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馮利:將中醫治腫瘤推向國際!

       

      早上7點30,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已經人頭攢動,穿過人流,來到特需門診的第一間會診室,上面寫著——馮利。

      作為著名中醫、中西醫結合腫瘤治療專家、中醫腫瘤重點?、中西醫結合臨床重點學科學術帶頭人,馮利主任醫師的門診一號難求,診室外常出現這種景象,左手行李箱、右手折疊凳,伸長了脖子觀望著診室的風吹草動。

      來自河北張家口的何女士告訴39健康網,她是慕名而來,但馮醫生的門診已經掛到6月,她這次只是來排隊試試運氣,希望能加上號。

      為患者考慮的好醫生

      病人:“醫生,您給我看看,我這是不是不行了啊,我走投無路了!

      醫生:“老太太,您別著急,我給您仔細看看!

      病人:“馮醫生,你這號太難掛了,能給我加個號嗎?”

      醫生:“行,我盡量給你加上!

      病人家屬在醫生耳邊小聲說:“我們沒告訴我爸他是這病,馮醫生,您別說漏嘴!

      醫生:“老爺子,好著呢,別擔心,我給您開幾副中藥調調!

      ······

      這個帶著一絲京腔,語氣溫和的醫生就是馮利主任醫師,擅長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及并發癥,擅長利用中醫藥對放化療減毒增效。

      每次,診室門一打開,大家就朝里面“眺望”,總有人焦急地問排到幾號了?還能加號嗎?在擁擠和嘈雜的人群中,角落有位女士格外顯眼,她不擠動,不玩手機,也不發一言,悠閑從容地坐在折疊椅上。

      這位女士姓張,北京本地人,在4年前查出卵巢癌,經過化療后,一直失眠、便秘,身體虛弱,這種狀態持續了一年多,偶然在電視上看了馮利主任醫師的節目,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來看病,回家吃了馮醫生的藥后,才第一天就睡著了,便秘也好了,后來就決定吃中藥來調理身體,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好,弊端就是熬中藥比較麻煩。

      張女士解釋道:“我這么淡定是因為我知道馮醫生看病挺認真的,所以輪到我還早呢,這不,我每次都帶著椅子來了,等時間差不多了,我再過去診室門口!

      會診室門縫一開一合之間,病人或焦急或悲喜,而馮利始終定格椅子上,或嚴肅或鼓勵,在門打開的第40下,時間接近下午一點,病人抱歉地說道:“不好意思醫生,我加號害你到現在還沒吃飯,沒辦法,我得投奔你······”

      馮醫生的一句“沒事,先看再說”,立馬安撫了她的歉意。

      “有時治愈,常常幫助,總是安慰”似乎在精準地描述他。

      看完最后一個病人,馮醫生脫下眼鏡揉揉太陽穴,在椅子上伸個懶腰,轉頭對我們說:“咱走快點走,也許今天還能趕上食堂的飯!

      跟了馮利一年多的助理醫師馬登岳告訴39健康網,食堂一點關門,一年的時間里,大概有半年趕不上食堂的飯,只能叫外賣解決,醫生的生活方式也不健康。

      馮利主任醫師一年的門診量近1萬人次,百分之八十是外地人士,新疆、甘肅、云南等地不足為奇,更有從美國、歐洲慕名遠來問診之人。

      馮利為患者建立微信群、公眾號,患者后期有任何疑問,他的團隊都會在群里為他們解答,讓遠途患者不用為了小問題來回奔波,通過微信公眾號,定期為患者發送新的腫瘤治療方法以及正確的健康知識信息。

      除了會診,馮利主任醫師還有科研、教學等任務,有限時間和無限病人之間的矛盾,讓他感到力不從心,每次想到患者都是千里迢迢而來,想盡力多看些病人,?吹较挛绲拈T診都開始了,自己一口飯也沒吃過,還是看不完當天的病人,他只能盡量看,也不能保證每一個遠道而來的病人都能加上號看上病,希望病人能理解醫生的不易。

      當天的最后一個病人得知我此次前來是為了采訪馮醫生,跑過來在我耳邊偷偷跟我說:“馮醫生是個好人,你多寫點! 緊接著,對我笑著離開了房間。

      “作為一個醫生,醫德和醫術都很重要,只有兩者都應兼具了,才能做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醫生! 馮利如是說。

      精湛醫術是怎樣煉成的?

      遇見仿佛是一種神奇的安排,它在為人生的一切開始埋伏筆。

      馮利與中醫的遇見從出身就開始了,出身中醫世家的他,祖輩都是從事中醫,高中畢業后,想過學其他專業,結果,剛好被中醫院校錄取,注定踏上中醫之路。

      大學畢業,經過8年臨床工作,深感中醫的博大精深,在而立之年來臨前,選擇繼續讀研深造,再次歷經“8年抗戰”,從碩士、博士直接念到了博士后,主要鉆研腫瘤,師從我國著名中醫腫瘤專家樸炳奎教授。

      這一切的遇見塑造了馮利醫生,就像冷遇見暖有了雨,春遇見冬有了歲月,馮利醫生遇見“腫瘤”,發明了“平衡阻斷”療法。

      “人得了腫瘤,從西醫的角度來說叫免疫失衡,從中醫來說,叫陰陽失衡,人要避開疾病,就得保持平衡,其次,得了腫瘤以后,癌細胞容易轉移,這時,需要阻斷它的轉移,我將這種療法稱為平衡阻斷療法!瘪T利主任醫師解釋道,這種療法包含多種豐富的中西醫治療手段,但最關鍵的是根據不同的病情,進行有效的選用和組合。

      30多歲的白女士是一名在京務工人員,突然暈倒后,查出是多發骨轉移,造成血小板降低,正常人的血小板數值是10萬~30萬之間,她已低至2萬。醫生估計生存時間已經不會太長,建議回家治療。

      患者一心想留在北京做最后的努力,經醫生介紹,找到馮利主任醫師,在治療當中,每天需要輸入大量血液才能正常維持身體各項指標,屋漏偏逢連夜雨,剛好又遇上北京供血緊張。

      馮主任想出一個治療方法,一邊輸血,一邊用中藥提高免疫力,同時,小劑量地用一些化療藥,還有可能起死回生。

      家屬拿著這個方法咨詢了其他醫院的專家,專家都認為血小板含量太低,不適宜用小劑量的化療藥。

      馮主任醫師解釋道,一般在血小板低的情況下,確實不適宜用化療藥,但這個化療藥并不是為了去治愈腫瘤,主要目地是為了解除腫瘤細胞對骨細胞的抑制,恢復患者的造血功能,這個過程需要中西藥結合。

      家屬最終同意了這個方案,在用化療藥的第14天,血終于被止住,血小板數值得到回升,最后恢復到了正常數值,后期采用中藥維護的治療策略,改善了患者癥狀,提高生活質量,最終,將患者的生命延續了3年。

      在同事眼中,馮利主任總能制造一個個奇跡,他說道:“腫瘤是一門復雜的學科,不同的病種,不同的發病階段,需要治療的方法自然不同,像剛提到的案例,在面臨絕境的治療中,不能太過于墨守成規!

      今天的得心應手,都是得益于多年的行醫經驗和學術研究,馮利在碩士博士期間,曾經在內科、消化科、婦科、心血管科等不同專業進修學習,這些經歷讓他在中醫治療腫瘤這方面有了更全面的視角。

      “各個系統都會得腫瘤,比如,涉及消化系統的腫瘤,就要對消化系統熟悉,涉及血液的腫瘤,就要對血液系統熟悉,之前的進修經歷對我治療腫瘤很有益處!瘪T利主任說,只有對腫瘤有了全面的了解,才能為患者選擇一個合適的方法治療。

      中醫治腫瘤,未來可期

      以前,很多人對中醫治腫瘤的認識不全,尤其是網上有時會出現,中醫治療腫瘤耽誤最佳治療時期而死亡的新聞,這讓一些人對中醫治療腫瘤存在偏見。

      “我也看過這些網絡新聞,比如,23歲的女演員淋巴瘤死亡歸咎于傳統針灸、拔罐、放血療法。這個主治醫生肯定不熟悉腫瘤,淋巴瘤首選化療,每種治療方法都有它的適應癥,所以,不是中醫治療腫瘤不對,是他選擇的方法不對!瘪T利主任說。

      治療腫瘤需要多學科綜合治療,單純依賴于手術、化療或者中醫都不行,腫瘤臨床表現千奇百怪,所有的腫瘤不可能通過一個簡單的治療方法或藥物治愈。

      中醫治腫瘤的優勢在于,首先,在疾病發生的早期,中醫能有效地防范腫瘤的發生發展,比如未病先防。

      其次,中醫治療腫瘤的優勢還包括多個方面,如可以提高手術成功率,減少并發癥;配合放化療,減毒增效;改善機體內環境,調整免疫;當腫瘤患者已接受手術或放、化療緩解后,運用中藥防止其復發或轉移等。

      對于晚期癌癥患者,通過中藥的調理在一定程度上可減輕病人的痛苦、延長生存時間,如果早期患者及早接受中醫藥治療,常常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現在隨著對中醫藥認識的不斷深入,中醫在治療各種慢性病、重大疾病、疾病康復中的作用凸顯,人們對中醫治療腫瘤的觀念開始改變。

      加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的頒布,為中醫治腫瘤提供了良好的環境。

      過去,我國的經方不能像日本一樣制成藥食兩用的制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制定以后,我國有關部門正在制定可以在市場上流通的藥食兩用的經方的相關規范。

      在一片叫好之時,馮利主任發現,放眼國際,全球研究中醫經方治療腫瘤的學術組織還是空白,不利于經驗交流。

      因此,在馮利主任的倡導下,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腫瘤經方治療研究專業委員會成立,委員會研究的主要方向集中在應用傳統經方治療腫瘤,為腫瘤治療提供最佳的中醫藥方案。

      2017 年,馮利主任帶領的中醫科與美國耶魯大學共同合作的項目(中醫經方“黃芩湯”的肝癌II期臨床研究)已申請到國家重大專項課題,并申請美國FDA的認證,目前進展順利,該項目一旦獲得美國FDA的批準,意味著中醫向全世界的推廣將不再局限于民間,而是得到了世界醫學界的認可,這也是中醫經方走向世界的通行證。

      除了與學校合作,與美國哈佛醫學院腫瘤醫院的合作也已經正式啟動開始。

      截止目前為止,馮利主任帶領的團隊已經獲得了兩項治療腫瘤骨轉移的新藥發明專利,口服藥《益腎骨康方》和外用的《骨痛貼》。

      “只有原創的,才是世界的,希望在我們的努力下,產生更多原創成果!”馮利主任如是說。

      當問道,對中醫的未來是否充滿信心時。

      馮利主任干凈利落地回答:“非常有,中醫不止有我,是我們!

      除了醫生,馮利還是博士研究生導師,推廣中醫藥,培養優秀的中醫藥人才也是馮利主任的目標。

      馮利主任的博士后導師樸炳奎教授,在40歲的年紀去日本留學,70歲時,每天還在兜里揣著小卡片背單詞,80歲還在出門診,樸炳奎教授用實際行動向學生上了深刻的一刻,學習要孜孜不倦。

      這樣的精神,也被馮利主任所繼承,他隨身帶著《傷寒論》等中醫經典書籍,在開會、出差間隙、睡覺前不斷地翻閱與思考,并表示要向樸炳奎教授一樣,活到老學到老,做中醫治療腫瘤的傳承和創新者。

      馮利主任研究中醫30余載,對它的熱愛與日俱增,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立志一生耕耘中醫藥事業,只愿為腫瘤防治提供中國智慧、中國方案。

      以身作則就是最好的教育,馮利主任笑著說道:“我的學生們都很優秀!思維很活躍,我們在互相學習,共同成長,讓中醫在治療腫瘤方面發揮更多的作用,讓中醫走向國際!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魯海燕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