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2年12月25日 第48 往期回顧:

      楊文英:熱心健康教育的醫生“明星” 

      她對患者最耐心

      “耐心的溝通可以讓不信任變成信任”

      和大家印象中的女醫生形象相差無幾,在醫院看到的楊文英,簡潔的衣著,外邊套了白大褂,胸前口袋別著筆,名牌整齊得別著,戴著棕紅色邊框的近視鏡,仔細打理過的發型絲毫不亂,走起路來,風風火火。

      不管身邊是誰,她和患者交流時,專注的神情讓人難忘。她的上身微微前傾,目光柔和專注地注視對方,說話聲音細柔,與之前主持交接班時指揮若定、干脆利落完全不同,說得最多的是“沒關系”、“不要緊的”,即使被患者家屬反復問重復的問題,仍是一樣耐心回答。

      看診時,楊文英會耐心地為患者講解相關的醫學知識,她會非常詳細地把藥物的作用機理、藥物之間的差異、效果、使用方法等知識講解給患者聽。

      “有些患者在看病過程不信任醫生,或者不按時服藥或者干脆不吃。但是她來找我的時候,就是希望我能夠幫她解決問題的!睏钗挠⒄f。

      上午的門診中,楊文英接診了兩位自行停藥的患者。一位是患有甲狀腺疾病的女性患者,這位患者因為懷疑之前就診醫院醫生給開的藥物里含有激素導致自己變胖,于是把藥停了。過了一段時間,她的癥狀開始加重。這天她早晨6:00就來排隊掛號了。

      楊文英耐心解釋:“您吃的這個藥是左甲狀腺素鈉,我給您詳細說說。吃這個藥是因為您的左甲狀腺分泌不正常,這個藥的作用是補充體內不足的激素量。量夠了,你就好了。等你的甲狀腺自己能分泌足夠的左甲狀腺素,就不用再吃了。你越不吃,激素越不正常,就會越胖,把激素調整好了,體重自然就降下來了!

      另一位是一位老年糖尿病患者,他的老伴閱讀藥品說明書,發現里邊列出了很多藥物毒副作用,擔心損害腎臟,就把原來在服用的一種藥物停掉。結果是患者血糖一直控制不足,腎臟也開始出問題了。

      這位患者是楊文英的老患者,每次復診都堅持一定要掛楊文英的號。楊文英仔細給他分析說:“您看您這個數值,上次檢查是15.9,最近高了,一個月就升了2個百分點。您7點半吃的飯到現在都過了4個小時了,已經接近空腹,還不正常說明是有問題的。您血糖控制不好了,腎臟直接受影響,比藥物的影響大得多了。那根據您現在的情況,咱們得調整一下藥物,換一個不經腎臟代謝的藥物,您看怎么樣?但是咱得注意了,藥得按時吃!

      老患者非常滿意,和老伴說:“你看,說了半天凈瞎猜,還是得聽楊大夫的,不能自己瞎調!

      患者兒子也滿意:“您看還是楊大夫說得明白!

      楊文英在面對患者的時候,說話從不大聲。即使是患者沒有聽明白,把剛剛問過的問題再重復問一遍,她也不會不耐煩,會耐心地再解釋一次。

      內分泌科的患者常常會出現這個誤區:認為長期吃藥的損害要大過疾病的損害。楊文英說,這時候醫生的任務就是要讓她認識到這個觀點的錯誤所在。有些藥物是有損害的,例如抗生素,確實是會對肝腎有影響,但是內分泌的藥物不存在這個問題,尤其是治療糖尿病的藥物,反而是不吃藥會造成腎臟損害。這個問題必須要和患者講清楚。

      她是“圖表專家”

      “患者回到家看到圖表就能想明白,病情也就控制好了”

      采訪中筆者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在給患者講病情和用藥方案的時候,楊文英總喜歡順手翻過患者的檢查報告、病情記錄或者處方簽什么的,用簽字筆畫一些簡單的圖表,說病程是坐標軸,說用藥是箭頭圖,還有其他的一些線條和圖形的組合。

      為什么要這么畫呢?

      楊文英說,這是因為患者的依從性差,他們可能并不懂得自己的病情究竟怎么回事。醫生有責任盡量給他們講清楚,讓他們不要帶著問題來帶著問題走。畫一個圖表,是為了更直觀地把問題說清楚。

      “剛才你也看到了,有些患者你前邊說了他后邊還問。實際上這是因為他并沒有聽明白,還是不懂。我發現,如果我給他們畫個圖表,他們就明白了,甚至在回家之后,看到這個圖標還能想起來、想明白,這就達到我們的目的了!

      她給我們講了她的一個老患者的故事。這位患者多年糖尿病,一直在找楊文英看,包括測血糖都是在醫院做的,F在這位患者腎臟不好了,腎功能減退,前段時間還不得不住院了。

      “我對他說,如果您再不好好監控血糖,壽命就有限了,你看他現在特別認真,剛才拿來的記錄本上,早餐午餐晚餐、餐前餐后,記錄得非常清楚。這位患者和他的兒子文化程度都不高,不寫清楚難免出錯。我根據他的記錄整理一個圖表給他,把需要注意的問題標注好了,他們回家照著做就行了!

      現在患者病情很穩定。楊文英對此很滿意。

      在筆者的采訪中,楊文英多次說:“我慶幸的是我現在出的是專家門診是限號的,所以我有時間給每一個病人仔細解釋清楚。如果門診不限號,這么大的門診量,大夫根本沒有時間一個一個解釋,只能給你一個方案,卻不能仔細告訴你明為什么。那么我作為專家,在治療中就有義務把問題給患者講清楚,這樣患者的依從性就更強了!

      她是最體會患者感受的醫生

      “大家都可以和我一樣,控制好血糖,帶病健康地生活!

      楊文英的患者是幸運的,因為楊文英可以說是最能理解他們痛楚的專家了。身為資深內分泌專家的她,同時也是一名糖尿病患者。

      在我們的采訪中她從未提起自己的病,但她對來的每一位糖尿病患者都說過:“不要緊的,只要好好用藥,把血糖控制下來,就可以把危害降到最低!

      采訪當天是一個周四,楊文英的病人沒有想象中多,一上午的門診來了18位患者。楊文英的助手告訴筆者,楊文英的專家門診一般是掛20個號,但如果當天來加號的人多,有時會達到30人。每個患者至少需要10分鐘的時間。加號的人一多,楊文英的午飯時間就往后拖延下去。中午不能按時吃飯是常事。

      糖尿病患者飲食不規律對病情控制很不利。但楊文英周四上午出專家門診,下午還要出特需門診。一旦上午時間拖延,她常常沒有時間好好吃午餐。同事們和老患者都心疼她,于是有門診的中午,他們會偷偷在她工作桌上留下一瓶酸奶。

      雖然經常因為不斷給患者加號而耽誤午餐,但面對要求加號的患者時,楊文英常常狠不下心拒絕?11點了,一位患者進來診室要求加號,楊文英說:“下次10點之前來,你這樣對提早來排隊掛號的患者不公平,他們會不開心的!彪m然嘴上說下不為例,手里還是遞出了加號條。

      楊文英有著女性特有的周到細致。門診中當天第5位進來就診的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女孩,她需要做糖耐量試驗。楊文英給她開了糖水,特意叮囑說:“檢查當天早晨空腹,帶一個350毫升的杯子,來了先抽血,然后把糖兌成糖水喝下。5分鐘喝完就好,不要太快,糖水喝快了惡心!北M管沒有一句安慰的話,但女孩出去的時候表情明顯輕松了許多。

      她是細心的“嚴師”

      “當醫生當護士的,如果沒有一個嚴格的要求,后果是很可怕的”

      中日友好醫院內分泌科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病房交接班時,報告住院患者病情時醫生們手上是不拿著患者病歷的。這和筆者親身經歷的幾次病房交接班有點不一樣。

      采訪中問起,楊文英有點驕傲地笑,說:“我們病房里的大夫,還有進修醫生哪!人都是有自尊的。學習是為了提高,在進修的過程中,大家都能背說病歷,這種氛圍下他必須要努力。能來這里進修的,也都是當地醫院的好樣的,誰愿意比別人差呢。他們只不過不知道哪種方法好而已。一旦他知道這種方法好,也會把這種方法帶回去,將來他們也是要管理一個科室的!

      楊文英鼓勵醫生們在交接班過程中這么做,在中日友好醫院內分泌科,交接班中交得好或者交得不好,都會被提出來討論,楊文英要求科室醫生們對自己嚴格要求。

      她說:“我對他們說,你們一定要嚴格要求,當醫生當護士的,如果沒有一個嚴格的要求,后果是很可怕的。走上醫生這個行業,必須要有嚴謹的作風,好多時間就是在不嚴謹的剎那間發生的!

      但是她是一個細心的老師。在病房的采訪中我們發現,交接班時針對某一個病例,她的講解可以詳細到患者的癥狀怎樣發生、發展、護理注意事項甚至飲食安排。

      她在對自己科室的醫生和患者一樣周到細致,門診時,楊文英拿過患者的病歷,里邊隨意夾著好幾張檢查報道單。楊文英翻看完畢后順手整理好,翻過來反折打印紙的孔邊,撕掉,交給坐在對面的助手,說:“順序我都整理好了,你幫他貼在檢驗報告那!敝种灰闷鹉z水貼上就可以了。

      “我教下邊的大夫的時候,包括我教患者的時候,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但我對科室的醫生,從來都是嚴格要求的!睏钗挠⒄f。

      她并不回避醫患關系中所存在的信任危機,她對此有自己的看法。她認為,這種現象確實是和行業的有些不正之風有關,但她認為自己的科室無可指摘。她自信:“我們科這十幾二十年下來,沒有出現過這種問題,你能看到我們科沒有給回扣的,我們的醫生的醫德操守經得起考驗!

      患者的評價是最好的證據。楊文英說:“我們的處方很干凈。病歷是最客觀的,大家都看得到。只要我做主任的行得正了,下邊的醫生自然也就很干凈;颊咧g會互相交換情報,誰好誰不好問患者就知道!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上身微微前傾,目光柔和專注地注視對方,說話聲音細柔,說得最多的是“沒關系”、“不要緊的”,即使被患者家屬反復問重復的問題,仍是一樣耐心回答,楊文英說,耐心的溝通可以讓不信任變成信任。身為資深內分泌專家的她,同時也是一名糖尿病患者,她最能以患者的感受去面對患者,教育患者,她希望患者都能跟她一樣,“控制好血糖,帶病健康地生活”。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