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走近“鎮院之寶”顧有守

       

      坐在辦公室一隅,窗外的陽光透過玻璃灑落一地,白發蒼蒼的顧有守教授正靜靜的翻閱著手中的《皮膚科常見藥物不良反應速查》一書,看得累了摘下老花鏡,不經意一瞥,掛在墻上那張拍攝于1960年的斑駁黑白照片,滿眼都是自己22歲的影子……

      從老師“搖身一變”成醫生,命運的“華麗轉身”

      回到1955年,中國處于工業化改革的浪潮中,“理工科專業”理所當然成為了眾多高考生們的第一選擇,出生在江蘇無錫的高考生顧有守卻有著自己的打算,“我對醫學更感興趣,未來更想當一名醫生,于是我瞞著家人偷偷的報考了醫農科!

      18萬的高考生,顧有守最終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全國僅有的兩所重點大學醫學院之—的上海第一醫學院,64年過去,即使到現在顧有守談到初進大學的那一天,所有的情節依然歷歷在目,“嶄新的琉璃瓦,像皇宮似的教學樓,第一次體會到天之驕子的優越感!

      5年的大學生涯充實但又轉瞬即逝,“那時候的大學生,個個都是香餑餑,畢業后個人無需為工作操心,重點大學的學生由高級教育部分配,卻同樣失去了自主權,屬于‘一個蘿卜一個坑”顧有守回憶道。

      1960年,組織上想要在北京重新恢復中國醫科大學,因此上海第一醫學院的同屆畢業生們早早就被預定統一分配到該校,如無意外,這100號人下半輩子就將成為育人子弟的高校老師,對于一心想要成為醫生的顧有守來說失望之余卻又不得不服從,當顧有守收拾好心態準備赴京當老師時,命運的轉折點悄然出現,1960年國家經濟遇到困難,原要擴張的中國醫科大學決定收攏編制,不再需要這么多老師,剩下的將分配到下屬的各個醫院和研究所。

      就這樣兜兜轉轉,顧有守去到了中國醫學科學院皮膚性病研究所,最終成為了一個皮膚科的醫生。

      幾經沉浮的59年醫生生涯,依舊未完待續

      回憶起當時的行醫經歷,“剛出茅廬”的顧有守只記得每天都有看不完的病人,全國各地的疑難雜癥的皮膚病患者烏壓壓的都往北京跑,“一天下來就中午半小時吃頓飯的時間,其余都在忙著看病人!

      其實那時的中國皮膚病醫生的水平很有限,有些疾病連醫生都是第一次見到,“怎么辦?我們就是白天看完病人,晚上回家自己查文獻一個個去對比,第二天再到病人身上進行驗證!鳖櫽惺卣f道,由于皮膚病并不立即致命,多了些容許犯錯的余地,就這樣顧有守成為了中國第一個報道遲發性皮膚卟啉癥、高丙球蛋白血癥性紫癜、嗜酸性蜂窩織炎、POEMS綜合征……的皮膚科醫生。

      但在顧有守的心中卻仍有一個小小的疙瘩,1960年后的中國正值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達到轟轟烈烈高潮,這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人口大遷移不僅改變了一代人的命運,也給那一代人帶來了不少的遺憾,“我去過大西北、河北平原、云南邊疆當農民,當工人,30-40歲正好是一個醫生有了經驗,有了精力,最能奮力一搏的時間,我卻都奔波在社會大環境的洪流中,沉沉浮浮度過了,等到安定后,人也已到中年!

      皮膚科上的“全能醫生”, “行走著的百科全書”

      不甘心帶著這樣的遺憾,54歲的顧有守毅然決然的辭去中國醫學科學院皮膚病醫院院長一職,重新回到臨床一線,“明明已經上到行政崗位有更好的待遇,可他還是想靜下心來幫患者好好看病!焙退彩16年的南方醫科大學皮膚病醫院皮膚科吳鐵強教授敬佩的說道。

      或許正是這樣的執著孜孜不倦、刻苦鉆研,2007年顧有守教授獲得了中國醫師協會皮膚科分會杰出貢獻獎,2008年獲得國家人事部和衛生部頒發的全國衛生系統先進個人獎,59年醫生生涯中在國內外雜志發表了論文100余篇,論著10余部。

      談到這些榮譽時,顧有守并沒有多大的關心,“我啊,現在只要看好自己的病人,帶好自己的學生就很滿足了!”

      為了“看好”病人,只要體力允許,他總是會主動給患者加號,“許多患者找到我,往往是長期在外院治療診斷不明或效果不佳,只要我力所能及,總是希望能幫上他們!蹦呐略谌珡V州因超強臺風拉起停工、停產、停課的“三!鳖A警時,他仍準時出現在診室。

      來自梅州的老鐘最有發言權,當年他全身起紅疹,瘙癢難耐,輾轉看了廣州十幾家大醫院皮膚科,花了幾萬元,都沒有效果,找到顧有守看病,才知道此前被誤診了,患的并非濕疹,而是一種罕見的皮囊炎。他住院半個月,吃了一種“消炎痛”的老藥,一瓶才1.3元,很快就治好了。

      為了“帶好”學生,他自費訂購了多份國內外醫學相關雜志,確保對所有皮膚疾病的前因后果、來龍去脈都牢記于心、信手拈來,面對學生各種疑難問題,在說出答案的同時,甚至準確地說出文獻出處,堪稱“行走著的百科全書”。

      梁云生醫生是最直接的“受益者”,一旦門診遇到疑難雜癥,顧教授總會第一時間叫上學生到旁觀摩學習,針對具體病例給我們講授疾病特點及治療方案,讓我們對這類少見病有更直觀更深刻的理解。

      時間一晃接近60年,已經成為“鎮院之寶”的顧有守依然保持這一周兩次門診,一次查房的頻率,掛在墻上的那種照片中的同學們,有的已經安享晚年,有的扎根國外,而他依然保持這旺盛的精力 “我感覺現在還能上班是幸福的,只要身體允許,我就還會繼續工作”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王慧明

      通訊員:丁樂平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