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楊兵:永遠心系病人的好醫生

       

      “當父親準備迎接死亡時,是他給了我父親活下去的希望!

      今年8月,對于薛女士一家來說,是一段永生難忘的日子,因為此時她的父親正躺在東方醫院南院心內科15樓的CCU重癥病房里,等待著一個重生的機會。

      2005年,薛女士的父親第一次檢查出患有心肌病,在當地的省人民醫院裝了有8年工作期的ICD心臟起搏器。

      在還算順利地度過8年后,薛女士準備再次帶著父親前往省人民醫院更新設備。但就在更換的前一晚,她的父親在賓館突然病情嚴重,被送往醫院進行搶救。

      “我爸在手術臺上被搶救了一天一夜,才僥幸從鬼門關拉了回來!毖ε靠拗f,“雖然平安出院了,但是他的狀態一直不好。為了能病情好轉,近幾年,我們帶著他也陸陸續續做了心外膜消融等手術,但是效果就是不理想!

      嘗試了各種方法,薛女士父親的病情就是不見好轉,其就診的幾家醫院最后也都表示無能為力,讓薛女士做好心理準備。

      “這不就是給我爸判了死刑嘛,我接受不了。我爸年輕的時候為了養我們6個孩子,吃盡了苦頭,現在好不容易可以享福了……我們就是傾盡家產,都要一直給他治病!庇谑,在朋友的介紹下,薛女士帶著一絲希望來到了上海市東方醫院心內科,找心律失常專家楊兵教授“救命”。

      “這是他唯一的希望,我必須要幫他”

      當面對這個病人,經驗豐富的楊兵教授也有點棘手,因為經仔細診斷后得出,薛女士的父親是患有室性心動過速電風暴,且伴有嚴重的心力衰竭,雖然已經在其它醫院做過心外膜消融術,但是治療效果不大。

      “說實話,這位患者來到我們醫院時,他的心臟已經到了一種比較晚期的病變,各項生命體征已經非常虛弱,稍有不慎就有死亡的風險!睏畋淌谡f。

      但是,看到病人家屬如此信任自己,千里迢迢帶著父親來找自己救命,楊兵教授覺得,只要有一線希望,就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救回他,這也是作為一名醫生的職責。

      經過研究,楊兵教授發現既然心臟消融手術已不起作用,那么可以再試下腎動脈交感神經消融術,這是國際上當心臟消融手術失敗后,治療這種病的新策略。

      “我爸當時非常高興地打電話給我,說楊主任剛剛告訴他有辦法救他,他激動的說自己有活下去的希望了!”薛女士回憶道。

      8月2號,薛女士的父親被推進了手術室,楊兵教授帶領團隊為他成功地完成了這項手術。

      但是,此項病癥非常棘手,并不能一次性就能完全治好的。據楊兵教授介紹,這種治療方法的效果大概是三個月后才會顯示出來,而在這期間,因為手術的原因,患者的交感神經會比較興奮,而興奮過多往往對患者的病情不利。

      薛女士的父親在做完手術的第二天開始,其亢奮狀態反復發作,到最后基本停不下來。察覺到情況不對,楊兵教授和團隊又連夜為他做了急救手術。

      晚上11點,薛女士的父親被推出手術室,終于在病床上安靜地睡了個覺。而此時,結束手術后的楊兵教授,又帶領相關醫護人員在會議室商討關于該患者后期治療方案,并將確定的每個方案再依次全部仔細過一遍,確保方案落實到患者身上是百分百安全。

      “因為這個患者的情況是非常危險的,不能出半點差錯,他把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托付在我們身上,我們必須要百分百負責!睏畋淌谡f。

      會議結束大概已經快到凌晨了,楊兵教授回到辦公室收拾完東西,鎖好門,準備回家。

      早上7點,楊兵教授準時來到辦公室,處理完文件后,便開始日常的查房工作。來到CCU重癥病房,看到薛女士父親情況穩定,楊兵教授很開心,為了打消患者和家屬緊張的情緒,也一直安慰說,“放心啊,手術后的三四天處于恢復期,是會有這樣的狀況發生,后面慢慢就會好起來的,別擔心,有我們在呢!

      現在,薛女士就在CCU病房里陪伴著父親,等待著康復出院的日子。

      據了解,楊兵教授采用這種方法來拯救一個瀕臨死亡的病人,不是每一個心律失常醫生都會做,因為手術存在極大的風險,但在楊兵教授看來,這是患者的唯一希望,是孩子渴望父愛的唯一希望。

      “心律失常最難的10年,是我最難忘的歲月”

      其實,在楊兵教授將近20年的職業生涯中,像薛女士父親這樣的患者,并不是第一次碰到,能夠一次次漂亮地完成,除了有一顆“仁心”,更重要的是扎實的技能和知識儲備帶給他的勇氣,而這是他一步步踏實學習和鉆研的成果。

      2001年,是楊兵教授正式入行心律失常領域的一年。而那時這個領域,我們國家并不像現在這樣,有專業的心臟介入治療團隊、豐富的臨床經驗以及先進齊全的設備,在各個方面可以說是“一窮二白”。

      “我入行的時候,心律失常還是一個比較新興的行業,我的導師也剛購買了亞太地區第一臺三維標測系統。由于國內沒有工程師會用這個,當時只能邀請國外工程師來教我們用這臺機器治病人!睏畋淌诨貞。

      除了不會用機器,讓他們最難的是心律失常面對的病種非常多,機制也特別復雜,要想在這短短幾年攻克這些疾病,需要豐富的臨床經驗,而當時楊兵教授一年接觸的病例只有十幾個。

      “為了將這僅有的病例充分消化,我們白天跟著國外工程師做手術,晚上就把電腦中的手術操作步驟調出來反復看,做到真正理解和吸收!睏畋淌谡f,現在這樣一個簡單的病例,他們花半小時給學生分析下就行,當時則需要靠自己投入幾十倍的精力去領悟。

      楊兵教授就這樣在這條道路上勇往直前,從一個初出茅廬的青年醫生慢慢變成了這個領域的權威專家,也正是因為他們這批人的努力付出,挺過了國內心律失常最困難的10年。如今,楊兵教授在自己的專業領域里,一直帶著剛入行的熱情,以及10年磨練帶來的成穩,在各種疑難雜癥面前,勇于挑戰,積極思考和創新治療方法。

      幾個月前,楊兵教授聽同事講述了這樣一位頑固性高血壓病人,每天吃15片藥,血壓仍然控制不好。醫生想用經皮腎動脈消融術(RDN)來控制這位病人的血壓,但 2014 年美國心臟病學會(ACC)年會上 SYMPLICITY HTN-3 研究陰性結果的發表,使得RDN治療難治性高血壓的熱潮一夜之間降至冰點,不知是否還要嘗試?

      楊兵教授不盲從國外研究,經過仔細思考,他提出,過去 RDN 治療效果不佳或許與沒有做標測、消融不夠精準有關。他親自幫助制定了一套優化的手術方案,即采用最新標測技術鎖定腎交感神經,結合三維標測實施精準消融,手術做得非常成功,F在,這位病人每天只吃一片降壓藥,血壓控制得非常穩定。

      “楊主任經常接收很多走投無路的病人,給他們研究新的手術方案,各種手術也是常常從早上做到第二天凌晨!睎|方醫院心內科住院醫師程典說。

      “健康知識的全民化,是我一直的目標”

      除了用心治療就診患者,楊兵教授也一直心系著基層患病的群眾。今年2月份,從江蘇人民醫院調到上海市東方醫院后,楊兵教授經常抽時間到浦東周邊社區走訪,調查基層群眾對心律失常的了解。他發現大家基本上對這類疾病的知識處于空白,上海如此,更不要說其它省市落后地區。

      其實,心律失常是目前患病率越來越高的一類疾病,比如房顫,在中國就有800萬到1000萬的病人。面對如此龐大的基數,我國的心律失常專家人數也是完全滿足不了治療需求。

      為了減少基層患者遭受這類疾病的困擾,讓更多病人接受到專業正確的治療,楊兵教授到東方醫院的半年里,帶領團隊到全國各地設立工作室,定期去各個地區診治病人,宣傳心律失常防控知識,并組織當地的基層醫生,給他們上課,介紹心臟介入治療的最新進展。

      “基層醫生就是我們的眼睛和手,把他們培養好了,可以診斷更多的病人,給更多病人提出正確的治療建議。我開工作室的目的就是要在當地找到一個支點,來培訓醫生!睏畋淌谡f。

      周六,楊兵教授將馬不停蹄地趕往江蘇南通的兩個縣級市,開展跟當地醫院談關于開培訓工作室,到當地醫院做學術交流的工作。

      除了在全國各地開工作室,楊兵教授也非常重視通過媒體進行疾病宣傳,他在東方醫院就職不久,就開通了“律動東方”微信公眾號,進行科普宣傳,推出網上醫療咨詢服務,并建立專門的運作團隊幫助患者分診,在導醫臺設立專人進行宣教,將宣傳工作做到每一個角落,擴大范圍幫助更多的患者。

      當問及楊兵教授做這么多事情累嗎?楊兵教授說,“我不累,我只是在做我們這一代醫生應該做的事!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劉瑋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