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8下一頁尾頁

      劉寧:骨頭上的手工匠

       

      翻開遺留在辦公桌上的記事本,里面密密麻麻的記錄了之后一星期的手術量:10月15日,手術2臺,10月16日,手術3臺,10月17日,手術2臺……上午9點,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手術間的大門在醫務人員步入后自動關閉,門頭上方“手術中”幾個字隨即亮起。

      透過門上的小小玻璃窗看到,是一組緊張而又嚴謹的畫面,無影燈雪亮的光,手術醫生專注的眼光,不銹鋼手術器械的折射光,以及儀器上跳動的數字,讓整個手術間充溢著一種神圣的氣氛,一眼望去,一名身材綠色手術衣的主刀醫生半躬著身體,一絲不茍的操作著手中的醫療器械,口罩上方的眼睛凝神緊盯著患者的傷口,似乎周圍一切的嘈雜都與他無關,那一刻在他的世界里,只有手術臺上的患者。

      2個多小時后,一臺膝關節置換手術順利完成,豆大的汗珠從臉頰上滑落,他揉了揉有些酸脹的手臂,松了口氣回到辦公室,看到他進來,年輕醫師抬起臉尊敬的給他打了聲招呼,“劉主任,你做完手術了?”“嗯,我回來喝口茶,休息一下!焙唵蔚膸拙湓捄,他一口喝下了已經微涼的濃茶,閉目養神了一會兒后,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匆匆趕赴第二臺關節翻修手術。

      他是劉寧,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骨關節外科主任,質樸老練,是劉寧給人的第一印象,作為患者你會不自覺的就聽他的話,作為外科醫生,長年堅守在手術臺前,許是因為如此,磨練出他一付硬朗的身形!懊刻於加袔着_骨科手術,我最長的記錄是1天8臺手術,沒有一付好身體誰都熬不住!眲幷f道,可誰也不知,這個癡迷于手術臺的他曾差點成為一名內科醫生。

      回老家,為當一名外科醫生

      “不要在該決然躍起的年紀里,選擇了舒適與茍且”

      95年劉寧醫學本科畢業,學校成績優異的他被選中可以留在安徽省蕪湖市三甲醫院皖南醫學院附屬弋磯山醫院做一名醫生,可醫院當時給的崗位卻讓劉寧犯了難,“要想呆在附屬醫院,要么去內科崗位要么去放射科!眲幓貞浀,我那個時候才20多歲出頭,男孩子在學;径枷矚g多動手的,尤其是在手術臺上的那種激動感,要我一輩子遠離手術臺,我做不到。

      辭去了大醫院提供的優越條件,劉寧為了做一名外科大夫選擇回到了家鄉,在池州市人民醫院兜兜轉轉兩年后最終定位在了骨科上,“三線城市中,骨科病房里最多的病人就是骨折患者,那時的技術基本都是采用手法復位小夾板外固定,一臺手術耗時長不說,還極容易造成骨折后畸形愈合或者不愈合的情況!眲幷f道,直到有一次醫院派他去南京開會,第一次聽說了骨折病人可以用AO內固定技術,“就在那一天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要去更大的‘舞臺’上學習更多的東西!

      不同于其它在職醫生選擇由醫院公派外出學習,劉寧再一次辭去了醫院的工作,考上了暨南大學的研究生,扎扎實實地做了三年的學生,“這三年里,我在學校里面學到了兩種非常有用的技術,一種是標準的AO內固定,一種是各種骨科畸形矯正,直到現在依然受用!

      有句俗話,當你認真努力的時候,全世界都會給你讓路,劉寧最終憑借優異的成績表現留在了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骨外科,而這一呆就是19年。

      親身參與汶川大地震救援工作,在一線入黨

      談起在這19年間工作中的種種經歷,參與汶川大地震救援工作讓劉寧難忘至今:2008年5月13號早上,我們接到通知,醫院要派兩名骨科醫生奔赴四川抗震救災,沒過多久,我的電話就響起來,只問了兩句話:“現在在不在醫院?有沒有出差計劃?”等聽到我沒安排的回答后,當天晚上就決定派我另一同事出發前去醫療救援。

      5月14號從成都到達都江堰后,又決定前往地震傷亡最為慘重的汶川映秀鎮,坐沖鋒舟渡過岷江后,為了將藥品能送進災區,我們只隨身帶了三天的干糧和四瓶水,四五十斤的行囊內幾乎全是藥品。

      可真正到達完全堵塞的映秀鎮還有3公里的路程,嚴格來說,這3公里根本就不能叫做路,

      山體滑坡已經把路掩成了如同一個廢墟,下面是波濤滾滾的岷江,當地人稱之為“生死谷”,就在隊員們到達時的前兩天,已經有4人葬身在這亂石叢中或摔進奔騰的岷江。路遇從映秀走出的村民,他們搖頭說,你們不可能背負著這些藥品到達映秀的。

      “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回頭路,大家的想法就是一定要完成任務,沒辦法,我們幾個人就輪流背著大藥箱,經過3個小時的跋涉,終于到達了映秀鎮的漩口中學!眲幷f起到達漩口中學的畫面依然心有余悸。

      “整個中學已經全部倒塌了,里面還埋著不少學生,挖掘機就在一旁工作,一旦挖出人員,醫護人員就得馬上上去進行搶救,余震每天要發生十幾次,大塊的石頭從山頂上砸向旁邊的岷江發出轟隆隆的響聲,著實非常嚇人!眲幷f道,本來計劃只呆3天,因為道路不通,救災物資運不進來,我們最后呆了15天。

      而岷江的水被泥石、山土等嚴重污染,醫療隊僅靠著帶來的3天干糧維持生存。他們六天沒有刷牙、洗臉,劉寧說,每天早上起來我都不敢跟人說話,怕熏到別人,幽默的劉寧繪聲繪色的講起他們在營地中的生活片段,每個救援人員都累卻又在無私地奉獻。

      經劉寧申請,2008年5月24日晚,醫療隊經過討論,一致同意劉寧加入黨組織。鑒于劉寧在抗震救災一線中的突出表現,中組部決定批準劉寧在一線入黨。

      甘做骨關節的“醫生保姆”

      近些年來,骨關節疾病隨著我國社會老齡化,越來越常見,年紀輕輕動了關節手術,等到年紀大了后,又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往往需要進行第二次手術。

      劉寧介紹,骨關節需要翻修的病人這些年來有明顯增加的趨勢,但是她們往往會顯得猶豫甚至信心不足,一來是二次翻修對于醫生提出了更好的技術要求,內環境一定比第一次動手術的時候差,二來患者年紀大了后,不太愿意動手術,也不能理解為什么好了的病會重新復發,這個時候,如何向病人解釋,設計合理的方案向病人家屬闡述清楚是很重要的。

      做一次翻修手術醫生耗費的心力特別大,同一科室的醫生談起劉寧時說道,你經?梢钥吹剿煌5睾突颊、患者家屬解釋手術的方式、時間、花費,以及術后要如何康復,我們有時說一兩次就煩了,他不同為了能讓患者安心,他可以和患者說上無數遍,而且病人康復第一天,無論他多忙一定會準時出現陪在患者身邊,看著他們下地,他說這樣病人才安心。

      作為醫院工作量最大的科室,劉寧為了保持精力跟進每一個病人的術后康復,他經常鍛煉,也堅持健身,暨大附一醫院的骨關節外科與運動醫學中心在8樓,他每天都會專門走一次樓梯。此外,他每周有兩次固定時間去健身房進行器械訓練!安榉繒刻旖踢m合不同病人的康復方法,有時也要示范兩招,不可以丟人!眲庨_玩笑說。

      其實,除了日常手術工作,作為廣東劉醫師協會骨科分會快速康復專業組組長,劉寧近幾年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推廣“術后快速康復”理念上。

      “以前我們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做了關節置換的病人都建議躺在病床上休養,可后來發現越躺問題越大,疼痛非但沒減輕,還會影響血液循環出現很多并發癥,患者不理解,就會誤以為你手術失敗了,醫生騙人!眲幗榻B,現在“術后快速康復”建議病人在術后第二天就快速下床走動,配合康復訓練達到無痛出院的目的。

      87歲的李奶奶就是其中的受益者,做完膝關節置換的第二天,劉寧就帶著她下床走路,第三天甚至不用攙扶就能自己行走,疼痛感反而漸漸消失,李奶奶一顆懸著的心才下了地,劉寧表示,這其實和中醫里面說的“通則不痛,痛則不通”的理念類似,但背后對麻醉、醫生手術技能、手術方案的設計有很多高要求在里面。

      “希望抓住外科醫生的黃金期”

      六點半起床,7點多鐘到醫院,一整天下來查房、門診、手術,空閑的一點點時間還得拿來學習英語、看看國內外最新的論文雜志,回到家多半已是深夜。

      這樣的日子劉寧已經過了19年,每個禮拜一到禮拜六,問他累不累?劉寧笑笑的搖了搖頭,“各行各業都在說要吃年輕飯,其實對于外科醫生來說也是如此,55歲以前是外科醫生的黃金期,你還能一臺手術站幾個小時不腰疼,你還能晚上做個急診手術,第二天依然出門診,你還有精力去學習更多國際上先進的技術!眲幷f道,我現在要抓住我的黃金期,能多動手時多動手吧!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王慧明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