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麻醉科醫師姚蘭:藝高人膽大

       

      2006年12月,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脊柱外科為一名嚴重脊柱側彎的彝族孤兒實施了脊柱側彎矯形手術,這臺當年被稱為“突破生命禁區”的手術歷經6個多小時,經央視等媒體報道,獲得社會廣泛關注。

      后來的故事如大家的祝福,一切向美好的方向發展,廣為人知的是手術很成功,彝族少年找回了健康,但幕后還有很多為之努力的醫護工作者在努力,其中就有那臺手術擔綱主麻的醫師,如今就職北京大學國際醫院麻醉科手術部、疼痛科主任姚蘭。

      全世界每年完成大約2.3億臺手術,中國每年大于6000萬臺手術,且隨手術適應癥擴大復雜手術如心肺疾病、老年手術、器官移植手術患者不斷增多,麻醉醫師功不可沒。

      2018年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權威數據顯示,我國僅有麻醉醫師7.6萬人,姚蘭就是其中優秀的一員,作為深耕麻醉領域30多年的醫生,努力創造奇跡的同時,她希望更多人了解麻醉專業工作,了解麻醉醫生。

      1988年,醫學生姚蘭的選擇

      如果從祖國醫學來追溯,三國時期的名醫華佗使用麻沸散救治患者被看作是有詳細記載的最早的手術麻醉;而1842年3月30日,美國麻醉醫生克勞福德·朗(Crawford Long)使用乙醚浸濕的毛巾為一名患者成功切除了其頸部直徑1.5英寸的腫瘤,這是世界公認的麻醉劃時代的進步,但人們往往將1946年美國醫生莫頓在媒體面前公開實施的乙醚麻醉視為現代麻醉的開端。

      歷史總是透著些許朦朧,但對于姚蘭來說,她清晰記得自己開始做麻醉醫生的1988年,說起當時自己第一次為患者實施麻醉的場景,話語中依然有些激動。

      那是一名長時間受類風濕關節炎折磨的患者,關節變形腫脹得厲害,需要實施膝關節手術,初出茅廬的住院醫師姚蘭和指導老師的任務是為他實施椎管內麻醉。

      當時培養年輕的麻醉醫生,因為是跟隨指導老師工作,不能挑選患者,“不是上來選擇一個病情輕的,碰到什么患者就根據手術需求進行什么麻醉工作!蹦敲颊唛L期服用激素類藥物,加之其它并發癥,身體狀況很差,而當時的麻醉藥物選擇和監測手段都沒遠遠那么今天先進,那次麻醉并不容易。

      作為畢業于華西醫科大學的高材生,實習期間又得到老師的悉心指導,自信自己動手能力比較強反應也比較快,姚蘭曾經考慮過選擇做外科醫生。但長輩覺得女生的體力可能跟不上等一系列原因,她最終選擇了麻醉這個介于內科和外科之間的領域。

      然而,真正的職業臨床工作一段時間,姚蘭突然覺得自己仿佛被“當頭一棒”。年輕時候很容易因為挫折而改變方向,她也曾想過“算了,別干麻醉了”,甚至提交了辭職報告,但是當時的主任非常認可她的天賦和性格,覺得“你能夠做好麻醉,就是做麻醉的料”,為此壓著辭職信不批,并鼓勵她堅持下去。

      時隔30多年再說起這段經歷,姚蘭非常感慨,笑著說:“時至今日再想起往事,長輩的意見和建議如何采納,對于年幼的我們來說,全憑合理冷靜思考,外加一些運氣。當時聽了主任的建議沒有改行,要不然現在就沒有麻醉醫師的我了!

      麻醉已經走過將近200年,但麻醉醫生在全世界依然十分稀缺,個中的風險與辛苦自不待言。如今在給北京大學醫學部的醫學生授課時,每當有學生咨詢她關于麻醉方向的相關問題時,她像30年前的慈愛老師一樣會給予鼓勵,更重要的是鼓勵他們踏進麻醉的大門,了解麻醉,了解其中的重要性、辛勞、風險后,真正愿意投身其中并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外科醫師及其他團隊成員一起挽救更多的患者,讓更多的患者不再絕望。

      配角也有大貢獻

      從醫30年,姚蘭醫師負責過很多知名手術的主麻,如央視報道的小兒三聚氰胺“腎結石碎石術”,如終末期腎病患者同種異體腎移植手術、肝移植手術、心臟移植手術的麻醉,有即要保命又要保持視力的低體重早產兒眼科手術的麻醉。

      但在眾多宣傳中很少有人注意到麻醉醫生的名字。她說: “麻醉醫生是一群很有奉獻精神的人,努力做好配角工作的同時,忘記了合理宣傳,大家不太清楚我們的工作的重要性及價值,從某種角度來說有我們自己不重視宣傳的問題!

      演員常說“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放在麻醉醫生這里,則是“有小手術沒有小麻醉”,尤其是大力推廣舒適化醫療的今天,麻醉醫師的工作更是舉足輕重,為術者創造最好的手術條件,確;颊叩氖中g麻醉安全,麻醉人一直在踐行。

      過去,很多醫生不敢收治或慎重收治的重癥患者和存在嚴重并發癥的患者,現在都有了手術機會,因為外科醫生的水平不斷提升和麻醉醫師的水平不斷提升,給患者提供了更加安全的手術條件。

      姚醫師向39健康網舉了這樣一個例子:同樣是卵巢癌根治手術,一個患者年齡較輕沒有合并癥,一個是合并嚴重心肺并發癥的老年患者,很可能后者就沒有好的手術麻醉機會了。

      即使選擇實施了手術麻醉,麻醉醫師的好的認知、麻醉藥物的選擇與配合、監測手段的完善等也會影響手術麻醉的安全與轉歸。過去某些藥物起效很慢、代謝很慢、代謝產物引起不良反應等,“甚至手術都結束一些時間了,患者呼吸可能還遲遲沒有回來!

      幸運的是,隨著醫學的不斷進步,麻醉學科這些年取得了“強有力的長足的發展,麻醉藥物已經可以做到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監測手段不斷完善,目標導向越來越清晰,麻醉醫生現在有能力也有信心配合手術醫生救治更多的特殊重癥患者,讓他們獲得手術機會。

      無論是為100歲的老人實施麻醉,還是救治不足月的低體重早產兒(不到1.6公斤的患兒出生就篩查出眼底病變,如果不在48小時以內盡早治療,就可能導致不可逆的眼部損傷),還是因為病變就醫時氣管被擠壓不足3.7毫米,還是不到3歲的患兒因頸部巨大纖維肉瘤氣道嚴重被推擠進而影響生命……姚醫師及他們的團隊均優質勝任。

      嬰幼兒無法像成年人一樣配合,為嬰幼兒實施麻醉難度更大,即便當時手術科室和麻醉科室為小小兒保命還是要眼睛兩難有分歧時,在做這是個殘酷的選擇題時,迎難而上有擔當,完美完成了麻醉配合工作,在保護好小生命安全的同時,也保住了嬰幼兒的眼睛,“哪怕患兒保住了一絲光感都意味著他的生活有更多希望!

      俗話說:“沒有金剛鉆,不攬瓷器活兒!币μm醫師和團隊的“藝高人膽大”已經是大家的共識,尤其是在醫患關系比較緊張的情況下,他們也沒有拒絕過一臺獲益大于風險的手術。正是得益于有足夠好的金剛鉆,也攬了很多瓷器活兒,更重要和難得的是他們認為這是麻醉醫生應該具備的能力、責任與擔當。

      麻醉醫生不是麻醉師

      麻醉師,很多人會這么稱呼姚蘭醫師所在的麻醉醫師們,但正確的稱呼應該是“麻醉醫生”。

      師,比如工程師強調更多的是設計和技巧,但對于麻醉醫生來說,不僅僅是掌握給患者操作椎管內麻醉、深靜脈穿刺的能力和讓患者睡過去那么簡單,更重要的是在手術期間管理和維護患者全身臟器的良好灌注確保維護好他們的功能,努力確保生命體征平穩以及內環境的穩定,還有術中出現的一切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成為手術安全名副其實的護航者。

      姚醫師曾和外科醫生及團隊一起救治一名腦血管破裂急診入院的患者,手術醫生的責任是盡全力找到破裂血管止血,而作為主麻醫生,這名患者生命體征的平穩維護,包括緊跟的輸液輸血、止血藥物及其相關藥物治療等臺下救治工作都是由麻醉醫生來完成的。當患者成功獲救后,麻醉醫師成就感滿滿。

      麻醉醫生為外科醫師創造最佳的手術條件,助力外科醫師實現進一步救治患者的理想,也正是有麻醉醫師強有力存在,讓患者得以在安全無痛的條件下接受手術。

      這要求的可不僅僅是技巧,更要麻醉醫生擁有豐富的理論知識、臨床經驗、敏捷的反應和快速的治療,更要有預判,在危及生命的緊急關頭做出穩準狠的判斷和處理,要求他們不斷學習與時俱進,全方位了解各相關學科的知識與進展,是不折不扣的活躍在手術室內外的“全科醫師”。

      當舒適化醫療到來的今天,麻醉醫師不僅僅奮戰在手術室里,在產房、胃腸鏡室、口腔科、腫瘤病房等地方都可以看到麻醉醫生忙碌的身影,讓患者舒適地完成檢查或治療。

      姚蘭帶領的團隊,除了每天近100多臺手術麻醉外,還有分娩鎮痛、無痛胃腸鏡、無痛人流、無痛取卵、無痛兒童結石碎石、無痛兒童牙矯正治療等。

      采訪當天,我們跟隨姚蘭醫師來到北京大學國際醫院的麻醉評估門診,一位幸福待產的二胎媽媽正在接受麻醉評估。

      她是在一個媽媽群里了解到分娩鎮痛知識的,也從國外朋友那里確認生產時實施分娩鎮痛不會傷害胎兒而且對母子有益,更通過媒體信息了解到北京大學國際醫院產科和麻醉科聯合開展分娩鎮痛,并取得第三方機構排名第一的好成績,就在先生的陪同下前來預約。

      她告訴麻醉醫師,之前生頭胎寶寶時,雖然也是在北京某知名三甲醫院,但沒有分娩鎮痛服務項目,當時承受了很大的痛苦。

      如今越來越多的媽媽知道并選擇分娩鎮痛時,這讓麻醉醫師很欣慰,但同時他們也注意到很多媽媽遲遲下不了決心,在實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才選擇分娩鎮痛來減輕痛苦,這對麻醉醫師充分了解產婦及胎兒情況達成最優服務增加了難度。

      姚蘭現在鼓勵孕媽媽們,提前選擇分娩鎮痛,當有規律的宮縮開始以后,就可以進行分娩鎮痛了,孩子完全產出、胎盤完全娩出等相關處理完畢后再停藥,如此才能盡可能地減少媽媽的痛苦,有更佳的分娩鎮痛體驗。

      分娩牽扯到孕媽媽和胎兒兩個生命的安全,對麻醉醫生的要求更高,如何拿捏得恰到好處,保證安全,需要麻醉醫生不斷總結經驗。

      看到有孕婦疼到跳樓的新聞,姚醫師感到遺憾,“孕婦自己就是一個自然人,有權利自己選擇分娩方式”。

      所以一直以來,他們也致力于分娩鎮痛的宣教,什么時候開始和結束,尊重孕婦及家人、管床醫師、麻醉醫生的聯合意見,也特別希望新爸爸理解和推進這項造福孕產婦的舒適化醫療。

      接下來,姚蘭和團隊會把一些精力放進晚期腫瘤患者的鎮痛工作,希望做的更好,進一步體現麻醉醫師的價值和人文情懷。

      從生命的開始到生命的結束,麻醉醫生都在參與其中;如果說過去麻醉醫生更像是幕后英雄,如今姚蘭醫師和她的同行們也很愿意走到臺前為麻醉醫生代言,向患者打開更多的有陽光的窗。

      “90后都長大了,我國有3億人都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他們對新觀念、新常識的認知也會不斷提升! 關于麻醉的未來,姚蘭醫師和工作在臨床一線的麻醉醫護充滿希望。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李瀟瀟

      攝影:王政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