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余力生:講“故事”的耳鼻喉科醫生

       

      “這是個什么故事呢?”

      “這個報告主要反映了兩個故事!

      “你這個情況啊,不止一個故事!

      時而思考,時而分析,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耳鼻喉科主任余力生的門診,你很容易就能聽到“故事”二字;颊吒嬖V醫生的是現象,是癥狀,醫生需要為患者解釋提出的每個癥狀背后的原因,余力生告訴39健康網:“說病因有點抽象,不容易理解,而故事就有情節,患者容易聽懂!

      患者的病情有故事,而從醫30多年,余力生自己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從醫是個偶然

      說起學醫的初衷,大多數醫生的故事版本是“喜歡醫學”或者“家里曾有病人,希望學醫救人”,但余力生坦言,他學醫最開始只是個偶然。

      余力生的家鄉是湖北,他的父母都是醫生,從小看多了醫生的辛苦,他并不想學醫,反而因為數理化成績比較好,“數學高考滿分”,當時報考的專業沒有一個跟醫學院相關的,本來已經去海軍工程學院報到了,但因為有點近視,最后轉到了同濟醫科大學醫療系。

      學醫是個“沒辦法”的故事,后來選擇耳鼻喉科領域,用余力生的話說是一個“陰差陽錯”的故事。

      余力生回憶,在同濟醫院實習期間,曾主刀闌尾手術40余臺,科室的老師特別放心,讓他帶著住院醫生和研究生就上手術臺,當時很多優秀的醫學生都奔著外科專業,在外科手術嶄露頭角的余力生也是瘋狂想做一名拿手術刀的外科醫生。

      意外再次出現,當時留校名額中有三個外科,一個急診,一個是燒傷,另外一個是兒科,余力生都不是很喜歡,還剩下一個耳鼻喉科,“有人給我做功課,說好歹是個手術科室,不妨礙你做手術”,就這樣踏進了耳鼻喉領域。

      82級的余力生如今已經是耳鼻喉科的主任,醫學領域講究論資排輩,與余力生年資相似的同學,很少達到這個程度,他將此歸結于自己的運氣,“當時選擇了相對冷門的耳鼻喉科也是對的,競爭小!

      人生總是充滿了不確定性,運氣加成誠然重要,但取得如今的成績,余力生憑借的更是自己的能力。他在耳鼻喉領域的成就不俗,在耳聾、耳鳴、眩暈的診治上經驗豐富,2002年就完成了我國大陸首例雙側人工耳蝸植入手術,目前已完成人工耳蝸植入2000余例,并指導全國70~80家醫院開展這項技術。

      39健康門診采訪當天,有3位來自新疆、青海、甘肅的醫生就是專門來此進修學習,患者也是從全國各地慕名而來。

      醫生看病更要看心

      耳鼻喉科醫生在你印象中是什么樣子?過去幾年,我國發生過不同程度的傷醫事件,有媒體總結:受傷的多是耳鼻喉科醫生。余力生所在科室的一位醫生,幾年前也曾被患者無端刺傷。

      說起耳鼻喉科醫生的遭遇,余力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分析,可能和“鼻中隔偏曲”有關,這種病會導致鼻塞、頭疼等癥狀,但實際上這些癥狀也可能是精神或心理疾病的軀體表現。

      “如果不知道這個規律,單純地做了鼻中隔的手術,就算軀體問題解決了,病人仍舊覺得難受!庇嗔ιf,之前的一些傷醫案,很可能就有這個原因。

      “當一個醫生無法為患者解釋癥狀背后的原因,無法講清楚故事,就要去學習了!痹谟嗔ι磥,醫學是尤其需要終身學習的專業,不僅包括疾病知識,還包括了解患者的心理狀況。

      采訪當天,一位60多歲的女患者剛進診室,還沒坐下,她就說:“余主任,我可找著您了”。原來,她自從去年八月份開始耳鳴,輾轉北京多家三甲醫院無果,備受折磨。

      看過患者的病歷和各項檢查結果,余力生診斷,患者有兩個故事:第一個是噪聲性的損傷,對噪聲很敏感,第二個是偏頭痛,這兩種情況目前沒有什么特異性的治療方法重點是調整日常生活方式。

      在說到飲食的注意事項,余力生提醒患者要“少吃興奮類的食物,煙、酒、咖啡、茶葉,腌菜、腌肉、剩菜都要少吃”!笆2耸o垺钡脑掝}打開了患者的話匣子,患者講起了自己在家做飯洗衣的操勞。

      “要不您說剩菜呢,我做了一大家子的飯,兒子媳婦也不說回不回來吃,我們兩口子和孫子吃飯,第二天常吃剩菜!

      “孫子跟我說,奶奶我過生日,要帶小朋友party,你給我做個蛋糕!

      “早晨起來沒有倆半小時挪不了地,家里人覺得干家務活也是運動,不用專門去外面!

      余力生和患者面對面坐著,耐心聽著這些,臉上帶著微笑,時不時搭個話,支個招。

      “如果有大型的家庭外事活動,外賣就可以了!

      “趁他們不在的時候,把事都辦了,他怎么知道是您干的,還是小時工干的,這個過程您可以變通!

      “您這毛病就是太認真引起的,要自私一點,要對自己好一點,凡事要先自保!

      患者在宣泄情感,醫生在傾聽,如果是中途走進診室,不知道的恐怕還以為自己誤入了心理咨詢門診。聊了將近半個小時,調整了用藥,囑咐了日常的注意事項,余力生笑著對這位患者說:“希望您能夠好起來,不用再來找我,要是您想讓家里人在我這上一堂課,可以掛個號,帶著一家子來。

      這位患者起身離開時,特別說道:“您今天給我這堂課很珍貴,從來沒有大夫跟我這么詳細講!

      在余力生的耳鼻喉科診室,像這樣時長的“心理咨詢”現場并非個例,有些患者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掛個號來聊天,余力生將其稱為“話療”,看上去只是簡單的聊天,但是對于防止疾病復發,提高醫患之間的信任度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也是因為這樣詳細的問診,余力生的門診人數并沒有像其他三甲醫院的大夫一樣,一上午看幾十個,甚至上百個號。

      實際上,如果遇到患者比較復雜的心理情況,余力生會推薦患者去專業的心理門診去治療,不過他也很樂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扮演心理醫生的角色。

      “醫生是給人看病的,不管是什么問題,坐在這個位置,是替大家來解決問題的!庇嗔ιf,能幫助到患者,就是最好的事情。

      看病需要醫患共同努力

      當39健康網問一名進修醫生如何評價余力生,她用了一個詞:仁慈。

      仁慈在于診室對患者的溫和與耐心,也在診室之外參加的許多免費救治患兒的項目,如由國家衛健委和中國殘聯實施的“七彩夢行動計劃”,這樣的公益項目幫助了許多中低收入家庭的患兒。

      讓余力生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在某省做完“耳蝸植入”手術后,當地醫院讓他看了一個14歲的患兒,這個孩子已經發了一個月的高燒,頭疼得嚴重,一直在輸消炎藥。

      憑借孩子身上散發出來的特殊臭味,余力生很快診斷患者是“膽酯瘤”,一種好發于腦部和耳部的病。其實,當地醫院也診斷出來了,但除了輸液沒人敢下手治。院方向余力生提出轉到北京治療的建議,但他堅持立刻就地治療,因為轉運途中可能就有生命危險。最終半個小時放出了腦子里50ml的膿,男孩當天體溫就正常了,轉危為安。

      其實,這次順便的治療冒著極大的風險,如果腦子的膿液放得太快,很容易腦疝,但余力生更明白,“醫生不接這活兒,患兒肯定死,不冒險怎么辦?”他回到北京曾向自己的孩子講起這個故事,告訴他在北京有那么多好醫生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不過,在余力生看來,醫生的水平誠然重要,但許多時候想治好病需要患者的配合,正如他在德國讀博期間總結的一個結論:人的疾病和死亡,三分之一是上帝決定的,三分之一是病人自己,剩下的三分之一才輪到醫生。

      門診時候,他也對一名耳鳴患者的話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得病像著火,您是點火人,如果不往里面扔一些燃燒的材料,我當然可以幫著澆點水,但如果您自己不斷加火,醫生也沒辦法。

      與患者面對面時,雖然會“啰嗦”許多日常注意事項,但很多患者“能記住20%就不錯了”,于是余力生總結出來兩個表格,離開門診時讓患者拍張照片,回去好好學習,這是他希望患者可以和他一起努力的事情。

      醫者仁心到底是什么?我們這次沒有專門問余力生這個問題,或許仁心并沒有定義,也無需多言,在一個個患者故事里,我們早已感受得清晰明了。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李瀟瀟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