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醫生、護士等醫務人員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39健康網《仁心》欄目,將講述不為人所知的一線臨床故事,呈現“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醫務人員群像,傳遞屬于這個時代的正能量。

      首頁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尾頁

      楊曉平:我不輕言放棄任何一個生命

       

      第一次見到楊曉平醫生是在第四屆全國普通外科青年醫師手術展演上,只見他站在的講臺上,思路清晰,語速不疾不徐的講解著外科手術的各個注意事項。講述的內容既具科學性,又接地氣,給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2019年末,新冠肺炎疫情前,39健康網來到上海浦東醫院想與楊曉平醫生進行一次簡單的科普,誰知,我們看到了講臺下的另一番景象。講臺下的楊曉平醫生繁忙、認真、負責,為所有醫務人員和患者贊揚。

      剛要進行科普采訪,有護士來到楊曉平醫生辦公室:“楊醫生,急腹癥門診就迎來了一位特殊的患者——99歲的老爺爺。老爺子在家腹痛了三天,在兒子的要求下,強行送去了浦東醫院膽胰外科,您去看看吧!甭犕赆t生的話,楊曉平醫生趕緊中斷采訪前去查看。

      經過詢問病史,楊曉平醫生發現,老爺子患有高血壓、Ⅱ型糖尿病、血吸蟲性肝硬化等基礎疾病,全面身體檢查后還查出,老爺子右上腹壓痛。楊曉平判斷,這是膽囊結石伴急性膽囊炎,隨后的B超檢查也證實了這一判斷。

      “老年人的反應性低下,有些癥狀表現遲鈍,特別是糖尿病、服用激素、化療期間的患者,免疫力低下,感覺癥狀不重,其實病情有可能比較嚴重。所以,老年患者出現不適癥狀,不要硬扛,及時就醫,特別是心腦血管疾病,都有搶救的時間窗,及時就診更為重要!睏顣云街魅胃嬖V39健康網,這樣的患者很多,治療難度也不小,但是,作為醫生,一定會盡心盡力讓患者得到及時救治。

      醫患之間,本就是同盟

      “必須馬上住院治療!”在經過檢查后,楊曉平醫生果斷給老爺子開具住院證,并向其兩位兒子告知了病情。這時的老爺爺不再那么頑固了,在兩個兒子的陪同下,快速在急診辦理了入院手續,來到了病房。

      來到病房,他又進一步詳細詢問病史,體格檢查,查看急診的初步檢查報告等。這要比門急診詳細的多,除了腹痛發病的情況,還要詳細了解基礎疾病的診療過程及現在的狀況、服藥情況,如與外科很相關的抗凝藥服用,可能會造成術中的出血,非急診手術,一般要停用一周后再手術、以往外傷手術情況、家族史、居住史,如這位老爺爺是老南匯人,血吸蟲肝病可能跟以往的水質有關、藥物過敏史、婚育史及家庭情況等。

      每一次,楊曉平醫生都會事無巨細的問個清楚。

      “這個99歲膽囊結石急性膽囊炎的老爺爺,基礎疾病較多,一定要加強關注!”問完病史,他又再三囑咐值班醫生,一定要認識到患者疾病的復雜性和嚴重性。

      “年齡大,基礎疾病多,現予以抗炎、解痙等藥物保守治療;進一步完善肝腎功能、血常規、降鈣素原等血化驗以及CT等檢查,進一步評估膽囊炎癥的嚴重程度,明確是否有結石嵌頓、繼發性膽總管結石、膽源性胰腺炎等,同時心電圖、胸片、心超、肺功能等心肺功能評估,如果保守治療無效,可能需要微創手術治療,但風險挺大......”緊接著,楊曉平醫生又詳細、耐心、準確地與患者兒子交流、告知情況。

      同為醫生,一旁的同事笑談:有時候覺得楊醫生有些話癆。

      面對楊曉平醫生的耐心,患者的兒子反倒是有些憂心忡忡:“希望掛掛針就能好啊,這么大年齡,手術受得了嗎?”

      “其實年齡不是絕對的禁忌癥,我開過最大的年齡是100歲的腸癌,腸根阻伴穿孔,當時不開就要死,沒辦法也要開,最終挺過來。術前的心肺功能評估,各項指標來明確他能不能耐受手術是關鍵,有些年紀輕,心肺功能很差,反而比年紀大的更有風險!睏顣云结t生細心的回復道。

      “嗯,我懂了,我老父親平時身體還可以的,自己還有時做做飯,平時走路什么的都沒問題!被颊叩膬鹤右踩鐚嵏嬷烁赣H的基本情況。

      “那心肺功能還可以啊,我進一步檢查,看各項指標!睏顣云结t生告訴老爺子的兩個兒子。

      最終,楊曉平醫生經過仔細檢查,確定了治療方案。面對共同的“敵人”——疾病,醫務人員和家屬是天生的盟友,共同拉響了這場“戰役”的號角!

      手術難度越大,越勇往直前

      在抗炎等治療2天后,老爺爺腹痛并沒能有效緩解。

      雖有高血壓、糖尿病但控制平穩;雖99歲高齡,但心肺功能評估、心內科麻醉科評估尚能耐受手術。

      緊接著,問題來了。此時,楊曉平醫生面臨兩個選擇,一是給患者實施經皮經肝膽囊穿刺置管引流。這一手術可以幫助一部分患者緩解炎癥,但膽囊管結石嵌頓,只是臨時緩解,不能根本解決問題;二是給患者實施腹腔鏡微創手術切術膽囊。這一手術可以幫助患者徹底解決問題,但手術風險較大,特別是肝硬化患者會出現術中、術后的出血,術后肺部感染、心功能衰竭等情況,甚至有生命危險。

      與老爺子的兒子充分談話交流,迷茫、糾結、忐忑、焦慮等情緒一瞬間涌上心頭,“我都聽明白了,我們商量一下!贝髢鹤影l話了。

      看出了家屬的顧慮,楊曉平醫生耐心的解釋道:“膽囊結石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膽囊結石可以引起壞疽穿孔、感染性休克、癌變、繼發性膽總管結石、膽源性胰腺炎、膽囊消化道瘺等并發癥,嚴重時可危及生命,特別是糖尿病、肝硬化等病人,這兩類人出現膽囊結石并發急性膽囊炎,盡早手術切除膽囊!

      “楊主任,我們決定開,拜托你了,風險我們都考慮過了,不開拖著也不行!”父親的患病使得患者家屬和楊曉平醫生之間產生了足夠的信任。在疾病面前,他們更像是盟友,而盟友間的支持理解,鼓舞著楊曉平醫生更好的幫助患者。

      術前討論、手術審批、術前談話、麻醉會診、手術室照顧放在第一臺,一切似乎井然有序,楊曉平醫生也胸有成竹。術前三方核對后,麻醉醫生精心準備下不慌不忙,麻醉平穩,洗手上臺,消毒鋪巾,建立氣腹,開始了這場“戰役”的正面進攻。

      分離粘連,吸引器頓性沖洗解剖法聯合電凝鉤“挑鉤法”精準分離,V型打開膽囊三角前后漿膜,露出“象鼻征”,CVS (critical view of safety)原則360度解剖膽囊三角,明確膽囊管、膽囊血管,在Rouviere溝線以上離斷二管,電凝鉤“掃推法”把膽囊從肝面膽囊床剝離下來,手術時,楊曉平醫生似乎得心應手,做得也小心翼翼。

      但是,問題來了,創面滲血,電凝不行、氬氣刀不行、反復紗布壓迫不行......此時,楊曉平醫生心中自責:“這個是肝硬化患者,為什么術前不備血漿和紅細胞,是太自信?還是沒有做到位?”

      術中,止血材料不足,楊曉平醫生當機立斷,決定申請止血材料。在浦東醫院,為降低病友的費用,四級手術以下不常規使用止血材料,如遇特殊,需術中申請。

      使用止血材料后,再反復長時間紗布壓迫創面,觀察20分鐘,血終于止住了,這場正面戰役取得初步勝利。顧不上吃個飯,楊曉平醫生需要趕緊下一臺腹腔鏡肝切除,另外一臺病人也已經等了好久。

      其同事告訴我們,楊曉平醫生就是這么拼。在浦東醫院,每個醫療組一般一周只有1-2日首臺日,但有些不可控的因素,使得后面預計的手術時間會推遲,如此,楊曉平醫生甚至半夜才開始手術也是常有的事。

      不讓患者“二進宮”,打好每一場“阻擊戰”

      手術下來,已過下班的點,楊曉平醫生開始了常規性“晚查房”。老爺子生命體征平穩,沒有特別的不適,但引流管引出約一兩百毫升血性液體。楊曉平醫生有些擔心,與值班醫生交了個班,交代好幫忙注意一下,此時老爺子得兩位兒子顯得比較淡定了。

      晚上10點鐘,刺耳的手機鈴聲響了,楊曉平醫生覺得,這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果然,值班醫生發來報告,病人到目前引流量已經700ml了,止血針、擴容等措施都上去了,血壓心率一直平穩的,病人也沒有什么不舒服,急診血常規和血氣分析也抽了,報告還沒出來!敖酉聛硪趺刺幚?要考慮活動性出血嗎?要‘二進宮’嗎?”值班醫生多少有些著急。

      此時,楊曉平醫生已經從床上跳起,走到了陽臺,點了根煙,稍稍思索說,“肝硬化患者,創面滲血引起,不考慮血管破裂活動性出血,出血速度慢,所以血壓心率平穩,‘二進宮’目前不考慮,實在沒辦法時進去,只能紗布填塞法止血,患者恐怕耐受不住。但看看血色素,交叉配血,申請紅細胞和血漿,血漿不管咋樣一定輸!

      掛下電話,始終忐忑,楊曉平醫生給同組醫生打了個電話:今天膽囊病人還是滲血,你住得近,趕快去病房看看。此時,“阻擊戰”已悄然而至。

      “楊主任,病人血色素只有3.6克,要輸血,但這個病人是RH陰性,熊貓血,血庫沒有!”值班醫生說。

      “你守在那里,密切觀察,我趕緊聯系輸血科主任!睏顣云结t生當下回復道。

      “好的,目前滲血速度很慢,生命體征也穩,準備用上凝血酶原復合物、纖維蛋白原!敝蛋噌t生準備先進行應對處理。

      這一晚,99歲的老爺子成了值班護士、值班醫生、主管醫生、輸血科的重點,兩位孝順的兒子,陪著、守著,毫無怨言,積極配合,使得工作慌而不亂。

      醫院用血一直很緊張,又特別遇上了“熊貓血”,自體血回輸能有效緩解用血緊張,但這個患者膽囊化膿炎癥,不適合自體血回輸。雖然社會一直呼吁大家身體狀況好的時候多獻血,從大學到現在,但在需要時還是有不少困難。

      一早來查房,滲血的情況停住了,但血色素低,營養狀況差,會誘發其他問題,趕緊的,通過輸血科陸燕春主任的努力,血漿輸上了,家屬配合,有輸血癥,紅細胞輸上了,白蛋白、營養支持、護肝等各種治療措施都上了,但還是出現了氣喘等心肺功能不良的表現,呼吸科、心內科積極會診。

      最終,氣不喘、能吃能喝能拉,各項指標穩定,患者出院回家團聚。老爺子,不久也將迎來100歲生日的時候。

      楊曉平醫生再三強調,他認為,面對生命,患者、家屬、醫務人員都不能輕易說放棄,但植物人、癌癥晚期臨終患者,我們有不同的思考!搬t學的發展讓更多人活過100歲,我也會盡自己所能,守護每一個前來看病的患者!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季媛媛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