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0年11月22日 第2期

      《仁心》第2期:南方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救護車

      救護車的故事

      借亞運會的“東風”,廣州市的120急救車來了一次“鳥槍換炮”。

      一輛價值一百余萬、噴涂著“‘廣州.120”的嶄新奔馳救護車停在南醫三院的急診科門前。所有的救護車都是根據“政府承擔一半、醫院承擔一半”的原則購買,即便如此,醫院也要為這個大家伙掏出好幾十萬。

      良好的裝備為急救車插上了翅膀。

      《仁心》第2期:南方醫科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救護車

      而這些都不是關鍵,插上了翅膀的急救車想要真正的救人于水火,還得靠那些默默無聞工作在一線的急救人員,他們不會參與《廣州市社會急救管理條例》的制定,也不會決定采購的救護車是路虎還是奔馳,但是,他們才是真正挽救病人“命脈”的人。他們的工作如何?

      他們拿著不高的薪水,一輛救護車出一次車,至少需要配備兩名擔架工、一名護士、一名醫生、一名司機,但一次出車費幾十元到一兩百元不等,人工加上油錢、車錢,對于講究效益的醫院來說,是個賠本的買賣……

      他們上一次班是24個小時,不是“兩班倒”,不是“三班倒”,而是“24小時”!困了,可以到值班室休息,平日,坐在急診科前臺附近等著120電話,但無論有無出車任務,他們必須時刻待命,哪怕你剛睡下,三分鐘內必須登車出發……

      他們的職稱大多很低,沒多少升遷機會。跑急救車是個辛苦活兒,擔架工老吳一次遇到了一個300多斤的大胖子,從五樓往下抬,樓道狹窄,他和另外一個擔架工一前一后,一個舉著擔架,一個放低擔架,硬是把病人抬了下來……

      他們還得耐得住寂寞。一天到晚干坐著等待120指揮中心分配任務,可能一天到晚一個電話沒有也要堅守崗位。雖然方方面面號召醫務人員主動跑急救,但是,但凡有點職稱的,都不愿接這臟活累活兒……

      他們說不定還有風險,遇到堵車去的慢了,遇到車輛故障不能到了,急了眼的家屬指不定拳腳就上來了。他們說,雖然能理解,但這種“理解”,還是少一點的好……

      本次選取的圖片中,有用可樂服藥而致藥物中毒的小伙子,有割傷腳背血流如注卻又舍不得去醫院的清潔阿姨,也有為了口舌之爭揮刀相向割破大動脈的義氣青年。跟車次數有限,難免有失偏頗,還望見諒。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