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羅斌,一個男大夫的自我修養

       

      3月底,北京已是春暖花開,在北京清華長庚醫院二層的甲乳疝門診我們見到了55歲的普外科主任醫師羅斌。

      雖然這是第一次和他面對面,但實際上早在2018年9月底,因為一個科普選題,已經和他在電話里聊過,印象最深的是一口干脆利索的北京話,又多了幾分來自醫生這個職業的溫和與平靜。

      終于見到真人,1米8的身高讓人眼前一亮,團隊的護士、個案管理師也不吝嗇于用“儒雅、紳士、溫文爾雅”等詞語來贊美他。

      “您年輕時候一定是‘長腿歐巴’!”

      “嗨,都是過去的事情啦!

      一個男大夫的自我修養

      忙,幾乎是每個中國三甲醫院醫生的工作常態,羅斌也不例外。

      當天的上午門診前后看了40個病人,中間因為會議安排耽誤了一會,計劃中的上午門診拖到下午兩點才結束。

      比較特殊的一點是,羅斌所帶領的團隊主攻甲狀腺癌和乳腺癌,而這兩種癌癥以女性患者居多,時不時需要觸診。

      一個男大夫,卻要和女患者打交道,頗有些婦產科男醫生的意味,難道工作時候不會覺得尷尬嗎?患者不會因此質疑嗎?

      羅斌對此并沒有擔憂,他告訴39健康網,患者掛你的號一定是做了功課的,因為信任才會選擇這個醫生。另外,甲乳外科不像婦產科男醫生那么稀少,男大夫很多,每個醫生也有自己的職業素養,沒什么好尷尬的。

      的確是如此,一上午的門診,求醫問診的主要是女性患者,男性多是陪同的家屬。必要時羅斌會為女性患者觸診,不管是觸診甲狀腺還是乳房,如果僅僅是需要尋找腫塊,而不需要觀察乳房顏色或溢液情況或手術疤痕,觸診的全過程中,他的眼睛總是看著別的方向。

      這是一個“混跡在女人堆里”的男大夫的職業修養。

       醫患平等,醫生沒必要傲慢

      從業30多年,羅斌主刀了5000多例手術,職業生涯的第一臺手術是1988年,“那會兒剛畢業,讓我做一個闌尾炎手術,效果還不錯”。

      回想起當時帶自己的大夫敢放手讓一個新人做手術,羅斌有些小感慨:“現在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了,按照規定,即使做小手術,也必須有資歷深的醫生盯著,主要是為了避免一些醫患糾紛!

      在中國做醫生逃不開“醫患關系”這個話題,羅斌經常跟團隊的成員強調“同理心”,他認為這就是醫生該有的“仁心”。

      “醫生沒有必要傲慢,醫患之間是平等的,醫生所有的知識都是病人的痛苦學來的,從跟著老師第一天學習,就是從病人來的,手術越多,反面經驗越多!

      羅斌帶領的團隊還有一個小習慣:送每一個做完化療的病人一束鮮花,以祝賀他們走過了最艱難的過程,每次患者都很意外,也很感動。

      羅斌自己對“仁心”的詮釋體現在每次診療過程。

      因為觸診更花時間,不少醫生為了看更多病人,便略過了這一過程,羅斌愿意花時間為患者觸診,而不僅僅是靠機器檢查。羅斌平均留給每個患者花6~7分鐘,其中有三分半鐘和病人交流解釋,一分多鐘物理檢查。

      為了保證每個患者的時間,他給自己門診數量的上限是40個,因為一旦超過,無法保證和患者的有效溝通,醫生自己也容易有煩躁之類的情緒。

      羅斌的一個小習慣很是觸動39健康網,在跟患者一一解釋或分析后,羅斌總會加一句“我說清楚了嗎?”而不是更常見的“你聽清楚了嗎?”

      同樣是疑問句,一個“你”,一個“我”,患者的感受就不同了,醫生的仁心也由此有了差別。

      醫學也需要克制

      如今評價一個演員的演技高級,常常會用到“克制”這個詞語,羅斌把這兩字用在了診療工作中。

      去年電話里采訪中,羅斌提到乳腺癌的篩查方式——鉬靶治療時,推薦50歲以后再做,當時39健康網的科普編輯特意過來問:“是不是寫錯了,其他大夫都推薦40歲啊!

      事實上,這不是錯誤,恰恰是羅斌對醫學的一個克制態度——別亂檢查。

      門診中總有患者問羅斌“我是不是需要做個什么檢查”,但在他看來,每個檢查都是有代價的,無論是金錢還是身體損傷,因此還會勸退一些患者。

      如今越來越多的話題指向癌癥年輕化,有人乳房一疼就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乳腺癌,體檢一發現甲狀腺結節就緊張得不得了。

      “讓一個20多歲的年輕女孩每年都去醫院篩查是沒必要的! 羅斌強調,絕大多數結節都沒事兒,得癌癥的大多數還是年齡大的,而不是20多歲的小姑娘,71歲長一個包和17歲完全不一樣。

      他還特別反對將把一些很少見的病拿出來講,醫生一輩子可能也就遇到兩三例,在公開場所不宜擴大化,讓更多人懷疑自己得了這個病,嚇唬大家,讓大家很緊張、很焦慮。

      檢查和診斷克制,羅斌在治療階段同樣踐行著“克制”兩個字。

      以乳腺癌為例,在不少醫院,醫生為了圖省勁選擇一刀切,但在羅斌看來,關注治療效果的同時,還要關心病人的生活質量,在乳腺癌治療方面,他經手的手術保乳率56%,常年保持在40%~50%,達到了國際水平。

      “上午有幾個甲狀腺疾病患者,雖然懷疑是癌癥,沒進一步做處理,而是建議觀察!绷_斌表示,甲狀腺癌大多數是善良的癌癥,如果不是現代更精細的超聲檢查,很多人自然死亡都不知道自己有這個病。

      當然,克制并不是不管不顧不治,克制的背后,羅斌堅信的是:醫生要有能力分出來哪些疾病是好的,哪些是壞的,為其制定合適的個性化的精準的治療。

      這是一個醫生最大的職業修養,在此基礎上談論“仁心”二字才扎實,羅斌做到了。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李瀟瀟

      通訊員:韓冬野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