的人自然多;可那時年輕啊,有人找我看病,那種幸福感,沒話說了”,王耀獻說。

      1987年,王耀獻以全省總成績第一名被錄取為碩士研究生;1996年,考入北京中醫藥大學攻讀博士研究生,三年后獲博士學位,并到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工作至今。

      從主治、副主任、主任醫師,到教授、博士生導師,從普通醫生、科主任,到醫療院長、院長,他一步一個腳印走得踏實。

      談及專業成就,王耀獻經常對年輕大夫們說,“昨天還是副主任醫師,今天評上職稱就成了主任醫師。難道今天就比昨天水平高了嗎?不是這樣的。從進入校門,到社會實踐;從學習中西醫知識,再到中西醫結合,看病是從積累到成熟,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

      上研究生時,王耀獻的老師用自己三十年來只見過兩例的疾病考察三個學生,兩位師兄分別寫了哮喘和支氣管炎!斑@太不合邏輯了,老師幾十年就見過二例哮喘?”說到這里,王耀獻哈哈大笑,愛鉆研的他當時的診斷是——先天喉軟骨發育不良,他對了。

      專業上的扎實過硬,臨床上的高威信讓王耀獻擁有了眾多的粉絲和崇拜者。剛碩士畢業上班,領導就安排王耀獻帶一位來自寧夏的進修大夫。一開始,進修大夫不服:“我工作3年,你剛畢業,你憑什么帶我?”

      王耀獻淡然一笑,沒說話。

      有一天,病房來了個患者,進修大夫正在為他寫醫囑。王耀獻問:“什么病情?”

      “一個農村來的孩子,發燒,拉肚子五六天了!

      “拉五六天了?”王耀獻說,“再問問病史,是不是每天大便性狀不一樣,今天紅,明天綠的,呈萬花筒狀變化!

      進修大夫一問,果然是這么回事兒,回來后急切地問王耀獻:“這到底什么病?”

      王耀獻說出了自己的診斷——鼠傷寒。進修大夫半信半疑:“你見過?”

      “沒!

      “那你怎么知道?”

      王耀獻在進修大夫迫切的求知目光中解釋了診斷依據:“孩子來自農村,衛生條件差;五六天不退燒,拉肚子,F在抗生素普遍使用,好治的毛病還會五六天燒不退,拉肚子嗎?所以我就懷疑了!

      經省防疫站診斷,果然是鼠傷寒。進修大夫跟了王耀獻一年,再不嚷嚷,心悅誠服地走了。

      在診斷方面,王耀獻的敏感性就是比一般人強,往往只憑靈感,就能從癥狀中分析出與別人不同的看法。臨床上,常常有西醫大夫診斷不出的、漏診的患者,王耀獻卻診斷出來了。

      西醫大醫院腎病同行請王耀獻做博士論文答辯的評委,幾位西醫朋友由衷感慨,王耀獻如果不說自己是中醫,絕沒有想到他不是西醫,因為他的西醫同樣學得好,可以說既是西醫高手,又是中醫高手。

      功利上的平常心,專業上的進取心,讓王耀獻始終穩步前進。在他看來,醫生就應當用一種平常心來給患者看病。因為他永遠感覺到,學到的知識永遠沒有沒學的多,治好的患者永遠沒有治不好的多,所以現有的成績不值得夸耀,更談不上成就。

      王耀獻說,能夠讓自己內心獲得成就感,遠比現實的所謂成就來得重要。正是一次次盡心地為患者解除病痛所得到的成就感,鼓勵他不斷地探索未知。

      事實上,長期從事中西醫腎病科研、臨床的王耀獻在專業方面碩果累累。以“腎絡癥瘕聚散消長”為基礎,他提出了中醫腎炎防衰理論,創建了經濟有效的慢性腎病中醫一體化治療模式,救助了許多腎病患者。

      他還提出了中西醫綜合治療腎臟病總策略,從早發現到合理干預治療,從防止尿毒癥、減少并發癥到完善腎臟替代治療前的準備,以及適時開始透析或腎移植,都突出了中醫藥在防治腎病全過程中的作用和地位,讓中醫藥療法作用于腎病的不同階段。

      他主持的“多種腎病同一證型異病同治分子機理研究”、“腎絡癥瘕理論基礎與臨床應用研究”項目分獲2005年、2008年中華中醫藥學會科學技術獎二等獎。

      內心職業感受:自己陽光了,周圍都燦爛

      正如他對自己的概括:外向陽光、樂觀積極,與王耀獻的交流是一個充滿笑聲的過程。他總說,保持陽光的心態,對自己的身體健康、家庭社會的和諧甚至事業前途都有好處。

      有一天,王耀獻送八九歲的女兒去上學,在樓下看見老太太帶著一只狗,狗趴在地上,王耀獻問女兒:狗在想什么呢?女兒說:狗想睡覺。

      第二天,父女倆又碰見趴在地上的那只狗,王耀獻又問女兒:狗想什么呢?女兒說:狗高興呢。王耀獻對女兒說,為啥狗同樣都是趴著,你的理解卻不一樣?因為你昨天想睡覺,就覺得狗都瞌睡。今天你睡夠了,所以連狗高興了。

      王耀獻說,周圍的人和事物通常不會主動跟你交流,對他們的理解取決于自己的態度。自己陽光了,周圍都燦爛。若是自己疑心重,懷疑這懷疑那,那一輩子都很難活得輕松。

      從走上中醫這條路開始,王耀獻始終保持著用快樂、積極的心態,從工作中發現別人體會不到的樂趣。

      王耀獻曾做過六年兒科大夫,那時的他也曾爭強好勝,敢跟上級大夫比高低。有一天,科里來了個高燒的孩子,同時伴有拉肚子的癥狀。通過診斷,王耀獻給孩子開了瀉藥。

      上級大夫不高興了:“這怎么行,人家本就腹瀉,你還給開瀉藥?”“我認為他的便溏腹瀉是積食,所以得瀉才行!蹦贻p的王耀獻就跟上級打起了賭。

      為了早些知道結果,王耀獻會著急得自己去給患者取藥熬藥。孩子經過診治,上午十點住院,下午三點好了,就是這么快。

      “還有一位患者,腎炎伴高血壓、浮腫、血尿,上級大夫認為患者不應用麻黃,而我就偏偏用了。用麻黃宣肺利水,只要水下來了,血壓肯定降下去。為了保證患者安全,我守在他身邊,半小時量一次血壓。最終,患者的病情得到了緩解!

      與同事的切磋,王耀獻總是戰果累累,這也成了王耀獻做醫生的樂趣。

      幼時的苦難生活讓王耀獻對現在的生活充滿感恩與滿足!把胍暡稍L常問路人你幸福嗎?其實人的心理感受,與當時的文化背景環境關聯很大。就像我小時候,雖然很窮生活水平很差,可現在回想起來,卻是快樂更多。

      不僅自己保持快樂的心態,王耀獻還希望給患者帶去正能量!扒榫w對人體的影響很大,中醫與西醫最大的區別就在于,西醫分析問題的方法是從微觀角度看指標,但卻經常忽略從宏觀角度觀照人這個整體,事實上,幾乎所有的疾病都與情緒關系密切!

      王耀獻說,人體八大系統都非常精細,但更高層次的是精神。如果人的情緒精神狀態不好,內分泌會紊亂,免疫會出問題,這樣一來,糖尿病、高血壓、腫瘤就都找上門了。

      “為了治療疾病,中醫對人的調理除了參考化驗指標以外,還要看幸?鞓分笖怠,王耀獻說,“我收治的患者里,起碼有三分之一都是心重病輕,也就是說,病情較輕,心思很重。這部分患者找西醫作用不大,而我們中醫一方面給患者開方治療,另一方面就是盡量去開導他,讓他正視生活中的困難與痛苦,提升患者的幸福指數!

      醫患關系核心:不必緊張驚慌  以心換心而已

      2013年初,王耀獻當選“第四屆首都十大健康衛士”,也是中醫系統唯一獲此殊榮的專家。談及榮譽,王耀獻還是如常得淡然。

      “健康衛士來自醫療行業不同的崗位,大家專業不同、分工不同,但都是行業佼佼者,榮譽是對我們的肯定。但我們還有一個共同點是,愿意用心為患者服務,以心換心!

      就像我們的欄目名稱一樣,人們慣于用“仁心”來贊美德藝雙馨的大醫,但王耀獻有不同的看法——醫者應有佛心,幫助患者渡劫。

      佛有慈悲、仁愛之心,在王耀獻眼中,這是成為好醫生必須具備的。有佛心,才能對患者身體所經受的痛苦感同身受,想患者所想,急患者所急,用心為他們解除疾病的折磨。

      有佛心,才能理解患者精神上承受的壓力,除了治病以外,還要盡力“治心”。在溝通病情的過程中,開導患者,引導他們用積極樂觀的心態對待疾病挫折和治療過程。

      甚至,醫生也應當如佛那般點惡從善。每天接診的患者來自五湖四海、三教九流,通過給他們看病,醫生可以向他們傳遞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點化他們改正惡習或惡行,這對健康同樣有益。

      就如之前所說,人的疾病有相當一部分就是“因果報應”,生活中所做的事違背原則,甚至作惡,讓自己沒有好心態,疾病就找上門了。

      雖然不信佛,卻用了“佛心”二字提煉醫生的職業精神,在王耀獻的心目中,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詞足以形容大醫心胸以及他們對患者的關護之情。

      彌勒佛相前那副著名楹聯的上聯“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將佛的寬廣胸懷和樂觀態度描繪得淋漓盡致。王耀獻認為,醫生同樣也應當具備這樣的胸懷。

      現下的醫療環境越來越緊張,很多醫務人員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王耀獻說,與其害怕惡劣的醫患關系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不如放開懷抱,面對患者一時的誤會,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道理,用佛心對待行醫之路上的每一位患者。

      非典肆虐、汶川地震、甲流流行時,王耀獻派遣醫療隊,組織專家參與有關診治方案的制訂和會診搶救工作等。災難面前,他帶領著醫護人員總是奮斗在第一線。

      多年來,王耀獻深入農村、走進牧區,為當地老百姓的健康保駕護航,足跡踏遍二十多個省市。

      當院長后,王耀獻將夜間門診逐漸拓展至所有科室,方便外地患者,而他自己每周出三次門診,出夜門診時常常到晚上10點才結束工作。

      任腎內科主任期間,王耀獻的行醫記錄零投訴,有人問他緣故,道:“無他,以心換心而已!

      王耀獻說:“文化是中醫的根、魂!敝嗅t的理論和實踐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發展歷程不可分割,一個中醫大家身上,一定也有深厚的傳統文化積淀。

      醫生(包括中西醫)如果沒有人文素質,就干不好,不能贏得老百姓的信任。因此,王耀獻也十分注意提高自身修養。

      見方如見人,若想了解王耀獻的為人、品質以及文化積淀,看他開的方子就能一探究竟。

      院長身份定位:搞專業或者搞管理,最后都是搞藝術

      雖提倡醫有佛心,但王耀獻其實是一位熱愛哲學的唯物主義者。他認為,研究哲學能讓人看破、看穿、看透,可以鍛煉自己的思維,并嘗試從哲學角度分析和解決問題。

      現代管理學之父彼得·F·德魯克說,醫院也許是世界上最復雜的現代知識型組織。如何管理好它?王耀獻說,必須處理好“專家”和“院長”這兩個身份之間的對立統一關系。

      醫院運作是否成功的判斷標準在于患者是否滿意,而院長的成敗除了患者滿意度之外,還要看醫務人員是否滿意。

      和諧的醫患關系是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王耀獻認為,如果自己不是醫生,沒有與患者親身接觸的經歷,就不會了解患者需要什么。不真正了解患者需求,那么有的放矢地改進服務,提高患者滿意度就是空談。

      更容易為人忽視的是醫務人員的滿意度!皼]有滿意的職工,就沒有滿意的患者”,王耀獻說,“如果不曾長期參與醫療活動,如何想職工之所想,急職工之所急,協調好醫務人員團隊!

      為了提升醫務人員滿意度,促進醫院發展,王耀獻提出了“人才種子說”,用科學的管理方法,打造醫院建設過程中的“人才種子”。

      醫院管理到位才能留住人才,所以首先應當強化對醫院管理人才的培養。王耀獻一方面在管理層中強化“樹立職業化”的理念,一方面根據不同類型的管理人員,實行針對性目標化培養,并請管理專家定期到醫院授課,助力管理人員的專業提升。

      名醫是中醫院的核心競爭力,因此王耀獻在醫院實施“專家戰略”,用患者口碑造就專家品牌,并最終帶動醫院的發展。

      除此之外,王耀獻還十分注重醫院內部人才的培養,對優秀的年輕醫生重點培養,為他們提供理論學習和實踐的機會,促進年輕人的成長。

      “人才種子”打造出來后,還要盡力讓他們植根的土壤更加“肥沃”。醫院以物質獎勵為手段,通過待遇差異來激發職工的能動性,營造積極、公平的競爭氛圍。

      “作為院長,如何讓自己更為職業化”是王耀獻不斷思考的問題。為了響應新醫改,促進醫院的發展,王耀獻帶領著東直門中醫院做出了一系列行內人眼中的大手筆。

      首先,不斷開拓新的醫院管理模式,開拓規;l展道路。2011年3月6日,涿州分院成立,這是東直門醫院以非法人形式探索合作模式的第一次嘗試。6月16日,租賃外部空間成立國際醫療部,填補醫院本部高端服務空白。8月6日,與通州區中醫醫院實現合并重組。

      其次,充分利用東直門醫院的醫教研資源和品牌優勢,聯合全國50余家基層中醫醫院,發起建立了中醫醫院戰略聯盟。目的是增加友誼、互通有無,為基層醫院培養人才,提高基層醫院使用中醫中藥的能力水平。

      作為領路人,王耀獻對醫院的定位和作用有十分清醒準確的認識,作為北京中醫藥大學第一臨床醫學院,醫院的主要責任是培養未來的醫生;第二是社會服務;第三是對疑難重大疾病進行研究攻關;第四是示范和引領的作用。

      王耀獻用中醫行業國家隊來比喻東直門醫院。作為國家隊,不單自己的日子得過好,還要起到示范引領的作用!案匾氖腔ハ鄮椭、互利”,王耀獻坦率地笑說,“我幫他們提高,他們也幫我們揚名了。所以,幫助別人等于幫助自己!

      對專家和院長的關系問題,王耀獻看得很簡單,該他看病的時候,他就是專家身份;該他管理的時候,他就是院長身份,沒那么復雜。

      無論在哪個領域,王耀獻都愿意不停地前進、攀登,因為他知道,只要鉆研到一定深度,上升到一定的高度,都會像登山到頂峰,一覽眾山小。王耀獻說:不論是搞專業還是搞管理,到最后都是在搞藝術,我很享受過程。

      入杏林三十載,王耀獻覺得還是開心的事兒多。什么起伏、得失……相比之下,他更在意從中得到的樂趣和成就感,至于其他,就如他的座右銘所說——仰天伏地無愧,自有病人評說。(通訊員 安然)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你印象中的中醫是什么樣的?一襲青布衣,一把山羊須,一副老花鏡,一臉慈祥笑。一間診室,一張診臺,一個脈枕,一架子中藥散發濃濃藥香……其實,中醫可以不是這樣。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