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5年5月27日 第66 往期回顧:

      葛鳳麟:別把我說得那么傳奇 

      “如果沒有葛主任,我的腿估計已經廢了!睆那嗪淼耐趺簦ɑ┻@樣說道。

      她口中的葛主任,正是本期《仁心》的采訪對象,北京世紀壇醫院中醫骨傷科主任、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葛氏捏筋拍打療法”的代表性傳承人葛鳳麟。

      在她眼里,葛鳳麟像是恩人,而不僅是一個醫生。

      葛鳳麟:別把我說得那么傳奇

      恩人

      “骨”事奇跡!“壞死”的股骨頭不用換了

      梳著齊耳短發的王敏,在治療室里并不顯眼。

      戴著眼鏡,圍著橘色的圍巾,看起來微胖,靜靜地坐在靠窗的位置等著治療。有人搶著做治療,她也不生氣,就在旁邊坐著等著,遇到一些年紀大的人下治療床不方便,她還會上去扶一把。

      誰也看不出,這個輕聲細語的女子,這些年一直被股骨頭的問題所困擾,連拎個水杯稍微走幾步都受不了。

      王敏告訴39健康網,她從十幾歲開始就被骨頭的問題困擾。由于從小就患有類風濕關節炎,必須長期服用激素和非甾體類藥物,這導致她的身體急劇發胖,腫脹。

      “以前年輕,疼還能忍著點,現在進入更年期了,可能有點骨質疏松,腿疼的越來越厲害。每天晚上疼得睡不著!

      這幾年,她一直到處求醫,青海本地的醫院看過,北京的醫院也看過,醫生幾乎清一色地告訴她是股骨頭壞死,“要我換股骨頭!

      家人看她疼得太難受,都給她做工作,讓她同意手術,但她還是不想做,“從內心底希望能用原裝的還是用原裝的!

      四年前,她從電視上看到葛鳳麟主任的節目,心中抱著一線希望想通過中醫來看看,當時她的腿已經疼的抬不起來,“因為沒法走路,我整天都在家里呆著,特別痛苦!

      等啊等,終于掛上了號。她和老公立刻帶著病歷資料來到北京。

      “葛大夫看了拍的片子之后,告訴我這個不是股骨頭壞死,不需要做手術,”王敏慢慢地說,“第一天葛主任給我做了治療后,疼的狀況好了很多!

      “那天我老公租了一個輪椅,帶我去鳥巢,推著我轉,那是我這幾年第一次在外面轉!闭f著說著,王敏紅了眼眶。

      那一次,在北京治療了三天以后,王敏的狀況好了不少。這一次,和以前一樣還是疼,王敏沒猶豫,直奔葛鳳麟來了北京。

      “我們在網上預約了三個月,一有號,我們就來了!

      “可以找葛主任加號呀?”我問道。

      “葛主任也是人呀……我們還是排了,反正疼了那么長時間,我能忍!

      絕技

      功夫范!72脈位和葛氏“神拍”

      葛式捏筋拍打療法最初緣于中國古老的經書——《易筋經》,是一種根據“導引按蹺”之術與武術的“點穴法”相結合演進的一種獨特的療法。

      葛鳳麟的父親葛長海,是葛氏捏筋拍打法作為第三代傳人。在時任鐵道部長的呂正操上將的關懷下奉調進京,入鐵道部北京鐵路總醫院(北京世紀壇醫院前身)中醫骨科擔任主任,在此期間葛長海使“葛氏捏筋拍打療法”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論和技術手法,并在中醫骨傷界自成一派。

      少年葛鳳麟從東北老家到北京來看望父親,閑來沒事,他就模仿父親的手法練習基本功,逐漸掌握了這門技藝。

      初中畢業后,葛鳳麟去了部隊當兵。部隊生活對他的影響挺大,如今已近花甲之年的葛鳳麟,依然身形筆直,站如鐘立如松。復員后,他也進入了父親所在的醫院,繼續學習祖傳的手藝。

      沒有受過醫學專業訓練的他,在醫院里自學了解剖學、神經病學等醫學基礎!氨绕鸷芏辔麽t專業出身的,我自學得比他們可能還好!备瘌P麟自豪的說。

      如果說,六脈神劍和凌波微步是段譽的獨門妙招,那么在葛氏捏筋拍打療法里,脈位和神拍就是葛鳳麟的殺手锏。

      葛鳳麟告訴39健康網,脈位是葛氏獨創的理論,與傳統的穴位不盡相同,“穴位是一個點,脈位是一條線,有點類似西醫所說的神經!

      在葛氏理論中,共有72個脈位,分布于人體不同部位,其功能各不相同。葛鳳麟在電視節目中介紹脈位時,曾經拿脈位中“頸后上脈、頸后中脈、頸后下脈”與傳統穴位“風池”相類比,以顯示不同。

      為了讓患者更方便的進行拍打療法,他于上世紀八十年代發明了一種健身拍,健身拍以鋼絲圈和醫用脫脂棉構成,帶上布套,普通人也能用來健身敲打,且著力均勻。

      不少患者在經過他的捏筋拍打治療后,就急吼吼的去找護士,想買一只“神拍”回家自己試試。

      療效

      千里求醫當天回只因他一治見效

      跟隨葛主任出診當天,編輯發現,從外地趕來專程找葛鳳麟的人不在少數。由于葛氏手法對于骨科疾病效果顯著,不少人當天治療后,就趕回老家了。

      排在當天門診第二號的林奶奶,就是這樣一位。

      坐在治療室門口的林奶奶,看起來有些疲憊,但是打扮的很整齊,頭發梳的服服帖帖,如果不是她自己報出年紀,誰也猜不到她已經77歲了。

      一開口,就是軟綿綿的南方口音:“我們是從江蘇南通坐飛機來的哎!彼f,她和老伴夜里12點半,就拿著鋪蓋在醫院大廳里等掛號了。

      兩年前,林奶奶患上胸椎凸出,在當地找了不少醫院看,但由于年紀太大,醫院都不敢給她治療,只讓她在家休息。休息了一段時間也沒好,正好在電視上看到葛主任的節目,老兩口一琢磨,就打“飛的”來北京看病。治療完,當天就回南通了。

      這幾年一直都好好的,直到前陣子,老人家抱外孫女時間抱長了,老毛病又犯了。

      這下,老兩口一點也沒猶豫,直接就來北京了。她的老伴告訴我,“我們就住在醫院旁邊的酒店的,專門等(掛上)葛主任的號!

      很快就到林奶奶治療,治療完,她跟葛鳳麟道了一聲謝,說要回去南通。葛鳳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就送她們離開了。

      當天,不少患者都是這樣,治一次,好了,就不再來。

      談話間,一位穿著時髦的女患者從外面過來,還沒進門,就開始大聲訴說起病情,“葛大夫,我在你徒弟那邊看,他說我不配合治療,叫我來找你。還說,師傅可不管你痛不痛呢!闭f完,她自己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葛鳳麟讓她等了會,把手頭的病人治療完之后,過來問她怎么回事。

      “就是肩膀特別酸,脖子也酸疼酸疼的!

      女患者的丈夫在旁邊插話說,“大夫,她天天玩手機、電腦,低頭看連續劇,讓她不玩,非玩!”

      葛鳳麟仔細觸診,作出診斷是肩周炎和筋膜炎。

      一開始以手法治療,松肌肉、揉患處、按脈位,一個將肩膀的突然向上提拉,把女患者痛得叫了出來。葛鳳麟果然如徒弟所說,并沒有管她痛不痛,依然繼續治療。

      十幾分鐘后,治療結束,他用“神拍”有節奏地拍了一會女患者的肩背處,說:“你現在試試,胳膊動動!

      女患者又痛又怕,勉強動了下胳膊,不痛,才開始大幅度動起來,“哎喲,好多了!輕省了!”

      王敏在旁邊低聲的和編輯討論,“很神奇吧?”

      不過葛鳳麟告訴編輯,盡管葛氏捏筋拍打法效果顯著,但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適用,“我們是骨科,只看骨科的病,并不是所有的病都能管!

      矛盾

      后繼無人?海歸少俠轉行做傳人

      終于輪到王敏做治療,她和葛鳳麟寒暄了幾句,“主任,你上星期出國了嗎?”

      葛鳳麟笑,“沒有啊!

      “那我上星期掛了20、21、22,都說沒你的號……我猜你出國了!

      旁邊一個在做治療的大媽插嘴,“葛主任是去上節目了!我看到了,北京衛視!

      葛鳳麟有點不好意思的揉揉頭,“是嗎?!我這日程,全國人民都知道了!”隨即跟大家解釋,“最近太累了,上周休了一周假,所以停了一個星期門診!

      治療室里的大家聽完都露出特別理解的神情,七嘴八舌的開始說,“葛主任太累了,是該好好休息了!”

      其實,對于這個行業的累,葛鳳麟自己心中深有體會。偶爾他也對自己的行當,也會發發牢騷,“干我們這行太累了”。

      2012年5月,他在微博上這樣寫道:“患者真多!圍在診室外一層又一層,暈!要是我再年輕幾歲體力再好些,我一定都給他們診治,但現在真有點力不從心了。知道他們大老遠來的很不容易,但我只能是美好愿望了;ハ嗬斫獍伞。

      由于身體原因,他的正骨治療室的大門上貼上了限號通知——每天8點前,只給加10個號。但一般葛鳳麟做不到只加10個號。

      實習生小劉在治療室里幫葛鳳麟打下手,掛號加號的事也是他在負責,他告訴編輯,每天早上門診平均都有三十多個病人,加號加完了得四十多號,“師傅太累了!

      葛氏捏筋拍打,其基礎就是中醫的傳統手法按揉,這些除了需要技巧,更多的是力道。單個病患可能感覺不出累,但是一早上三四十個病人,每個十五分鐘,累積下來勞累程度可想而知。

      也是如此,他一開始并沒有做子承父業的打算,而是選擇將兒子葛少俠送往國外求學。

      葛鳳麟是“葛式捏筋拍打法”的第四代傳人,家傳技藝是傳男不傳女,葛鳳麟的二弟在日本生的是女兒,三弟的兒子在天津美院學畫畫,姐姐的兒子曾經學的是骨傷科,但陰差陽錯做起了腫瘤科大夫,下一代無人接班。

      曾有媒體采訪他,說到接班的事情他其實挺著急的,“如果哪天我不在了,那我葛家這門技藝可就斷了!

      為了讓老葛家的這項手藝能繼續下去,他動起了兒子葛少俠的主意。葛少俠大學在新加坡讀,專業是生物,與醫學沾點邊,回國之后在事業單位上班。但為了后繼有人,葛鳳麟做足葛少俠的工作,最終辭掉事業單位工作,來到世紀壇醫院學起了捏筋拍打法。

      但由于兒子并不是學醫的,一切都得從頭學,幾年之后考取“師承”,才有資格行醫。提起這個葛鳳麟臉上還是露出了擔憂的表情。

      “當初是什么促使您學醫的?”在他做治療時,我見縫插針的問了一句。

      他邊給病人治療,邊直率地說道:“沒什么,就是混口飯吃。別把我說得那么傳奇!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如果沒有葛主任,我的腿估計已經廢了!睆那嗪淼耐趺簦ɑ┻@樣說道。她口中的葛主任,正是本期《仁心》的采訪對象,北京世紀壇醫院中醫骨傷科主任、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葛氏捏筋拍打療法”的代表性傳承人葛鳳麟。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