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2013年12月4日 第57 往期回顧:

      劉衍民:最難拒絕的是患者的信任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體外震波、沖擊波、超聲波碎石技術引起了一陣風潮,不少醫療界的人開始進行這方面的研究。當時中國也有許多支持的聲音,尤其是泌尿科碎石研究的“熱火朝天”,讓許多膽石研究的人也以為膽石可以通過體外震波碎石解決。

      在一片支持的聲音下,90年剛從美國留學歸來的劉衍民卻“鶴立雞群”:當年就斷言震波、超聲碎石用于膽結石沒有應用前途!心儀腹腔鏡技術的他始終認為,電視腹腔鏡手術技術最有發展前景。

      腹腔鏡剛在世界嶄露頭角時國內很多老專家都不看好,是什么讓劉衍民對此技術如此自信呢?面對技術、科學研究都更為先進的美國,劉衍民當年為何不留在美國?在腹腔鏡技術研究、應用得如此火熱的今天,39健康網編輯帶你認識“中國針孔式腹腔鏡手術第一人”劉衍民與他最愛的腹腔鏡。

      美國不是我呆的地方,中國才有我施展的舞臺!

      1966年文化大革命以后,國家將近10年不招大學生。醫生斷層很嚴重,全國到處缺醫少藥。為了滿足患者的需求,許多醫院的醫生都是通過短期培訓上崗,劉衍民就是其中之一。

      1970年,當時22歲的劉衍民在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參加培訓,由于成績好,半年后就被送到大醫院(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醫院)進修外科與麻醉。后來在海南兵團二師級醫院工作,這是他醫學之路的出發點。

      1974年,大學招生已“解凍”,劉衍民來到了廣州,有了上大學的機會。由于讀大學之前的“實戰”經驗,1977年他以優異成績畢業,并分配留校,到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現名“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開始了普外科的學習與工作。

      普外科是個大學科,診療范圍廣、病種多、手術多、急診多,所以普外科醫生要學的東西也非常多。有句話說,什么都做,什么都不容易做精。不精,就意味著不容易做好。所以,全能型的普外科醫生比較辛苦,又容易出錯,吃力不討好,醫生流失現象也最嚴重。

      而這個全能的“萬金油”醫生,劉衍民一當就是40年。1988年,由于他工作表現優異,被推薦到美國深造,到匹茲堡大學Montefiore醫院進行為期兩年的進修學習。就在這個地方,劉衍民如命運注定般,與腹腔鏡結下不解之緣。1989年他在美國獲得改變他醫療事業發展的關鍵信息——腹腔鏡技術可以不剖腹把膽囊和結石拿出來。

      當時劉衍民在Montefiore醫院進修學習的主要任務是血管外科,但是那里有個膽石研究室(膽石治療中心)讓他對腹腔鏡技術研究萌生更大的興趣。

      這個興趣,也是他離開美國的其中原因之一。

      1989-1990年,美國開放很多中國留學生拿“綠卡”留美工作,劉衍民所在的外科研究室也希望他能留下來從事外科研究。當時他的太太和兒子都基本安頓下來了,太太找到工作,兒子已進學校讀書。當時,他在研究室的工資相當國內收入的50倍。既然待遇好,劉衍民為何放棄拿綠卡的機會?劉衍民說:“當時,很多人都說我傻,全家都過去了,還把他們拉回來。我說,那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想搞臨床,中國才有我真正的家,才有我施展的舞臺!

      打響“革命的第一槍”

      微創,讓我跑遍了全中國

      回國以后,劉衍民繼續在廣醫一院工作。當時的醫院領導鐘南山、吳開俊思維活躍、高瞻遠矚,劉衍民回來后沒有回普外,剛好被吳開俊副院長安排到他的碎石研究室工作,研究膽石治療。

      1990年的12月,他們從一份報紙上得知香港在亞洲率先開展了腹腔鏡手術。這個消息讓劉衍民興奮不已:“我覺得我的腹腔鏡有希望了!”1991年1月28號吳開俊院長把香港中文大學鐘尚志教授請來,讓STORZE公司把設備帶到廣州,舉辦全國第一個“腹腔鏡膽囊切除講習班”,由劉衍民組織病人,向全國發通知。當時講習班來了60余位全國各地的代表,吳開俊副院長親自上臺當翻譯,劉衍民主管病人,并上臺與鐘教授一起完成手術。那次講習班一共行3例手術都很成功,代表們第一次看到不開腹取膽囊與結石,代表們都很震動。后來這批代表很多人都成為我國腹腔鏡手術的先行者、組織者。腹腔鏡技術改變傳統手術的模式,是外科界的一場革命。中國大陸普外科第一例腹腔鏡手術在這里圓滿完成,這場外科界革命的第一槍在廣醫一院打響。

      吳開俊院長2月立即買下腹腔鏡全套設備,成立以劉衍民為首的腹腔鏡手術組,開展腹腔鏡手術。劉衍民成為中國開展腹腔鏡手術最早的專家,為我國腹腔鏡發展做出貢獻。但新技術的發展,開始總是有阻力的!叭f事開頭難”,雖然得到了院長的支持,但是劉衍民也遇到了不少的困難。第一個難題是沒有床位。當時的普外科只有一個病區,醫生多、床位少,而且大家對腹腔鏡也不了解,誰也不愿意讓出病床給劉衍民研究。但是,沒有病床,何來病人呢?于是,劉衍民就老“粘著”吳開俊院長所在的泌尿科,開始收治病人。

      有了成功的第一例,1991年的2月,劉衍民開始積極地開展腹腔鏡手術基本技術練習,并著力于腹腔鏡手術的應用和推廣。而推廣,就是劉衍民面臨的第二大阻力。

      由于很多人都不了解腹腔鏡,甚至是醫生很多就不認同這一新事物,大家都擔憂:“隔著肚皮,萬一出血怎么辦?”連醫生都不信任,患者就更不敢去嘗試了。一個新東西的出現,要短時間內改變一個群體甚至整個醫療界的想法,真的很難。所以,劉衍民與他的團隊沒日沒夜地練習腹腔鏡技術,一有空余時間就用黑箱子“藏”起雙手,對著電視練習。他說:“只有練得非常熟練了,保證所有手術病人都安全,不死人、不出醫療事故,才能打響腹腔鏡手術的名號!

      就這樣,他們對每一例手術都做得很精細,病人很滿意。到了第二、第三年,終于有點眉目,醫院開始給劉衍民配備固定的醫生輪崗,培訓推廣的事宜也十分順利。1994年,廣州市科委在廣醫一院正式掛牌“廣州腹腔鏡手術培訓中心”,并出資購買培訓設備。全國各地,包括新疆、甘肅等地方都有人到培訓中心學習。有了人,腹腔鏡就有了“生氣”,技術也就開始傳播、發展了。

      為了推廣腹腔鏡,并保證手術的安全性,每個從培訓中心畢業的學員,無論是廣東還是其他省份,只要進行第一次實操,劉衍民都會盡量到場指導,給他們信心。就這樣日積月累,劉衍民連西藏、新疆、甘肅等邊遠地區都去過了,“因為腹腔鏡手術,我跑遍了全中國!”

      微創,是21世紀外科發展的趨勢

      雖然推廣的頭五年,阻力很大,但經五年的實踐與推廣,人們看到了腹腔鏡手術的顯著優點,很多患者都要求“微創”,腹腔鏡手術的高潮才逐步到來?v觀最近這十年,腹腔鏡的使用率非常高,95%的膽囊切除手術都是使用腹腔鏡進行,其他,包括胃腸、肝膽道、甲狀腺、脾胰、心肺、腎腦等手術都在應用腔鏡微創技術。

      “現在有一百多萬醫生在使用腹腔鏡內鏡手術,整個手術的模式都變了,”劉衍民十分堅定地告訴編輯,微創,是外科發展的方向,也是21世紀外科發展的趨勢。

      什么是微創?微創就是醫生在手術時想方設法、將手術對患者的創傷達到最小,這種創傷不僅僅是外表皮膚的,還包括體內的,生理的、心理的。腹腔鏡技術的應用,減少了手術創傷。但用了腹腔鏡不一定就是微創手術,手術做不好無論用什么工具對病人都是一場災難。對具體的病例要做具體、全面評估。

      何謂全面的評估?劉衍民分享了一個患者的事例。

      一位23歲的女患者,大學剛畢業,也剛談了男朋友。不久前,她甲狀腺發現有一個腫物,彩色超聲檢查不排除甲狀腺癌。這位女大學生從外地跑到廣州,非要找到劉衍民教授給她診治。劉衍民給她就診后,建議她,如果腔鏡手術中病理證實是甲狀腺癌,可能中轉為傳統的開刀切除,術野暴露好些,手術會快些。但這位女大學生卻始終堅持頸部不能有疤痕,一定要使用腔鏡治療。她說:“我還沒結婚,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頸部這條疤痕對我未來的生活,對我的心理都會帶來巨大的影響與壓力!

      站在這位患者的角度,劉衍民認為,傳統的頸部開刀對身體組織的創傷不大,但對她心理創傷,甚至比疾病本身還要大,所以他答應了她的要求。他細心地用腔鏡為她完成了標準的甲狀腺癌根治術。次年,該姑娘做了新娘,至今兒子已四歲。腫瘤無復發,家庭幸福。

      劉衍民說,微創是一種理念,手術于不同的人、不同的手術有不同的解釋與理解。微創不僅僅是表面的還包括內環境,不僅是生理的,還有心理的。要根據具體情況綜合評估。

      忙碌不要緊

      患者的信任是最難拒絕的

      現在的醫療環境,許多患者都扎堆往大城市、大醫院跑。而聲名在外的劉衍民,也“理所當然”地過上忙碌的“超人”生活。

      劉衍民現在在廣醫一院外科上班,負責3個小組。這 3個組的手術,2/3的手術劉衍民都會到手術室!凹词股贁滴也蛔鲋鞯,我都會跟,在現場把關。這么多病人找我,我要負責,所以我現在的手術越做越多!

      除了手術,他還需要會診與作研究,而且很多會診都在外地,需要出遠門。多數人下班都往家走,劉衍民有時則是往機場走;別人在家吃“住家飯”,他在飛機上吃飛機餐;別人上床休息、養精蓄銳,他則在手術室“會診+手術”。許多時候手術結束已經下半夜了,天一亮又得坐飛機趕回廣州,繼續第二天的工作。

      這樣時常超負荷的生活,累么?“當然累!不過熬慣了,也就習慣了!眲⒀苊裾f,從做腹腔鏡開始,他就沒有閑過,很多周末都不在家。

      說起家庭,劉衍民總是帶著不少的歉意。他回憶起兒子小時候發燒、生病,他照樣上班,兒子說“我發燒了,你還走?”,但是沒辦法,只能讓老婆多照顧一點。劉衍民的夫人也擔心他工作太忙,太累,所以要求他一般的時間都不要輕易出遠門,除非是非常急或重癥。但是,需要他出遠門會診的,又豈不是急癥、重癥?

      對于這樣忙碌、超負荷的“超人”生活,現年65歲的劉衍民其實有充分的理由,拒絕一部分患者的需求,但是他總是說:患者的信任是最難拒絕的!

      其實,劉衍民有時候也想過要退休,但是那么多患者找上門,甚至從好遠的地方來,湖南、江西、廣西、哈爾濱、西安、西藏、海南都有,劉衍民狠不下心拒絕。他說:“我忙碌,但我快樂!”

      劉衍民說,要得到患者的信任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他們信任了你,你能拒絕嗎?而且來找我的患者都是比較危重的,他們請你幫幫他,你們能說不嗎?

      也許,拒絕縱有千萬種借口,但是承擔只需要一個理由,那就是患者的無比信任。

      39健康網(www.39.net)專稿,未經書面授權請勿轉載。

      網友評論

      5, 1, 20
      總共有0條評論 查看更多評論>>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體外震波、沖擊波、超聲波碎石技術引起了一陣風潮,不少醫療界的人開始進行這方面的研究。當時中國也有許多支持的聲音,尤其是泌尿科碎石研究的“熱火朝天”,讓許多膽石研究的人也以為膽石可以通過體外震波碎石解決。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