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醫生、護士等醫務人員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39健康網《仁心》欄目,將講述不為人所知的一線臨床故事,呈現“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醫務人員群像,傳遞屬于這個時代的正能量。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王馨:抗過非典,再戰新冠

       

      2003年,北京佑安醫院肝病四科的護士王馨28歲,按照原本的計劃那一年她準備生寶寶,但因為非典疫情,她申請進入非典病房工作。

      2020年,新冠疫情來襲,已經是肝病重癥醫學科護士長的王馨是14歲孩子的媽媽,疫情高峰期,她再次穿上隔離服進入新冠病房,3月又去支援小湯山醫院。

      從28歲到45歲,從非典到新冠,從傳染病救治為重點學科的佑安醫院到為疫情專門改建的小湯山醫院,作為醫護人員的王馨在一線完整經歷了兩次重大傳染病疫情,身在其中她經歷著生活和醫療系統的種種變化,卻也堅守著醫務人員身上始終不變的仁愛之心。

      非典回憶:樓道的白煙像西游記一樣

      佑安醫院的前身是北京第二傳染病醫院,以傳染病救治為人所知。2003年3月9日,北京佑安醫院被確定為北京第一家非典定點醫院,成為北京最早承擔救治非典患者任務的醫院,也打響了北京醫護人員抗擊非典的第一槍。

      當時28歲的王馨是主動報名進入非典病房的,肆虐的疫情先后讓佑安醫院12名醫護人員倒下,其中包括當時的護士長朱偉平,所以實際工作中王馨還承擔了部分護士長的工作。17年過去了,王馨依然記得當時瘦小的護士推著氧氣瓶的身影,也記得長長的樓道里過氧乙酸熏蒸的白煙,“我們都說像西游記一樣”。

      17年足夠一個孩童長大成人,也足夠讓一個國家的醫療系統擁有更強大的支撐救治患者。王馨對17年來醫療領域的變化十分感慨:“非典期間,只戴著雙層紗布口罩,也沒有現在的防護服,包括當時的急救措施,醫療手段都比較落后。我記得當時使用無創呼吸機的使用都是相對比較少的,而現在各種重癥的治療手段,有呼吸機、血濾、ECMO、血漿置換等!

      17年也很長,長到有些記憶已經有些淡忘,但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在2003年5月1日人民網的一篇報道中,39健康網看到了17年前王馨寫給媽媽的一句話: “親愛的媽媽:我一切都好,您自己注意身體,我一定努力工作,勝利的時候再見!”

      勝利如約而至,2003年6月25日,佑安醫院送走最后一位康復出院的非典患者,也是那一天北京宣布“雙解除”。在非典中病倒的12名佑安醫務人員最終全部痊愈,而王馨也回到正常的工作生活,2006年她的孩子出生,因疫情耽擱的計劃也終于完成。

      非典后,王馨正式成為一名護士長,工作上獨當一面,也對其他美小護關心備至。佑安醫院官方微博記錄了這樣一件事:2017年春節,為了讓更多小護士們回家過年,王馨護士長選擇在節日中值守一線。

      如果不是新冠疫情,2020年春節王馨和同事們很可能在日常值班中度過,而來勢洶洶的疫情再次將他們推到臨床一線。

      新冠病房實錄:工作和精神壓力非常大

      1月21日,離2020年春節還有三天的時間,佑安醫院收治了第一個新冠肺炎患者,王馨被安排在2月11日支援新冠病房。

      雖然不是最早進入臨床一線的,但當時卻是疫情的高峰期,全國來看,截止到當天10時23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全國已知確診 42708人。而在北京,截止到當天凌晨,已經累計確診病例342例。

      作為一名有多年傳染病工作經驗的護士,在疫情剛剛出現時,王馨并沒有太多的壓力和恐懼,但是疫情發展之迅猛,病毒傳染性之強,還是嚴重超出了王馨的預期,而作為病房護士長,更是面對救治危重癥患者和預防醫務人員感染的“矛盾”。

      ”一個危重患者從觀察治療護理都要消耗大量的護理人力,是輕癥患者的數十倍,但是從預防感染的角度,應該盡量減少護士在病房長時間的停留!蓖踯氨硎,當時自己的工作壓力和精神壓力都非常大。

      難是真難,但必須迎難而上,王馨一方面幫助護士做好防護檢查,另一方面盡量爭取人力支持,做好流程優化。通過共同努力,有幾個高齡危重患者陸續轉危為安,這給了王馨和同事們極大的信心。

      在接受我們的采訪時,王馨特別感謝護理部和醫院的各個部門的全力支持:“24小時無條件保障一線,極大地緩解了我們的壓力!

      進入三月,國內疫情有所好轉,全國各地陸續復工,此時王馨和她的同事們也已經進入新冠病房的一個多月。按照醫院的安排,他們撤離病房,隔離休息,但“在回家的第三天就接到支援小湯山的通知”, 3月19日上午十點和15名同事集合出發,支援距離佑安醫院50多公里以外的小湯山醫院。

      小湯山抗疫:和普通病房差異很大

      小湯山醫院原本是一家療養院,非典期間改建為集中收治患者的醫院,3月開始隨著全球新冠疫情的擴大,北京面臨輸入型新冠病例的壓力,小湯山與3月16日被再次啟用,用于境外來(返)京人員中需篩查人員、疑似人員及輕型、普通型確診患者的治療,成為首都北京的重要防線。

      在佑安醫院的新冠病房,王馨和同事們接觸的主要是重癥患者,救治任務重,護理治療任務繁重,但是因為在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同事,工作時協調溝通比較方便,而在小湯山醫院是完全不同的工作方式。

      王馨告訴39健康網,小湯山收治的主要是以疑似篩查和確診的輕癥患者,流程與重癥病房的差距比較大,周轉速度非?,特別需要注重與旅客的溝通方式,照顧他們的心理感受。另外,小湯山匯集的是北京各家醫院的精兵強將,但彼此之間并不熟悉,因此需要大家以最快的速度磨合適應,形成良好的溝通,成為一個配合的團隊開展工作。

      相繼復工,堂食也在不斷恢復,對于普通大眾來說,新冠疫情似乎已經被控制住,但王馨在小湯山醫院依然感覺“壓力挺大的”:現在重點是防輸入,我們經常一次收十幾位旅客,出十幾位旅客,每天的出入量很大,這和普通的病房差別很大。

      “我們開科第一天白天貯備物資,晚上就接待十幾位旅客,當天我們好幾個護士都是24小時工作!蓖踯敖榻B。

      護士仁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從非典到新冠,中間隔著17年,十七年來王馨的生活發生著變化:在非典隔離病房,她念著的是媽媽,現在她多了對孩子的牽掛。她告訴39健康網,等疫情結束。她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和家人團圓,管管孩子的學習。

      17年中一切都在變,不變的是醫務人員身上的仁愛之心。

      新冠疫情期間,醫務人員的工作壓力很大,患者因為病情也比平時多了恐懼心理。有一位慢阻肺基礎病的老年患者,喘憋癥狀特別明顯,王馨帶她去做CT,患者一躺下,一下就抓住了王馨的隔離衣,要“把我的隔離衣扯下來”。

      扯的動作讓王馨很緊張,但沒有生氣,相反因為感受到了患者的恐懼,她選擇過去抱著這位老人,“大概5、6分鐘,她逐漸安靜下來,試了幾次,終于幫助患者做完了CT”。一周后病人明顯好轉,老太太拉著王馨的手問:“你看我不一樣了吧?”

      其實,像這樣高齡,且合并多種基礎病的新冠患者,王馨和同事們不止遇到過一個。

      有一位89歲的患者,合并有膀胱造瘺,腦血管后遺癥,身上帶著胃管、尿管等,長期臥床不起,意識不清,四肢循環不良。因為不能自主咳痰,護士要經常為患者協作翻身,并拍背吸痰,尤其是吸痰這個操作,氣道開放傳染性是很強的,但是護士們沒有一個退縮的。

      經過一段治療護理,老先生逐漸好轉,但是由于四肢循環不良,指氧無法測出,如果沒有這個數據,就要反復給患者抽取動脈血氣,增加患者痛苦,王馨和同事們就用4個暖水袋,每班為患者溫暖四肢。

      有一天,王馨看見一個小護士飛奔向老人所在的病房,邊跑邊說:“血氧出來了,100,趕緊拍下來!”隔離病房的每個護士都穿著厚厚的防護服、隔離衣,還有鞋套,這個小護士的動作顯得有些笨拙,但在陽光下看到這一幕,王馨特別感動。

      我們常說“醫者仁心”,疫情之下也讓我們看到了王馨這樣的護士們的仁心,或許她們無法給仁心下個明確的定義,但實際上,那份仁心早就藏在一次次幫監護室里監護呼吸機上血濾,一次次幫位危重患者換衣服,一次次冒著感染的風險給患者喂飯的工作中。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李瀟瀟

      通訊員:劉慧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