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何靜杰:神經康復領域的堅守者

       

      “我和我老伴月底就要回河南安陽了!辈〈才誀C著卷發的這位中年女士一邊扇著扇子一邊笑著說,“真是太開心,我老伴4月份來的時候還是躺著來的,回去的時候都可以扶著走了!

      話音剛完,她的老伴拄著拐杖剛從康復室下課回來,來到病房前,他推開了攙扶著的兒子,嘗試獨自倚著拐杖一點點往前挪,從門口走到病床不到三米的地方大概挪了3分鐘,轉身、松拐杖,坐下,完成最后一個動作,在場的人都忍不住鼓起掌來,像極了紅軍長征走完了兩萬五千里的喜悅。

      剛入院的隔壁床病人家屬林女士看到這幕,想到連翻身都沒法翻的丈夫,流露出羨慕的語氣:“我愛人以后要是能恢復成這樣,我就知足了!

      卷發女士停下了扇風的右手,碰了一下左手掌心,做出一個鼓勵的動作!拔覀円彩且驗槟X出血進來的,剛來的時候,情況跟你差不多。好好聽醫生的話,你愛人一定能重新站起來的!”

      她們口中的這位何大夫就是中國康復研究中心神經康復科的主任醫師、副教授何靜杰,從事神經康復臨床工作30余年,是聞名全國的神經康復科專家。迄今為止,治療了來自全國各地乃至國外的患者、殘疾人上萬人,給無數家庭帶來重新站起來的希望。

      如今,我國頂尖康復中心的醫療水平與發達國家差異不大,而早在30年前,我國的該領域還處在空白期,正是有何醫生她們這些開拓者,才把中國的康復事業給一點點開辟出來、發展起來。

      四渡日本取“康復經”

      古有鑒真東渡日本帶去中國佛法,影響了日本日后的醫學發展。

      今有何靜杰醫生四次東渡取來日本“康復經”,開啟中國的康復醫學之旅。

      提到為何要多次前往日本進修學習,何醫生表示,這要從1988年的夏天說起來。那一年,剛從白求恩醫科大學畢業的自己被分配到中國康復研究中心,這是中國最早開展康復的醫院,她迫不及待地想投身工作之中。

      當吉林開往北京的火車轟隆轟隆轉動著車輪時,她的心撲通撲通壓抑著激情,距離越近,越是難以抑制。

      然而10多小時后到醫院報到時,眼前的環境打破了一切幻影,怎么和想象中的首都大醫院不一樣,沒有高樓大廈,沒有車水馬龍,迎接自己的是還在修建的醫院,是15樓沒有通電梯的宿舍,瞭望窗外,視野所達之處盡是荒涼的村莊和農田,走出室內,酷熱難耐的悶熱夏天壓得讓人喘不過氣······

      “環境不好還可以克服,最困難的是,此前國內從未有過系統的康復研究醫學,我們既沒有任何經驗借鑒、也沒有老師,重重困難擺在面前!焙吾t生說。

      中國的康復處于起點,與我國只有一海之隔的日本已經發展了20余年的康復研究。這時候,選擇自我摸索還是借鑒先進?

      何醫生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憑借著流利的日語,1991年,她第一次到日本研修學習,一去就是半年,把日本先進的康復手段、康復流程、康復模式帶回了國內。

      學醫是一個一生都在學習的職業,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尤其是開辟一個新學科,更是任重道遠。

      年輕時,出國學習雖辛苦,但很愿意出去。等有了家庭、孩子,選擇外出學習要飽受思念折磨,從個人的角度出發,真是不愿意出去,但工作中總能遇到國內康復醫學水平不能很好地解決的問題,這逼迫她一次次強忍著與家人分別的痛苦選擇出國學習,最長一次學習整整長達一年。

      與此同時,與何醫生同批分來該院工作的同學們,都陸續離開了康復中心,有的出國工作,享受高薪,有的下海掙錢,賺得盆滿缽盈。離去的同學多次勸她離開康復中心,在誘惑面前,因為一份喜愛,她選擇了堅守。

      正是這份數十年如一日的堅守,讓無數行動不便的人站了起來,有尊嚴地活著。

      “每當看到病人站著離開醫院,那種成就感是極大的精神享受,我覺得這比賺多少錢都更有意義!

      患者的健康就是支撐她30多年來辛苦工作并樂在其中的精神支柱。

      患者心目中的好醫生

      早上9:30,患者王?吹胶吾t生走到病房門口,趕緊伸出顫抖的雙手往高處舉,自動垂下后又強撐著往上舉,只見他的雙手上上下下,臉上表情想要放松,腮幫子的咬肌看得出他在咬著牙使勁。王海老婆在一旁笑,“看到醫生來,就想表現成果!

      這床的王海是新收的病人,在其他醫院的ICU躺了30多天后轉入中國康復研究中心的監護室,待病情穩定后,又從監護室轉到了普通病房。

      剛來時,他的手腳已經還不能動,看到這些變化,王海媳婦感到很開心,并對康復充滿了信心。

      何醫生語氣溫柔,半彎著腰對王海說“今天感覺怎么樣呀?”然后開始進行詳細的查體,只見她用嫻熟的動作輕輕遮蓋住王海眼睛,讓患者用左手食指指自己的鼻尖。

      王海一會指到了嘴巴,一會指到鼻唇溝,最后劃到鼻尖上。

      “你真是太棒了”,何醫生豎出了大拇指,“來,咱們再來右手試試!

      ······

      整個查體的過程詳細又全面,耗時一個小時,查體后接著討論治療方案,又花了一個小時,連患者家屬都常常被她們的認真敬業所打動。

      王海媳婦對39健康網表示:“何醫生是那種醫術高卻還特別特別溫柔、客氣的醫生,她對病人很耐心,你有什么問題,她都一樣一樣地回答你,也不閑你煩,和她說話的時候,整個人焦急浮躁的心情都會被她的溫柔所化解,大家都特別喜歡她!

      患者之所以稱她為好醫生,不僅醫術精湛,她還承擔了很多造;颊叩墓ぷ。

      工作之余,何醫生為盲人音像出版社進行錄音錄課,講述康復方面的有關知識?紤]到他們看不到,或看不清楚,只能通過聲音,來理解講課的全部內容,所以她錄內容時簡單、明了,更加突出重點內容。

      她主編了《腦血管病的康復》、《神經康復學》及《神經康復病歷50例》,參與編寫中國中西部地區康復人才培養項目系列教材《綜合康復學》及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十三五”規劃教材等。

      何醫生平時還利用休息時間到基層貧困地區義診、扶貧,并給基層醫院普及基礎知識,傳授康復方面的基本康復評定的康復治療以及國內外康復指南等。

      同時承擔了國家財政部及中心多項神經康復方面的課題研究工作,通過研究,不斷創新治療方法。

      在何醫生主任身上總是有著無限可能,而每一種可能都緊緊圍繞著患者。

      醫生眼中的好老師

      從安徽中醫院前來進修的羅醫生跟著何醫生走入PT訓練室查看病患訓練情況,寬敞的訓練室里面密密麻麻地擠滿了患者、患者家屬和訓練老師。

      “咦,那邊那位是我們的患者!焙吾t生指著一位穿灰色衣服,側著半張臉正在訓練的患者。

      穿過人流和嘈雜聲,走近一看確實是自己科室的患者。一個科室的病患有70多人,而何醫生總能從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看到自己的患者,原因是,她早已熟記每位患者的面龐和病癥,只有將病人和病癥對上號,才能清晰地得知病人的恢復情況,及時調整治療策略。

      在何醫生與患者交流時,我忍不住與羅醫生交流了一下,“何醫生的記憶力好強,病人來來往往,怎么可以記得住每一位患者?”

      “她記病人行,記大街上走的人就沒這么神奇啦,那是因為他的心思都在病人身上!绷_醫生表示,“何主任更厲害的是能從幾句話中找到你我們在專業方面上的薄弱點,但她不使勁說你不好,從不會嚴厲批評,都是點到為止,然后更多的是教你怎么提高,怎么去思考問題,給你無數啟發和鼓勵,來著才三周,學到了很多知識!

      據同科室的其他醫生透露,何醫生不管是對下級醫師、輪轉學生以及進修人員,一直以來她都認真帶教,耐心地向他們傳授有關康復知識及一些國內外新進展。

      當問及為何那么認真耐心地帶教時,何醫生表示,醫學是實踐科學,所以傳授經驗就非常重要,總不能讓年輕醫生的經驗都來源于在病人身上的實踐,所以,她愿意把自己的所有經驗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年輕醫生,對外地來進修的醫生也不能敷衍,他們只有學好了,才能將所學帶回家,提高中國整體的康復水平,造福更多患者。

      “所以,即使是一些簡單的問題,我也愿意一遍又一遍地教授,因為對于我個人來說,已經說了無數次,對于她來說,這是第一次!焙吾t生如是說。

      每一個遇見何醫生的患者、患者家屬、醫生都覺得遇見她是一件幸運的事,而她說,這只是一個醫者仁慈之心而已。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魯海燕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