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王宇醫生的奇遇人生

       

      2019年的夏天,從北京友誼醫院通州院區12層的會議室向外瞭望,天高云淡,樹木蔥郁,略帶炎熱的空氣中,知了不停地鳴叫,樓下的病人在樹蔭下漫步、閑聊,有人好似困了,歪頭在枝旁睡覺······

      當我沉浸在這幅景象當中時,有個聲音從身后傳來,“這邊的景色還不錯,對于醫生和病人來說,都能讓心情愉悅!,轉頭一看,穿著白大褂、帶著黑框眼鏡、講話慢條斯理的醫生走進了會議室,手里拿了一瓶橙汁飲料遞給我,“這么遠特地過來采訪,辛苦了!

      這位說話的醫生叫做王宇,是一名肝病醫生,今天的他有一整天繁忙的會診工作,由于看病仔細認真,加上慕名而來的臨時來加號患者過多,王醫生總是無限延長自己的上班時間。

      除此以外,下班還要繼續留在醫院,花上至少兩個小時的時間與同事討論、學習《動靜脈瘺造成的門脈高壓》的最新科研文章,基本上平均每天工作時間在十二個小時左右。

      又要忙病人,又要忙學習,除了午飯時間,他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比起我的遠道而來,醫生才是真正的辛苦。當被問到,有后悔過成為一名醫生嗎?

      王醫生笑道:“有過,因為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剛工作的時候后悔過,但當你體驗過治病救人的成就感時,這些都不重要了,越干越覺得遇見醫生這個行業,是件開心的事!

      而這份不悔的遇見,早在30年前的夏天就埋下了奇遇的種子。

      過去:從肝病人士到肝病醫生

      1989年,16歲的王宇還在念高一,突然犯了急性甲型肝炎,在北京302醫院住了3周,與醫生密切接觸后,發現當醫生是一件很酷的事,可以為病人解除病痛,為病人提供幫助,是一個令人向往的職業。

      醫院的患者來來往往,誰也想不到,一個偶然的疾病,卻成為王宇職業生涯中的“必然”。

      兩年后的6月,王宇的8行志愿中,7個填了醫學專業,沒有迷茫、糾結、和猶豫,用他的話來說就是,鐵了心就要學醫。

      1996年,從首都醫科大學臨床專業畢業的王宇在選擇就職醫院時,“貪圖”離家近,“落戶”在了以肝病研究而聞名的友誼醫院,經歷不同科室輪轉后,命運的手再一次將王宇與肝病相互搭連。

      剛當肝病醫生時,除了掌握常規的腹部穿刺,自己還主動學習了較有難度的鎖骨下靜脈穿刺。有次出急診時,恰巧碰上個大出血的病人,短時間內必須為患者輸入大量血液,而他外周靜脈穿刺困難,情況緊急,等待外科醫生過來支援絕對來不及。

      憑借著多次成功的鎖骨穿刺的實踐,沉著冷靜的王醫生立馬獨自在走廊給患者做起了鎖骨穿刺,及時為患者建立了靜脈通路,通過輸入血液,患者血容量維持在了穩定值,轉危為安。

      初嘗治病救人的喜悅后,王醫生更是一心撲在學習上,鉆研得越深,發現自己懂得越少。

      2001年,王醫生重返校園攻讀碩士,一口氣念到博士畢業。他提到,這次學習和以往不同,有了臨床經驗后,學起來不再是枯燥的文字,而是活靈活現的治病知識。

      “對于醫生來說,本職工作就是治病救人,怎么提升水平?只有不斷去學習、鉆研,才能更好地服務患者!蓖踽t生如是說。

      現在:從東部平原到西部高原

      如果說學習深造是攀登人生的縱向高度,那么,支援西部的公益活動就是拓展了王醫生的人生寬度,體驗到了更加豐富的“縱橫”人生。

      拉薩、林芝、日喀則、昌都、西寧、玉樹、迪慶······他前前后后去了20余趟,對于別人來說是去高原,而他則是回高原。

      在高原加起來的累計時間有多少,他早已記不清楚,只知道每次只要有機會,自己身體還扛得住,他都會盡量參加,連醫院的同事都親切地稱他們團隊為——“高原小分隊”。

      網上總有頻繁踏足高原的文藝青年留下美麗的風光日記或發出心靈得到凈化洗滌的心靈雞湯文,讓一撥又一撥的人向往高原。

      醫生恰恰相反,他們眼里沒有風光,只有救治的病患;他們沒有悠悠慢時光,只有腳步匆匆;他們沒有歲月靜安,只有頻頻歷險。

      等待他們的是治療條件最落后的地區,塌方、暴雨、暴曬等自然災害都是家常便飯,但只要能帶去傳播預防乙肝的正確理念,讓所到之處,開滿“健康之花”,便咽下這碗難消化的“飯”。

      回憶高原經歷,王醫生提起了印象深刻的一次,他們驅車從西寧出發,開了300多公里到達海南州同德縣。

      那邊屬于高原地區,地勢險峻,不是傍山險路,就是塌方修建,整整兩周,他們都在這種山路山盤旋,暈車、缺氧、嘔吐的高反一樣沒落,全都遇上了。

      開往河北鄉村衛生院的路上,整整翻越了三座大山,很多路只有一個車的寬度,公路盤則是深達上千米的懸崖,讓人膽戰心驚。

      高原缺氧嚴重,到達村衛生院,還沒來得及克服“高原反應”,醫生就得趕快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由于缺乏健康意識,母嬰垂直傳染的乙肝病毒的情況在藏區依舊高發,完成當天的會診后,醫生得知有些病人由于家住得太過偏遠,無法前來參加會診。

      這讓王醫生想到過去曾在迪慶遇過一戶村民,會診時發現他家全家都是乙肝病毒攜帶者,在了解一家人的情況后,對這家人做了科普宣傳,以后做好母嬰阻斷,就可以生出沒有感染乙肝病毒的健康小孩。

      于是,他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上門服務。

      這份偉大背后,是強忍著不適的高反,是背著醫藥箱翻山越嶺的艱辛,是可能突如其來的塌方。

      王醫生不怕嗎?怕,但只要想到前方還有病患,他們總能鼓起前進的力量。

      “人生存在風險的事情太多了,總不能為了避免風險,就不去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吧!

      我還記得王醫生說這句話時的表情,堅定又淡然。今年九月份即將開始的第四次肝病流行病學調查將在西藏的山南、林芝等地區開展,不出意外,他依舊是其中的一份子。

      未來:勿忘初心,方得始終

      在醫生這條道路上,王醫生已經走了23年,從初出茅廬的小醫生到主任醫師,醫術方面,日益增長,醫德方面,始終如一。

      一位來自外地患者透露,由于生理原因,器械無法測出他的肝彈性指標,檢查人員只好請大夫過去幫忙做檢查。因感冒正在護士站打吊針的王醫生得知此事后,毫不猶豫地拔了自己手上的輸液管,立刻過去為他做了詳細檢查。因為王醫生,他懸了兩年的檢查終于得到結果。

      患者最后說了一句:“我真是發自心底地佩服王醫生,能遇到他,是我的運氣!

      這就是王醫生,掛過他的號的患者都知道他人很好,看他的病,排隊時間會稍長一些,那是因為他看病仔細認真,病人遇到不明白的問題,他會解釋得很清楚,不讓患者把疑慮和擔心帶回家。

      “把病人治好了,但他對疾病存在很多疑問,那就僅僅是治好了一個病人。如果這個病人知道了一些預防知識,愈后注意事項,他宣講給了身邊的人,那效果可能是治好了一群人!蓖踽t生強調,“尤其是面對脂肪肝、酒精肝的病人,你有耐心地多回答一些問題,會增加他們的依從性,所以,我認為醫生有義務對患者進行宣教!

      采訪到的患者告訴39健康網,王醫生是個特別為患者考慮的好醫生,很多老病患再次來拿藥時,他會讓他們掛便宜一些的普通號。

      王醫生表示,他會考慮到肝病是需要一個長期吃藥的疾病,對于一些患者來說,經濟壓力可能有點大,省下的幾十塊錢能多吃一天藥算一天。

      跟王醫生出門診時,常常碰到沒有掛號來看片子的病人。原來,每當他為病人開了B超、CT等單子時,他會囑咐患者,來看單子時無須再掛號。

      王醫生認為,其實大部分病人并沒有什么需要治療的疾病,而他上一次的醫療行為還沒結束,如果只是看一下檢查結果,那就無需再掛號了,等病人真的需要進行下一步治療,再掛號即可。

      “耐心地對待每一個病人,從患者的角度考慮,盡可能地幫助病人!蓖踽t生的初心一直未曾改變過。

      什么是醫者仁心?

      我想,王醫生用實際行動給出了答案。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魯海燕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