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5年10月26日 第68 往期回顧:

      陳汝福:向“癌癥之王”宣戰的斗士 

      這已是陳伯第四次住進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胰腺外科的病房,躺在病床上的陳伯由于剛手術完不久,還略顯虛弱,可在談起這個為自己主刀四次的醫生時,眼神中卻掩藏不住流露出的感激之情,“要不是他我可能不會再來做第四次手術,要不是他我可能連第四次手術的機會都沒了,他是我的恩人!边@個在陳伯口中的一聲聲“恩人”就是我們此次要了解的主人公——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副院長、膽胰外科主任陳汝福教授。

      熟知陳汝福院長,與其在胰腺癌等相關疾病上取得的斐然成績不無關聯,在全國大大小小的胰腺癌科普宣教會議中,你總能看到他的身影。這個被西方國家稱作為“癌中之王”的胰腺癌,由于其難以早期發現,手術復雜、難度系數高于其他外科術,是愈后效果最差的惡性腫瘤之一,也是讓許多外科專家最為“頭疼”的手術之一,而對自認喜歡挑戰“高難度動作”陳汝福卻樂在其中,其從醫之路也正由此進發,挑戰一個又一個險峰。

      一年300-400臺手術

      陳汝福:向“癌癥之王”宣戰的斗士

      十年基層醫院經歷,獲得“手術狂人”稱號

      上世紀70年代,醫生和教師因擁有“一技之長”而被認為是最熱門的行業,最出色的高考學子都因報考醫學院而自豪,陳汝福就是其中一員。不同于其他人,陳汝福對醫學的興趣,在小時候就流露無疑!拔矣浀7、8歲的小小年紀,我就喜歡跟著我們村里的‘赤腳醫生’,跟著他去各家各戶看病,小小的一個銀針就能治病,幾片藥就能病除,我那個時候就覺得太神奇了,太有成就感了!

      懷著這樣的成就感,1983年醫學專業大學本科畢業后的陳汝福被分配到山東老家的縣級醫院普外科,這一呆就是10年。十年間,讓一個小小的實習醫師變成了主任級別醫生,能力的積累讓他得以晉升到市級醫院擔任普外科負責人,更為特別的是,在當地意外地收獲了一個“特殊”的稱號——“手術狂人”。陳汝福教授回憶起在山東老家的這十年基層醫院經歷,感觸頗多,“縣級醫院雖然基礎不好,手術難度不大但是量很大,一個晚上4、5臺手術是很經常的,一年下來300到400臺手術是少不了的!

      大量的手術機會,極大的鍛煉了陳汝福教授的基本功和判斷力,“一個患者需不需要做手術,我能馬上做出判斷!可由于不需要對科研有要求,陳汝福教授慢慢的感覺到自己專業上的江郎才盡,“在縣級醫院什么疾病手術你都得做,普外、胸外、泌尿都要做,什么都“沾”,但卻不精!睘榱嗽卺t術的道路上走得更遠,有必要去為自己充充電了。

      當了十年醫生后決定“回歸”學校

      一次“巧合”成膽道外科近年來最有價值的發現之一

      在醫學專業上的越顯吃力,最有效的解決辦法就是深造,當時深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進修,一個是考研究生,本身自帶“挑戰因子”的陳汝福教授決定選擇第二條路,“但那個時候其實在縣市級醫院你要重新拿起書本是非常難的,學習的氛圍,競爭的壓力都不如大城市給予的多,所以自己選擇這條路也是和自己拼了!

      拼了的陳汝福教授,在1995年,如愿來到武漢同濟醫科大學碩博連讀繼續深造,師從外科泰斗裘法祖和膽胰外科大家鄒聲泉教授,也是在這里,陳汝福對胰腺癌以及胰腺相關疾病有了深入認識和了解。當時的胰腺癌研究在我國研究比較少,早期診斷低,患者預后差,手術難度大,醫生水平也普遍較低,國內與國外的差距更大,選擇胰腺作為研究方向算是很“大膽”!翱晌揖褪呛芟矚g挑戰性的東西,我很喜歡人家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去做”,陳汝福教授在回答為何選擇胰腺癌時這樣說道。

      就在陳汝福教授一門心思把精力放在胰腺癌上的時候,一個巨大地驚喜卻悄然而至,“在讀博士做課題期間,當時學生們都在研究病毒的實驗室里做實驗,我當時拿了很多膽管癌的標本,大家知道肝癌肝炎病毒有很大的聯系,那與肝緊連的膽管是否也與肝炎病毒有關呢?”一個小小的疑問,竟在國內外首先證實丙型肝炎病毒感染與肝門部膽管癌發生有關,其之后的研究成果被現代膽道外科創始人黃志強院士稱為膽道外科近年來最有價值的發現之一。

      據悉,該項成果部分內容已被研究生教材、5年制本科教材外科學采用。

      極力推廣胰腺癌手術規范指南

      “納米刀”治療胰腺癌讓患者多了一個選擇

      眾所周知,胰腺癌在消化道腫瘤中惡性程度最高,雖然僅占全身癌腫3%,但死亡數卻占6%,5年總生存率僅為1%-5%,預后極差、目前根治性手術切除是唯一有希望使胰腺癌患者獲得長期生存的方法,但是大于八成的患者卻在根治性切除后的1年內會復發,為減少復發率,近年來不少專家提出擴大胰腺切除范圍概念,即擴大淋巴結清掃范圍和聯合血管切除,可效果并不明顯!拔覀冋J為,術后胰周腹膜后神經組織內癌細胞殘留可能是胰腺癌復發及影響術后長期生存時間的重要原因!

      為此,陳汝福教授聯合全國十家醫院設計了一個多中心、大宗病例、前瞻性的臨床隨機對照研究,對400多例胰腺癌患者進行了標準whipple術聯合胰周后腹膜神經清掃對患者的影響,通過規范化、?苹氖中g,發現患者術后3年生存率提高了15%,為胰腺癌手術治療方法提供了新的術式。

      此外,胰腺癌的治療在方式上又多了一項選擇,在陳汝福教授的領導下,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在華南地區率先使用“胰腺癌的納米刀治療”,據陳汝福教授介紹,“納米刀”是一項革命性的腫瘤治療技術,1個月前剛剛獲批進入我國,用于“軟組織腫瘤消融”。其基本原理是消融探針釋放微秒級高壓脈沖,擊破腫瘤細胞膜,形成納米級不可逆電穿孔,導致靶細胞即癌細胞凋亡!八軞⑺滥[瘤細胞的同時,不破壞血管、神經、膽管、骨骼,因此特別適用于伴有血管侵犯而無法達到切緣陰性的胰腺癌!

      “我喜歡挑戰高難度的東西”

      當好醫生先要學會做好人

      由于胰腺癌的“特殊性”,想做出成績很難,許多專家因此也并不熱衷,可陳汝福教授卻在其30年的從醫生涯中,在胰腺癌這塊難啃的“骨頭”上,做出一個又一個漂亮的成績,談及原因?“不怕吃苦”被他多次提及,“這些新的東西的出現,考的是自己長期的積累和學習的過程,出現問題怎么改變這些問題,需要一個醫生反復思考。我最喜歡的就是去思考,在一個就是必須耐得住苦!

      經過多年的努力,2009年廣東省最早的胰腺?崎T診在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成立,2015年開設胰腺外科?,并成為國家臨床重點學科普通外科的重要組成部分,?脐犖槌蓡T日趨擴大,慕名前來就診的患者也越來越多,對于這樣的形勢,陳汝福教授卻更為小心謹慎,深知好醫生的頭銜有多重要,“我常告訴學生,做一個好醫生,你一定要從患者的角度出發,去思考他要面對的疑問與擔憂,不單單是醫生,還要做一個‘好’人正派、要陽光、團結!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這已是陳伯第四次住進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胰腺外科的病房,躺在病床上的陳伯由于剛手術完不久,還略顯虛弱,可在談起這個為自己主刀四次的醫生時,眼神中卻掩藏不住流露出的感激之情,“要不是他我可能不會再來做第四次手術,要不是他我可能連第四次手術的機會都沒了,他是我的恩人!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