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王成元說,“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開創新的技術,年輕醫生要背負更多的壓力,有時候要面對各種質疑,甚至還會有譏諷和冷笑。

      3

      首頁上一頁123456下一頁尾頁

      充滿激情的面神經修復大師

       

      重重困難面前,先邁出一步,讓激情蕩漾。

      中日友好醫院耳鼻喉科副主任王成元在少年時就常常受到老師夸獎,“思維活躍,動手能力強”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在他溫文爾雅的外表和從容淡定的言語下,是一顆追求探索創新從不安分心。

      路漫漫,吾將上下而求索

      春來暑往,曾經的青島醫學院圖書館里總能見到一個愛看書的清瘦的男生。午后、傍晚的學習規律雷打不動,直到晚上自習燈都熄滅。他說,“大學的自習能力是從小培養起來的,醫學院的節奏就像是高三沖刺的延續!

      2000年9月,王成元不出所料地考上北京大學醫學部碩博連讀研究生,在新一屆研究生報道處,他望向這所神圣的殿堂,暗自下決心不辜負國家的培養,不辜負這大好時光。5年后,博士畢業的王成元并未止步于眼前。他認為,5年的大學給了他對醫學的感性認識,5年的碩博連讀讓他對醫學有了理性的認知。醫學無止境,醫學史上的偉人,就像前方的燈塔發出爍爍光芒,為奮進的年輕醫生照亮著通往成功的路。

      2012年至2015年間,王成元曾三次遠赴美國,尋找機會學習面神經重建的技術。但前兩次的路并不順利,由于美國醫生的突然離職,兩次都撲了空。王成元并沒有放棄,繼續為第三次出國做準備。2015年4月,王成元終于得償所愿來到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面神經重建中心,師從北美面神經重建學會主席Hadlock醫生,開始深入研究神經肌肉移植面癱重建技術。這項源自1976年日本Harri教授的技術,在美國獲得很好的應用和發展,Hadlock醫生功不可沒,他發表的相關論文在業內盛名遠播。

      王成元這樣總結國外訪學的經歷,和世界最有名的醫生一起工作,既增強了自信,也認清了的差距。這一階段學習,使王成元在手術細節和關鍵技術上實現了質的飛躍。更為印象深刻的是國外醫生在工作上的激情澎湃、勇于挑戰的精神,這深深觸動著王成元。他說:“這正是中西方的差異,有時我們在工作上真的缺點沖勁兒!

      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

      在日本Harri醫生提出用大腿肌肉修復面癱,重建表情40年后,雖然技術上得到極大完善,但仍有很多局限性。大腿肌肉的外形、功能與面部天然的表情肌有很大差別,因此術后效果還有很大提升空間。一直以來,全世界的面神經重建外科醫生都在探尋能夠出現更好效果的肌肉(外形更小、力量更協調的肌肉,達到重現面部表情)。但小肌肉,意味著血管和神經更細,手術難度也就更高,更容易出現手術失敗,這對外科醫生的手術技巧要求也更高。

      王成元想到在《組織胚胎學》上,人臉和頸部都由腮弓發育而來,有沒可能在頸部找到新肌肉,從而超越傳統大腿肌肉移植的效果,實現新的突破呢!

      用替換肌肉是一個大膽、挑戰和冒險的想法,但憑借王成元多年扎實的頭頸外科手術基本功,以及豐富的顯微外科臨床手術經驗,他決心要啃一下這個硬骨頭。

      王成元經過縝密的理論論證和臨床解剖研究后,終于鎖定了頸部帶狀肌最具可行性。首先它與臉部肌肉在胚胎起源、神經原分布、外形、收縮力量上都高度相似。另外一方面帶狀肌是人類退化的肌肉,取出后對局部功能影響并不大。此外使用頸部肌肉,還可以避免患者術后短期內無法行動的痛苦。

      王成元深深的記得,2018年2月1日那患者的笑容,如獲新生一般的美好幸福!這是位的老人,20多年的面癱使她的后半生處在極度苦悶中。她也幸運成為王成元的第一位頸部帶狀肌移植的患者,三個月后當老人重新煥發出微笑,激動得熱淚盈眶。從第一例頸部帶狀肌移植成功開始,后續兩年多時間王成元又成功治療了數十例面癱患者,經過長期隨訪,都取得了穩定和持久的效果。王成元多次在國際會議上展示這項全新的工作,將技術推向世界。

      “能夠開創一項外科手術,推動一項技術的革命性進步,需要機遇與實力并存!睆墓畔ED有西醫手術記載開始,西醫外科學已經建立了接近完善的治療體系,后繼醫學家多數在改良前人的工作,未有太多革命性的超越。王成元的頸部帶狀肌移植技術可謂推陳出新,建立了新的手術技術和方法,為面神經醫生外科提供了多樣化的手術方案選擇。

      “我們很幸運走在了國際同行業的前列,相信在未來,我們的工作一定會在國際面癱重建領域,成為一種主流的手術方案!蓖醭稍某晒σ沧屩袊拿姘c重建技術走向世界,為人類征服面癱做出重要貢獻。

      博學篤志,神閑氣靜

      顯微外科神經修復技術對醫生的手有極高要求。移植的組織越小,對手技要求也越高。王成元說“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開創新的技術,年輕醫生要背負更多的壓力,有時候要面對各種質疑,甚至還會有譏諷和冷笑。如果開局不利,可能就會一敗涂地,永遠失去再探索的機會。但王成元卻有,前面萬丈深淵,也要勇于一試的勇氣。王成元堅毅的個性,使他在博士畢業3年后就抓住機會,成功完成了中日友好醫院第一例面神經重建手術。一個6歲的孩子,稚嫩懵懂的年紀,卻被臉上長長的刀疤切斷了天真的笑容。家長帶著孩子找到王成元,雖也抱有很大的疑慮,“您以前接過面神經嗎?”王成元很誠懇地告訴家屬:“我雖然從未做過面神經重建,但我有把握做好。我受過嚴格的顯微血管吻合訓練,難度比神經修復高的多!毙』颊咝g后效果非常好,面部恢復后與常人幾乎無異。王成元手術的成功讓曾經對此有質疑的人改變了看法,也為我國面癱重建領域注入振奮劑。

      回顧博士畢業后這14年的臨床工作,王成元用“慶幸”二字解釋自己取得的成績!皯c幸”選擇了全新的領域,“慶幸”自己在持續不斷推進中未出現嚴重差錯,“慶幸”自己摸索到通往成功的鑰匙,“慶幸”自己有超乎尋常的“手技”。而這種“慶幸”背后的必然,是無數個日日夜夜摸索練習磨礪出的堅毅,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醫為仁人之術,必具仁人之心

      醫學創造無限可能,最終是為患者服務。

      2012年,王成元建立了第一個面癱術后患者微信群,加強溝通及時了解術后恢復情況!皬那拔液軤繏煨g后患者恢復情況,現在可以隨時聯系到患者,可在線管理!蓖醭稍獙Υ朔浅8吲d。

      王成元了解到一位面癱患者,通過商業公司聯系到到美國去做面部肌肉移植手術,花費近200萬元人民幣,術后也未達到特別理想的效果。

      他在國內也遇到許多類似的患者,對中國醫生并不信任,寧愿相信網絡中介,也不想在國內手術。分析原因一是國內可以做肌肉移植手術的醫生很少;另一個就是獲取信息不暢通,換句話說求醫無門。

      近幾年,王成元頻繁活躍在香港、日本、新加坡等國家的面癱會議或專題論壇,致力于把中國的技術推向世界!拔业墓ぷ鞒艘尰颊哒J可,更重要的是要讓同行認可,我要用效果,為患者解除身體上和心理上的雙重痛苦!

      白求恩不遠萬里來到中國救死扶傷,王忠誠學成歸來開創醫學事業……醫學生時心中榜樣氣魄直入云霄,而這些力量也在一直伴隨在王成元行醫之路上。他說,我們團隊的面癱肌肉移植手術,離換中國臉手術只差最后一步。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宋晶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