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8下一頁尾頁

      李軍祥:大醫應該厚人文

       

      一個醫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消化內科主任醫師李軍祥說,幫患者看好病是最基礎的,而要成為大醫,必須有厚重的人文知識。

      早上七點出門診的科室主任

      都說中國醫生忙,實際上每個醫生忙的程度又不太一樣,跟了那么多三甲醫院醫生的門診,李軍祥是迄今為止最忙的內科大夫。

      提前聯系采訪時,39健康網和李軍祥敲定了一個周四的上午門診時間,當我們問及具體門診時間時,李軍祥回答:“七點!

      根據過去的經驗,大部分醫生都是八點或八點半才出診,我們以為“七點”是這位55歲科室主任的查房時間,門診會晚一點,但他再次確認“七點”,早上七點就開始看病了。

      穿越大半個北京,早晨七點稍晚一點,39健康網來到了醫院門診二樓消化內科專家門診,李軍祥的診室門口已經坐了不少等待就診的患者,診室內的他也已經開始診病,這樣的工作持續到了中午十二點半。

      周四的門診可以用醫保,患者有點扎堆,盤點下來,這個上午李軍祥的門診量已經逼近100個,其中有30多個是加號。

      前陣子,上海某醫院醫生給患者加號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之后更是傳言“不少醫院和大夫不再加號”,但在李軍祥這里,只要患者來要求加號,都會給加號。

      “如果不加,看著TA失望的眼神,我下午或晚上更難受,反而干不了事!边^去的2018年,李軍祥看了一萬個病人,是其他醫生的兩到三倍,單次門診最多看了一百零幾個患者。

      患者人數那么多,不擔心分給每個患者的時間變少,影響就診質量嗎?李軍祥對此并不擔心:“醫生的功夫在平時,而不在看病的時間長短!

      其實,為了給夠患者時間,李軍祥做了不少努力,將門診提前到七點算一個,優化門診就醫流程也是一個。采訪當天的上午門診,有4個學生助理在旁邊幫忙,錄入或分發病歷,組織門口的患者,雖然人多,但一切井井有條。

      早上七點開始工作的李軍祥五點就要起床,這是在北京工作30年來逐漸培養的一個習慣,即使出差也不例外。

      每天只有六七個小時的睡眠,李軍祥有自己的調整方法,每天早上做梳頭等一系列自己琢磨的養生動作,每天走路20分鐘上下班,每周游泳一次。但要說保持精力旺盛的原因,李軍祥歸結為心態好,“健康60%靠的是心態,積極的生活就不覺得累!

      不過,每次出診一坐就是一上午,說一點不累也是假的。

      跟門診的當天上午,李軍祥從座位上站起來三四次,用手揉了揉膝蓋,活動活動了腿腳。事后,他笑著告訴39健康網,其實“我是坐的屁股疼,瘦,坐功不行!

      中西醫結合不是簡單的中藥+西藥

      李軍祥為人所知是因為治療潰瘍性結腸炎有獨到之處,這個讓人拉肚子、大便帶血、肚子疼的疾病,折磨了不少人,每天都有很多外地患者,甚至國外病人慕名而來求診。

      醫生治病需要工具,李軍祥的重要工具是一個“自己琢磨出來”的中藥方,目前這個專利藥方已經轉讓,不久的將來會和更多患者見面。

      來自傳統中醫的“望聞問切”診斷方法,依然被李軍祥利用,近百名患者很少開腸鏡之類的檢查單,不了解的人恐怕會以為這是一位純粹的中醫大夫。實際上,李軍祥的另一個身份是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消化系統疾病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關于中西醫結合,他有自己的想法。

      “西醫解決不了的問題,可以使用中藥,這是疊加作用!

      “中醫也可以用現代醫學研究它,也可以做科研,找到數據支撐!

      “中藥不是只能作為輔助用藥,如果西藥沒有用,我會逐漸減少甚至去掉西藥,單獨用中藥!

      “有些病可以根據西醫的病理,再根據中醫理念來治療,中西醫結合不是簡單的中藥+西藥,而是多方面的結合!

      “中醫大夫也要懂西醫,否則醫患之間的信任感就不存在了,既能開方子,又能做胃鏡腸鏡,患者才信服!

      為什么選擇中醫?為什么選擇消化疾病領域?

      李軍祥身上并沒有“從小立志”的完美故事。他出生的江西撫州誕生過王安石、曾鞏兩位文學大家,生活在農村,父母覺得“學醫是門技術”才學了醫,正好自己也不排斥。

      從江西中醫藥大學畢業后,李軍祥留在了附屬醫院,但工作走幾年,“想到自己20年以后,有可能到了天花板”,便決定考去北京讀研。

      要考就考最好的!李軍祥最初瞄準的是著名中醫專家董建華教授,但那一年他只招中醫博士,于是先考了董建華的徒弟田德祿教授讀了碩士。1995年7月,他如愿在董建華門下獲得了博士學位。

      這種認真執著的勁頭,李軍祥覺得跟自己的星座——摩羯座有關,“摩羯座,有點較真,工作狂,選擇了一個方向,要做就做最好的!

      這股子勁,李軍祥在工作和生活中都發揮到了極致。七點出門診的他早上5點就起床,中間兩個小時“特別靜”的時間,除了吃飯、洗漱和走路上班,他主要用來看中醫方面的書,這也是他所說的“功夫在平時”。

      剛來到北京中醫藥大學東方醫院,消化內科只有李軍祥一個人,現在已經擁有40多人的團隊。如今的消化內科已經是國家教育部中醫內科學重點學科、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西醫結合臨床重點學科、國家消化病臨床重點?、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脾胃病重點?,北京市脾胃病特色診療中心。

      大醫必須厚人文

      無論是從患者認可度,還是科研、教學等方面的諸多榮譽來看,李軍祥都是成功的醫生。

      但在他看來,幫患者看病是最基本的,想成為大醫或者名醫,必須有厚重的人文知識,有仁心仁術。這份仁心不僅僅是作為醫生對患者,還包括老師對學生,科室主任對團隊成員。

      患者不遠千里到北京求醫,是對李軍祥仁心仁術的最好肯定;教學多年,他帶了將近100個學生,畢業后很多單位搶著要他的學生;管理科室團隊,他更相信“團隊發展好比個人行更重要”。

      李軍祥經常跟學生說要成為一名,“明”中醫必須記住這24個字:厚人文、讀經典、跟名師、多臨床、持恒心、勤總結、常創新、曉現代。

      當一個好大夫需要慢慢積累,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做好的,同樣的,一個大夫的仁心和人文素養也是需要慢慢悟出來的,這24個字就是李軍祥從醫30多年的領悟。

      早上五點到七點的讀書時間,李軍祥除了看醫學方面的書,還看很多人文社科方面的書,最近他剛讀完林清玄的一本散文。

      2008年,因為生活和工作上遇到了許多挫折,他甚至去北京大學哲學系學了哲學,在里面學習了易經、佛教等各方面的國學知識,同期的大多是企業家,只有他是臨床醫生。

      在李軍祥看來,了解這些與醫學無關的知識,可以觸類旁通,最后還是會幫助自己投入到治病救人的工作中。去北大學習前他很郁悶,結課后,開始慢慢理解一些事情,慢慢轉變,活得更加陽光。

      年輕的學生們未必能夠在當下體會到,但作為老師,“要給他們講,隨著年齡的增加會領悟到!

      采訪的最后,39健康網問到:“您覺得自己是大醫嗎?”

      李軍祥笑著說:“還差遠了!

      30年前剛來北京時的李軍祥是“要做就做到最好”,如今他依然愿意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但至于結果更相信順其自然,不強求。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李瀟瀟

      通訊員:閆劍坤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