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兩代人的醫者仁心

       

      王茂宏,安徽滁州的鄉村醫生;王宗平,浙江杭州的腫瘤科大夫。兩個王大夫執業地點相隔300多公里,如果不是特別提起,大部分人不會知道,他們是父子關系。

      同為醫者,救死扶傷,兩個王大夫千方百計為病患解除病痛。時代更迭,術業專攻,兩個王大夫對醫學本身也有不同的思考,醫學的薪火代代相傳,在這個家庭有了別樣的軌跡。

      60歲考取執業醫師證的赤腳醫生

      在安徽省滁州市全椒縣黃莊村,村醫王茂宏是個大紅人,鄉親們有了什么不舒服都會到村衛生室找他。雖然他不是北上廣帶著三甲光環的大牌醫生,但是因為醫術精湛,還有從滁州市區來的患者專門開車百余公里前來求醫。

      這樣的好口碑是行醫40多年一點一點積累起來的。

      1967年8月25日,王茂宏至今記得那一天,他的父親讓他輟學照顧四個年幼的弟妹,掙錢貼補家用,而那時他只有11歲,小學五年級畢業。輟學后的王茂宏最開始放牛、放豬、做農活,1970年被生產隊派到鎮上學習,成為一名赤腳醫生,挨家挨戶敲門送抗瘧疾的藥物。

      一個小學畢業的人成為醫生,在現在人看來可能是不可思議的,但在當時缺醫少藥的社會背景下,正是王茂宏這樣的赤腳醫生支撐著基層群眾的健康。當時,整個生產隊近2000人,一度只有王茂宏一人負責。

      除了跟鎮上的師傅邊干邊學,他還主動訂閱《農村醫學》、《中級期刊》、《新藥與臨床》、《中華兒科雜志》等醫學雜志,學習最新的醫學前言信息。1983年,當南京市兒童醫院還在用易蒙停時,他已經使用進口藥思密達給村里的孩子治療腹瀉了。

      健康事是大事,王茂宏始終沒有懈怠,堅持終身學習。2009年,53歲的他報名參加了執業助理醫師考試,2014年又參加了執業醫師資格證考試,第一年他僅以3分之差落榜,第二年分數超出了國家線30多分。

      和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在一個考場,王茂宏并不害怕,在得知自己通過考試的那天,他笑著說:“當了一輩子赤腳醫生,這個證是對自己行醫四十多年的交代!

      在兒子王宗平的記憶中,王茂宏有兩個重要物件,一個是出診藥箱,裝的是聽診器、溫度計、大大小小的藥瓶和花花綠綠的藥丸,一個是兩本厚厚的筆記本,記錄著鄉親們賒欠的醫藥費,最早的一筆可以追溯到1971年,欠款的主人早已不在。

      2014年,王茂宏被評為安徽省優秀鄉村醫生,還被選為區人大代表,他曾拿著代表證對孩子說:“你看,做醫生多好啊,我不過是為鄉親解除了一點病痛,卻收獲了滿滿的信賴!

      扎根基層,不辭辛勞,不求回報,貫穿王茂宏從醫生涯的正是“奉獻”二字,這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醫者仁心,它沒有光芒萬丈,但早已在王宗平心里留下了關于醫學理想的種子。

      16歲決定學醫的腫瘤科大夫

      王宗平學醫的想法和父親王茂宏有直接的關系。

      1997年,王宗平高中畢業,當時16歲的他面臨人生的第個重大選擇:填報志愿。雖然關于填寫志愿父親王茂宏沒有說過什么,王宗平也“沒有一個很明確要做什么的想法”,但是覺得沒有接受高等醫學教育是父親的愿望,“我就自然而然地成了繼承父親衣缽的希望之星”,于是志愿表上全部填寫了國內知名的幾家醫學院校。

      在收到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的錄取通知書已經過去了20多年,王宗平依然記得父親的叮囑:“你要做好心理準備,有20門課要學,可能會很難!痹诋敃r那個16歲少年心中,這都不是事兒,但深入其中才發現,每一科都太多東西要背要學。

      從醫以后,他也愈發明白父親保持終身學習的意義,按照王宗平自己的話說“如果說一年不看文獻,不開會,發現新知識越來越遠!北究飘厴I后,王宗平本來在安徽某三甲醫院的外科工作了四年,但是毅然選擇去北京攻讀碩士,之后來到了現在工作的浙江省腫瘤醫院,主攻男性泌尿系統腫瘤。

      如果說父親王茂宏的從醫選擇是順從大勢,王宗平的選擇更加有自我意識,之所以選擇腫瘤方向的原因是因為腫瘤的發病率不斷增高,做與腫瘤對抗的醫生更有挑戰。

      隨著人們經濟水平和醫療水平的不斷提高,王宗平不用再像父親一樣在艱苦的環境下奮斗,接受過科班訓練,有經驗豐富的前輩指導,還有條件學習查閱最新的醫學文獻資料,為患者提供最科學的治療方案。

      王宗平工作的十多年是醫改不斷推進的過程,也是醫患關系備受社會關注的時期,他也深刻體會到,治病救人光靠專業知識并不夠,這一點他比父親王茂宏遇到的要復雜很多。

      在北京上學期間,他和老師曾經接診一個膀胱腫瘤患者,醫生經過綜合評估給出的治療方案是整體切除,但患者堅決要做微創手術,和患者聊過很多次,都不歡而散。王宗平最初很不理解,老師則給他上了一課:醫生從專業角度提供治療方案,但有時候也要尊重患者自己的選擇。

      對于“仁心”二字,王宗平更希望不要過于神圣化,在他的理解中,醫生在自己專業能力范圍內幫助病人就是對“仁心”最好的詮釋了。

      “如果退休的時候想想,幫了很多很多的人,就還是有價值的!标P于未來,王宗平自稱沒有太大的志向,想過將來退休了,回到安徽老家,接手父親的衣缽。

      來自中國醫師協會的數據,我國包括鄉村醫生在內的醫生人數已經由1978年的180萬人上升到450萬人,王茂宏和王宗平就是這450萬分之一。 如今,王茂宏在鄉村診室繼續出診,王宗平在手術室和腫瘤搏斗,醫學早已融入他們的的血液。

      時不時有親戚朋友來問孩子報考醫學專業的問題,王宗平也從來不會給確切答案,而是將醫生的方方面面如實告訴對方,讓對方自己來做選擇。因為他深知,醫學這個專業必須真的喜歡才能堅持下去。

      王宗平的兒子已經兩歲了,抓周時他先是抓了一本書,第二次抓的就是聽診器,王茂宏和王宗平每天晚上回看手術錄像時,他也會在旁邊看來看去,自稱“小王醫生”。

      也許未來 “小王醫生”真的會成為第三個王大夫,醫者仁心的傳承在這個家庭將一直繼續下去。

      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撰稿:李瀟瀟

      通訊員:朱逸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