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醫生、護士等醫務人員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39健康網《仁心》欄目,將講述不為人所知的一線臨床故事,呈現“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醫務人員群像,傳遞屬于這個時代的正能量。

      首頁上一頁12345610下一頁尾頁

      李新華:抗疫隊伍中的“鋼鐵俠”

       

      “護長等下還有幾個重癥新冠肺炎患者要收治入院,你如果太累了,趕緊休息下,剩下的事情我們來處理!

      2月10日凌晨,在同濟醫院光谷院區,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感染科一區主任李新華,把他的“最佳搭檔”鄭子梅護士長拉到一邊,叮囑著。

      24名重癥新冠肺炎患者被從各處送到剛剛開辟的新院區,這還僅僅是他們來武漢第二天。

      此后的40多天里,李新華也記不清有多少次,在重癥隔離病房里,每遇到棘手的問題、每每碰到危險的關頭,自己需要第一批沖出來,絞盡腦汁出謀劃策,最后化險為夷!

      “我就是一塊磚,哪里需要往哪里搬!

      在4萬多名援鄂的醫護人員中,除了全國防疫先進個人名單上的短短幾百個人外,一線中還有許許多多的醫護工作者,冒著生命的危險,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盡管大多數人,并不知道他們的姓名,李新華就是其中一員。

      “趕快返回,在醫院隨時待命”!

      結束完教學工作后,李新華本想趁著學生放寒假這段時間,在老家湖南永州過完年才回廣州上班的。

      疫情的突然到來,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

      1月20號,李新華突然接到院長的電話,“你在哪里?現在爆發疫情,需趕快回醫院待命!弊鳛楦腥究频膶<,在家呆不到三天便與家人匆匆道別,踏上了回程的列車。

      剛開始還只是待命,作為“后備軍”之一,誰也說不準會不會最終用上,可隨著疫情消息一天天嚴峻,廣州也出現疑似病例后,醫院防護等級升至最高,所有醫護人員擔心都掛在了臉上,李新華心里有種強烈的預感自己要上前線了。

      不久,中山三院接到國家命令,需要派醫護人員前往武漢進行抗疫,派誰去醫院接受自動報名,“我是第一時間報名的,雖然大家那時對新冠病毒了解的不多,但作為一名感染科的醫生,能夠奔赴前線貢獻自己的力量,才是發揮自己價值的地方!崩钚氯A悄悄說道,報名去前線并沒有和妻子說,但私下就和妻子商量過,照疫情這樣發展下去,自己是一定要去前線的,要做好心理準備!爸钡阶罱K確定成行,才把消息告訴她,好在她也是一名檢驗科的醫生,她能理解作為一名醫生,一輩子能遇到可以讓自己職業發光發熱的情況有多難得,雖不舍但沒有任何怨言!

      2月9日,在楊揚隊長的帶領下,李新華作為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第三批援鄂醫護人員之一前往武漢。

      “第一天就入住24個重癥患者,嚇了我們一跳”!

      此次前往武漢的目的,是因為隨著重癥患者的不斷增加,同濟醫院特意清空光谷院區,用來專門接受武漢重癥新冠肺炎病人,而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的第三批醫療團隊將E1病區2樓整體接管。

      9號凌晨到達武漢,10號白天去定點醫院培訓,晚上立即開始接收重癥病人。

      于是,有了開頭那一幕;貞浧甬斕,李新華依然至今難忘,“晚上一下送來了400多名重癥患者,這讓我們所有外地來的支援醫療團隊始料未及,有醫生說這是他幾十年從醫以來就沒見過這樣的情況,因為一些病人一來就是要立即搶救,要氣管插管上呼吸機的!

      大家只能和時間賽跑,一邊救治一邊不斷摸索、學習,作為副隊長的李新華與畢筱剛主任則更像一個“把關者”:100多名醫護人員如何上班、交班、查房、看病人做處理、開醫囑、制定診療計劃、病情討論……

      需要短時間內迅速做出正確的決定。

      與此同時,他還承擔著更大的壓力,新冠病毒就像一個陌生的、來勢洶洶的敵人。敵人是什么面目?進攻方式是什么?傳染性怎么樣?數量有多少……在初期,幾乎一切都是未知。

      而在新冠重癥救治的戰場上,如何部署防護措施、如何制定作戰策略,都是挑戰。逐漸虛弱的病人、越來越多的疑似癥狀、來自醫院的壓力、來自社會各方面的聲音……一切,都提醒著李新華,必須、必須要守住。

      “接收病人的前三天,頭都是大的,但你一定要表現鎮靜來!痹诟綦x病房里,李新華每天穿戴著層層的防護用品,對患者一個接著一個細致地查房。雖然住院患者罹患的都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但一病多癥,而且每個患者又有不同的基礎疾病,所以特別強調個體化的治療。

      “每天查房的第一要務就是認真研討每位患者的治療方案,其次就是要穩定患者的情緒!崩钚氯A醫生果敢的決斷、堅定的眼神和溫暖的鼓勵,總能讓慌亂的患者獲得無盡的力量。他的微信名是“ironman”,中文譯作“鋼鐵俠”;颊咴谌豪锪鱾髦@樣一句話“鋼鐵俠來了我們的心就定了”。

      其實,患者們不知道,在李新華醫生心里,看到患者們,他才能真正安心!

      像哄孩子樣,安慰著“鬧脾氣”的年老重癥患者

      在病區里,有時候收治病人,一收便是一家子,有的人說著難懂的武漢話,有的人一來就需要插管,打著鎮靜劑,有的人則是一進醫院就再也沒有和家人打過照面,特別是些年紀大的重癥患者,求生欲望不強,往往不配合治療,最讓醫護人員擔心。

      李新華形容,在40多天里,除了每天制定個體化的治療方案外,安慰病人、穩定患者的情緒也是他們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環,其中80多歲的胡奶奶最讓他們操心。

      “她是第一批送進院區的病人,來的時候就特別嚴重,肺里面的情況非常糟糕,基礎病又多,有高血壓、腦梗死、冠心病等多種疾病,又存在耳聾,難以溝通,抗病毒藥物、提高免疫力、增強營養……”一連串的悉心治療后,胡奶奶的身體漸漸有所好轉,正當大家準備松一口氣的時候,胡奶奶開始不愿意配合治療了。

      “她開始拔插在身體里面的輸液管,咬斷輸液管,自覺閉上眼睛就會看到有人要害她,治療方案也不配合。但是你能看到她眼中消失的求生欲!崩钚氯A回憶,我們只能安排專門的護士輪流陪著她,特別安排了一直來的好搭檔“鄭子梅護長”跟她聊天,由于耳聾,護長只能通過寫字板溝通,慢慢的讓她吐出不愿治療的原因,“在慢慢接觸中才知道,她老伴已經過世,只有一只相依為命的貓沒人照顧,而兒子也患上了,只是由于病情不同,兩個分隔在不同院區,長時間見不到面,老人家特別擔心診療費用高昂會增加兒子負擔,產生了厭世的心理!

      最后經過多方的努力,在病房里,和他兒子進行了視頻通話,得知兒子已經出院,醫療費用國家負擔,貓有社區義工照顧,一切都妥妥的,就這樣胡奶奶的心結打開,胃口好轉,配合治療,“老奶奶也像小孩子一樣,通過寫字板對我們提出要喝伊利牛奶、要吃面等各種要求,大家自費購買牛奶、面條送給胡奶奶!崩钚氯A笑道,經過醫護團隊不懈的努力,終于在32天后新冠肺炎治愈出院。

      “只要病人好轉,需要我們做什么都行!崩钚氯A醫生常說“我是一塊磚”,他確實做到了一塊搬到哪都能發揮價值的磚,一塊與大家融合在一起創造最優成果的磚!

      啟程回家,謝謝妻子的理解支持

      3月30日,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133人的國家醫療隊全部平安返回廣州……

      截止到29日,中山三院醫療隊負責的病區收治90例患者,是全院區收治患者最多的重癥病區之一,平均年齡61.8歲,且85.6%以上為重癥和危重癥,治療后由重癥、危重癥專為輕癥77例,治愈出院74例,各項醫療指標均在院區名列前茅。

      談到這樣的成績,在定點酒店進行隔離的李新華依然頗有感觸,“50天里,每天都繃著一根弦,病人的健康你要護著,醫護人員的健康你也要護著,對團隊的考驗最大,收獲也最大!

      在如此高度緊張的環境下工作,每個醫療隊員都有自己的解壓方式,李新華說,每天和妻子視頻通話是一天中最解壓的時刻。

      “她是廣州市第八人民醫院的傳染病研究所的檢驗醫生,專門負責檢查新冠肺炎病毒的核酸檢測,也是抗疫一線的工作,有時一天下來需要在工作崗位上一動不動的呆上5-6個小時,工作壓力不比我小,此外家里面還有孩子、老人要照顧,我可以揮一揮衣袖奔赴前線,留下她一個人扛著家里面大大小小所有事情,太感謝她了!”

      回到家后,李新華表示要好好犒勞在后方的一家老小,疫情終將過去,而這也只是這些千千萬萬的抗疫一線醫護人員中人生的一站而已,只不過在夜深人靜時,或許李新華會想起自2020年2月9號起,在武漢的732公車上,都有一個身影,靠在窗邊,想著今天有多少病人可以出院、又要接收幾個病人……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王慧明

      通訊員:周晉安、甄曉洲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