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10下一頁尾頁

      孫勁旅:為過敏患者“破案”

       

      “我好幾次遇見新認識的朋友,當我向別人介紹我是變態反應科醫生,她們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如果她們看了這個,就知道我是看什么病的了。!”

      這是北京協和醫院變態反應科主任醫師孫勁旅在朋友圈轉發一篇題為“過敏了,去哪個科室掛號?變態!”的科普文時,特意配上的推薦語。

      他希望有更多普通人了解“變態反應科”,有更多深受過敏性疾病折磨的患者能夠盡早找到過敏原,并得到有效治療,他也希望國內每一所地級市醫院都能擁有一個變態反應科。

      為過敏患者“破案”

      在這個聽起來有點特別的醫療?评,孫勁旅深耕了20年,他說自己常常因為“變態”二字受到誤解,有人一聽到這個科室的名字就大笑,有人以為這是治療心理疾病的科室,還有人把這里當成了可以做變性手術的地方,每次他都有些無奈。

      孫勁旅告訴39健康網,過敏性疾病在我國發病率高達30%,治療這類疾病的基礎就是找出過敏原!罢也坏揭疬^敏的真正原因,就只能對癥治療,而無法進行真正的對因治療,也就無法從環境上進行針對性的防護,從而導致患者病情反復,甚至加重!

      而他50%的工作其實就是在幫助患者“破案”——分析、查找過敏原,30%的任務是對患者進行教育,教他們如何避免過敏原,如何從病因控制病情,20%的工作則需要幫助患者控制癥狀,以及對嚴重過敏者進行搶救。

      臨床上,查找過敏原主要有兩種方式——過敏原皮膚試驗和血清過敏原特異性IgE抗體檢測。但是,選擇何種檢測方式,以及如何解讀過敏原檢測結果都需要醫生的分析,以便做出最客觀的判斷。

      在39健康網跟診的那個上午,孫勁旅跟病人說的最多一句話是“我們一起找過敏原!彼麜灰辉儐柣颊叩倪^往病史、具體癥狀,以及生活習慣,比如每次犯病時的環境、情景,家里是否養貓養狗,家里的空氣質量、濕度、衛生情況等。

      “過敏很復雜,與人的生活環境息息相關,是一種生活疾病!睂O勁旅說,他告訴每一位患者要注意觀察生活中與疾病有關的誘因。

      “這樣才能更快更準確地找到過敏原,”孫勁旅介紹,目前能夠被測出來的過敏原達300余種,實際上應該有成千上萬種。

      從縣醫院內科醫生到協和醫院變態反應科醫生

      在成為北京協和醫院變態反應科醫生之前,孫勁旅是一名在老家湖北省江陵縣第一醫院工作了7年的內科醫生。

      而成為一名醫生,在孫勁旅身上并沒有那些“少時立志”的光輝故事。他從小身體不好,家里人認為“身子虛弱,就應該學醫,可以自己給自己醫”,他也覺得“當一名醫生挺好”。

      在孫勁旅看來,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就是生命,他希望優秀的人才都學醫。如今教導自己的孩子,他也是如此。

      與很多醫生不太想自己的孩子從事這個職業不同,他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開始“鼓勵、誘導他長大成為一名醫生”。沒想到,孩子挺感興趣,自己還買了一本掌上型《本草綱目》看。日常生活里,他還會教孩子給自己看病,“看錯了也沒事啊,聽聽他的建議,不對就鼓勵嘛!

      他說這是自己的私心,“雖然醫生又累,工資又不高,但是以后我老了,我的孩子可以給我看病”,又說大家都不當醫生,誰當醫生呢,“國外都是最聰明的人才當醫生,人的健康是第一位!

      在縣醫院工作的七年時間里,孫勁旅從未放棄過再次考研深造的想法。囿于當時繁重的工作,直到第六年,他才開始真正備考。

      抱著“要考就考最好的”的想法,他選擇了報考我國著名心血管專家胡大一的研究生。不料第一次考試前,他被院領導派往鄉下負責食品衛生工作,沒有考上。白天工作堆成山,晚上光線太暗無法看書復習的場景,孫勁旅仍然歷歷在目。

      第二次的全力復習,孫勁旅取得了好成績,沒想到當年胡大一教授僅收一位研究生,“按照以往的招生,本來我是可以考得上”,與理想再次失之交臂的他,選擇了調劑到汕頭大學醫學院攻讀碩士研究生。

      等到1997年畢業之際,孫勁旅本想著成為一名腫瘤專家,“可是參觀了腫瘤醫院后,那種壓抑的氛圍讓我喘不過氣來”,直到遇到變態反應科,“我就是覺得這里很適合我”,孫勁旅笑著說。

      從縣醫院內科醫生到汕頭大學醫學院研究生,再到協和醫院變態反應科醫生,一路以來,孫勁旅走得似乎并不太順利,但談起這些過往時,他卻顯得很平和。沒有過多渲染,就像在訴說他人的經歷一樣,末了,來一句:“年輕時要多看病人,積累經驗!

      對病人負責的醫者仁心

      孫勁旅的門診常常會迎來一些年齡很小的病人,“小孩子跟我關系很好的”,面對小孩子,他說自己有方法,“必須有耐心,要溫軟一些,選擇他們可以接受的交流方式!

      39健康網就在門診里就見到了他對著小孩子“溫軟”的一面。

      “家里來了這么多人呢”,患有過敏性鼻炎的七歲小男孩跟著爸爸媽媽姥姥姥爺一走進診室,他就笑著說道。

      “來,小朋友,坐這里,我問問你,家里養小貓小狗了么?”

      “沒有,但是我以前養過烏龜,后來死了!

      “怎么會死了呢?”

      “我也不知道!

      “你的過敏要打針哦!

      “能不能少打一點?”

      “你是小男子漢么?”孫勁旅低著頭,一臉慈祥地看著小男孩,“小孩子來醫院本身就很緊張,必須溝通,讓他放松,才會不哭不鬧”,如果小孩會唱歌,孫勁旅偶爾還會讓他們唱一二句。

      對小孩溫暖、有耐心,對大人,孫勁旅同樣沉穩,從醫這些年來,他很少接到患者投訴。博士畢業后第一次因誤會接到的投訴,成功化解后,患者還繼續介紹了新的病人來找他看病,“說明他對我還是很信任,醫患之間應該充分溝通,避免誤解!

      在孫勁旅看來,醫者仁心就是對患者負責,而且要從頭到尾的負責。

      一位過敏性皮炎嚴重的患者在醫院打完針回去后,他放心不下,輾轉查到患者聯系方式,打了電話,確認無事后才放心!安∪水敃r病情嚴重,怕回去了進一步發展,心里沒底!睂O勁旅說,做醫生要心中有數,從頭到尾的負責非常重要。

      “希望每所地級市醫院都有變態反應科”

      據世界變態反應組織(WAO)統計,近30年間,過敏性疾病的發生率至少增加了3倍。而以世界平均過敏性疾病發病率計算,我國過敏性疾病患者當以億計。

      “變態反應”一詞從1906年奧地利人馮·皮凱爾首先提出,已有100余年的歷史,但變態反應學仍然屬于新興學科,我國的變態反應學起源于北京協和醫院。

      目前,全國有十幾家三甲醫院設立變態(過敏)反應?,但是面對相對于龐大的過敏性疾病患者群和巨大的臨床醫療需求,我國開設該?频尼t院仍然較少,?漆t師也不足。

      這個龐大的患病人群,可能因為不重視、不知曉而長期忽視了病因治療。孫勁旅希望國內每所地級市醫院都能成立變態反應科。

      為了推廣這個科室,孫勁旅盡自己所能做了不少工作。搞科研、帶學生、奔赴各地普及學科知識……

      就在去年4月份,由他牽頭的中國研究型醫院學會過敏醫學專業委員會在中國科學院大學成立,兩岸四地在過敏和環境污染方面的頂級醫療專家和科研人員匯聚一堂。時隔一年,他們又在上海圓滿舉行了第二屆過敏醫學國際高峰論壇。孫勁旅告訴39健康網,這個學會的成立過程充滿了“故事”,經過多方的努力爭取,才得以成功。

      “我們把來自大陸、香港、澳門、臺灣兩岸四地以及美國和奧地利的知名臨床和科研專家聚到一起,把世界最新的有關過敏的東西引進到國內,讓科研和臨床相互促進!睂O勁旅說,他希望以此促進我國過敏醫學臨床、科研的普及和發展。

      對于科研研究,孫勁旅同樣充滿興趣。他的主要研究方向為塵螨過敏性疾病,如過敏性鼻炎、哮喘等,曾承擔了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和863計劃等國家級科研項目。

      他說自己在門診看病人時一般比較沉穩,但做起科研來,性格中著急的一面就出來了!熬拖胫禳c把事情做完,有一次申請課題,從早上七點一直工作到下午四點,中間沒吃飯,也不覺得餓!

      隨著年紀的增長,有時候力不從心的感覺也悄悄跑出來。

      采訪當天是周二,孫勁旅身體有些不適,原來前一周的周末兩天,他都在杭州開會、講課,周一的晚上又填寫科研課題申請書至深夜。

      “原來年輕的時候身體特別好,經常搞科研、做課件到凌晨一點多,現在不行了”,他特別強調臨床和科研的有機結合,“這樣的人,國外叫‘臨床科學家’”。

      看完了上午的門診后,孫勁旅站起來一邊活動筋骨,一邊跟39健康網聊了這些年的體會。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楊喬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