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3

      首頁上一頁1234568下一頁尾頁

      王逢賢:做“心中有光”的賢醫

       

      最初知道北京中醫藥大學東直門醫院骨科副主任醫師王逢賢,是央視《是真的嗎》欄目2018年的一期節目,他站在骨科醫生的角度解釋“撞樹是否可以舒筋活絡”的問題,思路清晰,語速不疾不徐,講解既具科學性,又很接地氣,給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2020年春節前一周的某個下午,我們在東直門醫院的骨科三診室見到了王逢賢本人。雖然外表看起來似乎挺年輕,但其實已經是標準的75后了。

      1999年開始工作,今年已經邁入工作的第21個年頭,20年的從醫經歷,王逢賢從最初的想把每一臺手術做好,把每個病人治好,逐漸轉變為思索“怎么才能讓老百姓不得病、少得病、晚得病”。

      一個醫生的養成

      說起學醫的選擇,王逢賢用“順其自然”四個字概括,如果非得找和醫院最初的緣分,可以追溯到高一入學。

      當時,王逢賢的父親偶遇一位朋友,這位朋友的兒子高三畢業,考上了中國醫科大學,父親對這個學校印象深刻,所以到了高三也建議王逢賢報考。

      就這樣,王逢賢在1994年走上了醫學的道路,不同的是,他的本科、碩士、博士分別就讀于中國醫科大學、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北京中醫藥大學,這段橫跨西醫和中醫的學習經歷,讓他對中西醫結合治療疾病有更多的思考。

      法國文學大師福樓拜曾說:“藝術和科學總是在山麓分手,在山頂重逢!痹谕醴曩t看來,用這段話來形容西醫和中醫再合適不過了。

      “西醫就像科學,中醫好比藝術,以骨科疾病為例,西醫院做的手術我們都做,并且我們的很多手術水平居于國內前列,但是在圍手術期,包括促進病人盡早康復這方面,我們可以利用很多的中醫手段干預,如中藥貼敷、中醫理療、熏蒸、泡洗、手法、針灸等,所以中醫和西醫之間是可以很好的結合的,它們在山頂重逢之時就是患者早日康復之日!

      目前醫學的發展越來越傾向精準化和微創化,王逢賢也開展了大量脊柱微創手術。采訪當天,適逢一個患者家屬為父親復診取藥,王逢賢介紹說,這是一位88歲的老爺子,腰椎陳舊性壓縮骨折不愈合,專業的名稱叫Kummell病,當時老爺子腰痛難忍,不能活動,又因為高齡,心肺功能不好,不能耐受開放手術,所以就為老爺子做了局麻下的經皮椎體成形術,切口僅有0.5cm,第二天就可以下地活動,之后老爺子和家屬也和王逢賢成了好朋友。

      “這種成就感來得特別直接,通過自己的努力,快速見到治療效果!蓖醴曩t說,這也是大學畢業后他果斷選擇骨科的原因。

      要做“心中有光”的醫生

      身在北京這樣的一線城市工作,但王逢賢每年都會到全國各地義診若干次,其中有一次到海拔4000米左右藏區義診手術。

      高原反應對每個人的身體都是個巨大的考驗,在高原做手術對于醫生來說也變得更有難度。王逢賢做手術時,很快覺得胸悶氣短,一會兒手術衣就濕透了。結束完一臺手術,吸了幾分鐘氧氣,準備去進行下一臺手術的時候,他推開手術室的門,看到患者已經麻醉好躺在手術臺上,突然一種強烈的感覺涌上他的心頭,當天他在朋友圈寫了這么一段話:當一個病人全麻后,赤條條的躺在手術臺上等你手術的時候,等于把自己的性命毫無保留的交給了你,這是一種何等的信任!

      “一個合格的醫生,是要心中有光的,不僅要給患者最好的治療,而且要讓患者感受到溫暖,感受到愛!蓖醴曩t說。

      在行醫過程中,有一個叫小倩的患者讓王逢賢印象深刻,她是一名年輕的媽媽,從3歲開始,已接受過大大小小7次手術,找王逢賢就診是因為左足趾開放性骨髓炎,局部形成竇道,不斷有膿液排出,經久不愈,長達6年之久。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她患有的另一種疾。骸凹顾杷┫稻C合征”,這種病是由于脊髓圓錐部受到各種病理因素的縱向牽拉而引起的進行性神經損害,會出現畸形、運動障礙、感覺障礙。

      唯一的治療手段是截趾,但是因為下肢失神經支配,術后的皮膚愈合也是個大問題,并且入院后的常規檢查發現了新問題:左股骨頭缺血壞死!這應該與她9年前外傷致左側股骨頸骨折的病史有關。王逢賢當時唏噓不已,命運如此不公,感覺小倩正如張韶涵唱的那首“阿刁”:命運多舛。

      最后,截趾術很順利,但股骨頭缺血壞死的問題,王逢賢明顯感到了她和家人內心的糾結,手術談話的時候小倩的愛人悄悄打開了手機錄音,王逢賢并沒有表現出不高興,反而是漸漸提高了音量,讓他錄得更清晰些。

      王逢賢說:我覺得他只是不懂手術治療的相關知識,想回去反復聽聽理解得更透徹一些。髖關節置換手術很順利,但是剛回病房,小倩全身抖得特別厲害,不停的哆嗦,媽媽、老公和妹妹在一旁心痛的抹眼淚,小倩卻一直叫著:王大夫,王大夫……王逢賢過去緊緊握住了她的手,小倩慢慢安靜了下來。

      現在想起那一刻,王逢賢仍然很動容,他對39健康網說:那一刻,我感覺握住的是我已經認識了很久的一個親人的手掌。

      所以,在平時的診療過程中,他總是不厭其煩的把病情和治療方案講得細之又細,每一臺手術結束后,他一定會跟家屬說一句“手術很順利”,就是這樣一句話,就能讓患者和家屬感覺安心不少。

      這一點骨科的護士長王婷也看在眼里,王逢賢主管的患者,很多細枝末節的事情都能發現或者提醒到,她看過患者寫來的感謝信,除了感念王逢賢治好了疾病,也會提及王逢賢對他們的心理上的寬慰,

      “能走到患者心里頭,治病又治心!蓖蹑糜谩邦V恰倍衷u價王逢賢。

      愿做新時代的“賢醫”

      采訪的那個下午王逢賢的門診從一點開始,四點半結束,小到十幾歲的學生,大到八十多歲的老人家都有。雖然春節前患者已經比平時少了很多,但是算下來還是有20多個,有一年十一假期最忙的時候,他一天看了200多個患者。

      王婷護士長十分理解醫生的忙:其他職業可能九點才上班,但骨科醫生七點多就到醫院了,七點半之前一定要完成所有的查房好及時上手術,下班也很難準時,手術沒做完就沒法走。

      我們常說“醫者仁心”,而王逢賢希望自己做一個“賢醫”,他總結了三條:第一是要具備精湛的技術,終身學習,不斷提升自己的專業水平;第二是要有高度的責任心和愛心;第三條是要多向百姓大眾傳遞正確的科學知識。

      在長期的臨床實踐中王逢賢深刻地體會到,如果有正確的醫學信息指導,許多疾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比如說骨科常見的頸椎病?墒窃谶@個網絡信息化的時代,有的“偽專家”打著養生的旗號在騙錢,有一部分醫生表達的方式過于專業晦澀,老百姓接受起來困難……因此他下定決心,要讓百姓大眾得到正確而且通俗易懂的醫學指導。

      從微信上為患者24小時義務咨詢,到撰寫個人網站、公眾號平臺撰寫文章,再到CCTV、BTV等音視頻節目的錄制,在為大眾做科普的過程中,王逢賢給自己做了“三個一”的定位:一聽就懂、一學就會、一用就對。

      王逢賢說,一次門診可以治療幾十個人,但一篇科普卻可能影響成千上萬,甚至幾十萬人,F在王逢賢是北京市衛健委官方認證的“北京市健康科普專家”,并獲評“中國榮耀醫者”科普影響力獎。

      王逢賢說:在醫學和百姓公眾間,我愿意做一名擺渡人,用最通俗的語言普及知識,搭起一座溝通的橋梁。

      “逢賢”這個名字,“逢”來自族譜,“賢”有著多重含義,當兩個字相遇,寄托的是父母的希望,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多遇見好人。

      如王逢賢自己所言,他遇到了許多很好的患者,而在患者那里,其實他也成了別人人生遇到的好人、好大夫。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李瀟瀟

      通訊員:薛璞 陶艷榮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