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8下一頁尾頁

      許琰:保護好孩子的眼睛,是我的責任

       

      “我立志想做一名醫生,像那些優秀的老前輩一樣救死扶傷!

      在小學五年級的一堂作文課上,一位小女孩用稚嫩的筆認真抒寫著自己“從醫”的夢想,跟很多孩子不同的是,這個理想在她的心里深深扎下了根,通過十幾年的寒窗苦讀,她真的穿上了那件心心念念的白大褂,成為了一名專業的醫生。

      這個小女孩就是上海市眼病防治中心副主任醫師許琰,一晃30多年過去了,當初的小學生也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是一位好妻子和好媽媽,同時在已從醫的20多年里,因為她的溫柔、耐心、負責也是患者公認的好醫生,幫助不計其數的病人擺脫病痛。

      “這份工作讓我感到幸福和踏實,我很慶幸自己堅持和實現了最初的夢想!痹S琰表示,醫生這條路她會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盡頭。

      為了能夠近距離地了解這位女醫生,走進她的世界,我提出了采訪的請求,許琰起初是拒絕的,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名很普通的醫生,實在沒有什么可采訪的。但是,任何一名醫生都會有特別之處,就像在采訪她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很多閃光的地方。

      她是醫生,也是幼兒園老師

      在眼科中,許琰擅長的是兒童及青少年近視防控、斜視、弱勢等診斷和治療,面對的患者大部分都是小朋友,因此她的門診經常搖身一變成了“幼兒園”,而她也是扮演著雙重身份,一個是醫生,另一個就是幼兒園老師。

      下午1點半,我來到上海眼科防治中心的就診大廳,發現在這幾個門診中,許琰的門診顯得格外熱鬧,在其門口的候診區坐滿了家長和孩子。門診室內也是排著準備看病的小朋友,許琰坐在最里面,微笑著迎接每一位就診的小患者,那笑容猶如春日的陽光,明媚溫暖。

      “寶貝,過來,我們做下這個檢查好不好!

      “我們都是艾莎公主,平時都要抬頭挺胸,這樣才漂亮對不對呀!

      “來,乖乖的,我們不哭,就是檢查一下不疼的,等下做完阿姨給你個獎勵!

      ……

      因為小朋友都是活潑好動的,不像成年人那么聽話,而為了讓他們乖乖做檢查或者從口中問出有用的信息,在就診過程中,許琰的嘴一直都沒停過,用極其溫柔地語言安撫著這些小朋友,同時她幾乎很少安穩地坐在椅子上超過5分鐘,需要不斷起身去管控一些好動的小患者。

      說實話,我只在門診室內呆了短短的半小時,因為小朋友此起彼伏的吵鬧聲,以及偶爾夾雜的哭聲,吵得腦仁直犯疼,真想趕緊找個清靜的地方躲起來。但是,許琰似乎有自動屏蔽的功能,從接診到的第一位患者到最后一位,燦爛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說話輕言細語,沒有一絲不耐煩的跡象。

      同時,在普通人的意識里,小孩子看到穿白大褂的醫生往往都是恐懼害怕的,但前來找許琰就診的小朋友有點不同,他們似乎很喜歡這位穿白大褂的醫生,在診室口就迫不及待向許琰打招呼,滔滔不絕地向她講述自己的事情,甚至有時候許琰比家長的話還管用。

      談及跟孩子交流的秘訣,許琰表示,“孩子跟大人不同,他們就是小動物的狀態,要想讓他們聽你的話,就要以小朋友的思維跟他們溝通,講他們能夠聽得懂的話!彼,她除了履行醫生職責給孩子看好病,也會模仿幼兒園老師用心跟孩子溝通。

      另外,在許琰的筆袋里,她還特意放了很多卡通的筆,當孩子來了,要是心里害怕難受了,就把筆拿出來逗逗他們,讓他們都開開心心完成這趟就診的旅行。

      “您看病的時候一直都面帶笑容,跟這群好動吵鬧的孩子打交道的這些年里,不感覺到煩嗎?”我有點好奇地詢問許琰。

      “怎么會感到煩呢?看病救人是我的使命,再說孩子都那么可愛,跟他們交流溝通我覺得很幸福啊!彼χ卮鸬,可能自己也是一名母親,所以看到孩子都會倍加喜歡和開心。

      因為許琰的溫柔,讓前來帶孩子就診的家長內心也是輕松了很多,“我們最怕的是孩子不聽話,給醫生添麻煩,讓醫生感到煩,許主任對我們的孩子是真的好,就讓對她自己孩子一樣,這讓我們家長也很放心!币晃粠Ш⒆忧皝砭驮\的家長表示。

      精湛醫術,幫孩子圓了“上學夢”

      其實,許琰本來的主攻方向并不是針對兒童及青少年眼部疾病的診斷和治療,只是因為不忍心越來越多的孩子因為眼睛的問題,斷送本該絢爛精彩的人生,讓她毅然選擇專攻這個在當時有點冷門的領域。

      “我從眼科綜合研究轉向小兒眼科,是要感謝當時一位老專家對我的器重和信任!痹S琰介紹,這位老專家從事小兒眼科治療工作幾十年,幫助許多眼睛有問題的孩子恢復健康,而當時小兒眼科醫生還是供不應求的狀態,有很多孩子因為得不到及時的干預和救治,從而錯過看清這個世界的機會。

      因此,為了擴大小兒眼科的救治隊伍,這位老專家看到了許琰的溫柔、善良和有耐心,覺得她是個好苗子,便告訴許琰希望她能夠專攻小兒眼科的研究。而在了解到孩子就醫的處境后,許琰很痛快地答應專家愿意跟著進行深度的學習和研究。

      “其實,給小孩子看病是很有成就感的,因為小朋友的斜視、弱視以及近視等問題,只要通過及時正確的干預和治療,是可以恢復他們的視力,讓他們能夠再次擁有明亮的雙眸!痹S琰說,在多年的工作中里,她確實幫助了不計其數的孩子恢復了視力。

      “我真的想上學,我什么時候才可以上學……”在福建,一位8女孩麗麗因為雙眼視力突然急速下降,無論遠近都看不清,只能被迫停學,被家長送往醫院眼科進行治療,但在查找麗麗視力下降的原因,檢查其顱內并沒有任何問題,也沒有任何引起視力下降的外因,這使得醫生無從下手,只能讓麗麗轉院治療。

      但是,麗麗被家長陸續帶到了其它幾家醫院治療時,都是給予了同樣的答復,找不到發病原因,不敢隨便治療。就在一家人心灰意冷,麗麗認為自己要變成一個瞎子時,是許琰給了她恢復視力的希望。

      “小女孩來到我們醫院后,我們懷疑是弱視,但通過屈光度檢查并不具有弱視危險因素,同時通過顱內檢查,大腦也確實沒有問題,那我就懷疑可能是視功能方面的原因!痹S琰介紹,既然多項檢查都沒有問題,孩子遠近也都看不清,根據長期的從醫經驗,她猜測可能是孩子的眼睛調節功能問題。

      在通過進一步檢查,她發現麗麗的眼睛調焦能力很差,確實是視功能調節出現了問題。于是,在接下來的半年時間里,在給孩子正確佩戴眼鏡的基礎上,許琰和同事在對麗麗進行了調節功能的恢復訓練,她的視力很快回到正常水平。

      最近,麗麗的母親再次找到許琰,這次是她的小女兒因為散光嚴重特意找她看病,當問到大女兒現在的情況時,“現在孩子在讀書了,非常感謝許醫生,救了我的孩子,也救了我們一家!彼拥卣f道。

      這段時間,許琰也一直在為一位3歲小患者感到憂心,這個小朋友在之前的醫院查出內斜視,醫生要求進行手術治療,畢竟孩子還小,家長不是很放心,便把孩子帶到上海眼病防治中心來看看。

      “我們檢查發現,這個小朋友除了有內斜視,還存在嚴重的倒睫和一只眼高度近視伴隨弱視的問題,而且倒睫已經嚴重影響到視力!痹S琰表示,要想恢復又快又好,需要先給這個孩子做倒睫手術,再佩戴眼睛糾正弱視,最后做斜視手術。在她反復的勸說下,家長同意了這樣的治療方案,目前這個孩子正在治療當中。

      在治療每一個患者時,許琰一直遵循“嚴謹”和“準確”,因為眼睛關乎到孩子的未來,作為一名臨床醫生,必須要為他們負責。

      基層孩子看病問題,牽動著她的心

      為了保護更多孩子的眼睛,許琰除了在醫院認真就診,她還常;钴S在幼兒園、小學等場所,為這些孩子帶來一堂堂生動有趣的科普講座,讓孩子學會保護自己的雙眼,遠離各種眼部危害。

      同時,除了到處播撒小兒眼科預防知識,對于偏遠地區那些沒錢治療的孩子,她更是親自飛到他們的身邊,為他們提供免費的診療服務。

      7月8日,“放眼看世界”兒童斜視公益慈善手術項目在貴州遵義站正式啟動,為斜視患者提供免費的檢查和手術治療。聽到這個消息,許琰自告奮勇,作為第一批醫生前往遵義為這些孩子做手術。

      “當地家長對孩子視力發育的關注度不高,那里有大量的弱視孩子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痹S琰回憶道,因為前來就診的患者比較多,為了能夠多看一位病人,多做一臺手術,每天早上她7點多就趕到就診點,一直工作到晚上9點才稍微松口氣。在這短短4天里,她總共完成了18臺手術,成功率達到100%。

      對于4天馬不停蹄的工作,許琰表示累是會有的,但讓她感觸最深的還是那些可憐又無助的孩子們。

      “當時我在就診的時候,有一個孩子被家長帶過來看病,他歪著脖子,手腳也不協調,走路也是深一腳淺一腳的,經檢查發現他的雙眼是Hevston綜合征,情況很嚴重!痹S琰講道,因為家里比較窮,這個孩子一直沒有得到治療,就這樣重度斜視地生活著,也不能去上學,就診時一直低著頭,整個人非常的自卑。

      看到小孩可憐的模樣,許琰的內心很是心疼,隨即給這個孩子安排了手術,通過調整了眼部的6條肌肉的位置,幫助他恢復了部分眼位,以后就能像其他孩子一樣正常生活。

      據許琰介紹,在就診期間,這樣的孩子特別多,因為經濟條件差、家長意識不夠以及醫療資源的欠缺使這些孩子發育期能夠治愈的眼病得不到很好的治療,成為影響他們未來的絆腳石。

      于是,為了幫助更多的孩子,除了遵義,許琰還曾遠赴四川甘孜、青海、西藏等偏遠地區,讓那些眼睛有問題的孩子們再次清楚看世界,追尋美好人生。

      “孩子是祖國的花朵,我們有義務呵護他們健康成長,作為一名小兒眼科醫生,更有責任保護好他們純真的眼睛!痹S琰坦言,這份工作讓她感受到了人生的價值和生活的美好,她熱愛且珍惜著,也愿所有孩子都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劉瑋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