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0年11月29日 第3期
      首頁上一頁12345635下一頁尾頁

      《仁心》第3期:“飛針大師”陳全新

      作為全國一流的中醫院,廣東省中醫院有不少傳奇式的專家!帮w針大師”陳全新教授是其中之一。

      陳氏飛針

      一種治療方式以一位醫生的姓氏命名并不多見。陳全新教授獨創的醫者持針手指不接觸針體的針灸手法,以快速旋轉方式刺入,準確、快速,痛感極微,同時達到無菌,有效防污染的效果,深受患者歡迎,陳全新教授也因此被譽為“飛針大師”,這種針灸手法也被命名為“陳氏飛針”。

      “杏林尋寶-全國中醫藥特色技術演示會”上,陳全新教授在臺上展示獨門絕技“陳氏飛針”,快速準確的入針方法獲得臺下雷鳴般的掌聲。

      醫者--長者

      77歲高齡的陳全新教授,精神矍鑠,滿頭烏發。我們找到他的時候,正在針灸1診室聚精會神的為患者把脈,一臉嚴肅。

      把完脈,他馬上換上一副笑臉,與患者拉起了家常?此剖呛唵蔚睦页,其實是在問診。用陳教授的話說,這是一種心理療法,通過輕松的聊天,將患者心里的壓力釋放出來,有助于病情的恢復。

      “陳教授,這里準備好了!彪S著學生的輕呼,陳教授邁開步子,又走到另一位已經躺好的患者旁邊。這些應該都是陳教授的“老朋友”了,他已對患者的病情熟記于心,只要看一下是哪位患者,就知道是什么病情,完全不用翻病歷。

      這是一位38歲的失眠患者,因工作、家庭,導致精神壓力太大,睡不著,通過陳教授幾次“飛針”已經好多了!白蛲硭煤脝?”陳教授問!八眠不錯”,患者輕輕回答。

      電影里的暗器高手,神奇之處不僅在于暗器的快速出擊,還在于暗器的存放位置。陳教授的針是從哪里來的?經過仔細觀察才發現,他的針裝在白大褂的上衣口袋里,F在針灸用的針是一次性的,拆開包裝,取出針,放好,扎完,再取,一絲不茍。我們也注意到了陳教授在用針的時候,手指不接觸針體,嚴格保證了無污染操作效果。

      一位前來就診的退休老干部,以為我也是求診的患者,扯一下我的衣角,小聲神秘的說,“我跟陳教授是老朋友了,一直找他看病,醫術很好的醫生!

      神乎其技

      剛分一下神,剛才還在這邊坐診的陳教授,轉眼就不見了。經他的學生指點,原來正在為一位年輕的面癱患者“飛針”呢。趕緊湊過去,近距離看看陳教授到底如何“飛針”:只見他用棉簽在患者的穴位處涂上碘酊消毒液,右手一個回旋,拇、食、中指搓放之間,旁人還沒反應過來,針已經瞬間準確入穴。定穴、消毒、入針,一氣呵成,轉眼間就完成了病人多個穴位的下針操作,令人嘆為觀止。

      患者28歲,患了面癱,剛來的時候嘴角歪得合不上,眼也歪了,無法吃東西,心理壓力特別大,經朋友介紹找到了陳教授,已經做了20次的治療,嘴和眼已經恢復正常,據陳教授介紹,這位患者只需要再堅持做幾次就可以了。

      一位腰椎不好的阿姨趴在床上,只見陳教授在患者腰部“飛”兩針(腎俞、大腸俞),肘部“飛”一針(曲池穴),腳部“飛”一針(委中穴),才飛4針,就完成了。印象里針灸都是扎得密密麻麻的?為什么我們見到的這三位患者都只扎了幾針?原來這也是“陳氏飛針”的精妙之處--針貴在精,不在于多。陳教授指出,現在國外很熱衷于針灸,有些在國內學了一點針灸知識的醫生過去,不管患者什么病情,盡量多扎針。為什么扎那么多?因為是按針收費的啊,扎得多,費用就收得多。談到這里,陳教授直搖頭。

      那陳氏飛針對哪些疾病效果特別好?陳教授介紹,主要是痹癥、頸椎病、腰椎病、面癱、中風后遺、失眠等,具體的治療也要辨病、辨癥,不能一概而論。

      桃李滿天下

      在陳教授的針灸1診室,我們見到了正在跟陳教授學習“陳氏針法”的四位學生,據說都是慕名而來的,有廣州中醫藥大學的研究生,有外國的留學生,有其他中醫院進修醫生,有省中醫院的醫生。

      有位學生小曾告訴我們,自己正在做一個關于“陳氏飛針治療Bell’s面癱臨床觀察”的課題,已經跟陳教授學習兩年了,一方面是收集資料,一方面是侍診學習。在他的印象里,陳教授是一位治學嚴謹、醫術精湛的老師!拔矣X得陳教授飛針的時候很瀟灑,取穴精、簡、驗,不過,我們短時間內還難以熟練掌握,首先要準確掌握穴位、補瀉手法,還需要辨證取穴、審因論治!彪m然天天見到陳教授“飛針”,小曾談到陳教授的“飛針”時,仍掩不住深深的敬佩和無限崇拜。

      您的學生大概有多少?計算過嗎?陳教授想了一下,笑著搖搖頭:算不出來。陳教授談到有幾次在國外做學術交流,有人走上來就叫,“‘老師好!’他說是我的學生,我自己都不記得了,學生太多,都沒什么印象了!

      據我們了解,自陳教授1973年獨創“陳氏飛針”以來,吸引了英、美、法、日、瑞士、澳大利亞、加拿大、荷蘭、以色列等36個國家和地區的留學生和進修醫師來學習。經陳教授培養的國內外實習、進修、本科、碩士及博士生也數不勝數,他在將陳氏飛針絕技無私傳播給五洲的同時,也收獲了桃李滿天下。

      77歲沒想過退休

      77歲高齡,仍然堅持周一至五上午出專家門診,下午通常是學術交流、做研究、講座等。每天上午的門診量40人。每人以4針計,僅出診的半天,“飛針”160枚以上,每周飛針千枚。陳教授笑言,“如果奧運會有飛針大賽,我肯定拿冠軍!

      辛苦嗎?陳教授笑著告訴我們,不覺得辛苦,“出門診也是很好的鍛煉啊,你看,有坐,有說,有走,有站,有彎腰,有動手,還動腦,全身都運動到了!

      一般這個年齡已是頤養天年的時候,陳教授為什么還堅持出專家門診?他的解釋很簡單:1、治病救人,我很滿足;2、我希望培養更多的接班人。

      準備工作到什么時候退休?陳教授還是搖搖頭:這個問題沒想過。

      最簡單的養生秘訣

      針灸1診室的窗臺上郁郁蔥蔥。陳教授的學生告訴我們,陳教授很喜歡綠色植物,親手種,不僅家里種得多,科室里也種了不少。平時閑暇的時候也喜歡爬山、聽音樂、游泳。

      望著陳教授滿頭烏發,我們最后還是忍不住追加了一個問題:您是不是有什么養生秘訣?陳教授笑笑,“保持平和的心態,就是最好的養生秘訣!

      陳全新教授簡介

      1933年出生,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第三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廣東省名中醫;曾任中國針灸學會常務理事、廣東省針灸學會會長,現任廣州中醫藥大學及廣東省中醫院主任導師、廣東省針灸學會終身名譽會長;先后應邀赴多國講學,并被英、美、澳等多國的大學及研究院聘為客座教授和學術顧問;先后在國際學術交流會及國內外雜志上發表論文80余篇,主編出版《針灸臨床選要》及《臨床針灸新編》專著兩部,副主編出版《南方醫話》。

      延伸閱讀:陳全新教授與“陳氏飛針”

      陳全新教授出生于中醫世家,受父輩的熏陶,從小立志治病救人。

      1954年,在醫院當實習生的陳全新被安排在兒科病房實習,由于當時流行脊髓灰質炎(小兒麻痹癥),許多患兒患病后都留下不同程度的軟癱,由于當時現代醫學治療手段不多,從中醫藥學校畢業的陳全新決定用所學的中醫知識進行嘗試。經過刻苦研究古典醫藉,結合學校所學的針灸知識,陳全新私下為患兒進行針灸治療,居然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通過針灸治療后的患兒后遺癥非常少,還能神奇的站起來!連從德國留學歸來的科主任也對他翹手以待,要求全科醫生向實習生陳全新學習針灸。

      1957年,參加工作僅二年的陳全新教授被授予“省衛生系統先進工作者”稱號。

      1958年,陳全新教授被衛生部委派參加赴也門王國的中國醫療專家組。在當時,能代表中國赴國外工作,不僅表現突出,而且要有很強的專業技能。

      在也門工作期間,因國王貼身衛士長下車時不慎扭傷,出現了下肢放射痛,經X光檢查,腰椎骨質未見異常,陳教授經過辨證,認為是“傷筋”,在中醫屬“筋痹”,病機為氣滯血瘀,于是替這位衛士長針刺環跳、委中二個穴位,并運用導氣法,令其治療僅一次竟獲痊愈。衛士長當時激動萬分,連聲夸贊:“東方神針好神奇!”陳全新教授也因此獲得了“東方神醫”的美譽。

      1962年,回國后的陳全新教授雖然頭頂閃亮的光環,卻仍然踏實的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天天與針灸打交道,他注意到針灸存在兩個問題:首先,操作較為復雜,尤其是進針之法十分講究。如果醫師進針不夠熟練,進針的痛感強烈,就會增加病人的痛苦。其次,醫師手持針體進針,因消毒不嚴而引起的炎癥是十分普遍的現象。

      一向執著鉆研的陳全新教授便開始致力于無痛進針法的研究。他對古今進針法做了詳盡的分析比較,在前蘇聯“無痛分娩法”和我國梁潔蓮所創“無痛注射法”的啟發下,經過長時間臨床探索,創造出了“牽壓捻點法”和“壓入捻點法”兩種無痛進針法。

      接著,陳全新教授在無痛進針法基礎上又做出了進一步的創新。在何若愚《流注指微賦》中“針入貴速,既入徐進”理論的影響下,獨創了“快速旋轉進針法”。

      這種方法集中了多種刺法的優點,由于針是快速旋轉刺入,故穿透力強,刺入迅速,痛感極微。而且由于醫者持針時手指不接觸針體,故能更有效地防污染,達到無菌、無痛、準確、快速的效果,深受患者歡迎。

      一經創立,這一針法便贏得了極大的榮譽。陳全新多次應邀在國內外學術交流會上現場示范表演,受到同行的稱道;被日本針灸師代表團譽為飛針大師,他們認為這是一項高超的醫療技術。一時間,陳全新教授和他的“飛針”成為媒體競相報道的焦點。

      頭上的光環更加耀眼,陳全新教授并沒有固步自封,他從明代針灸學家楊繼洲提出的“刺有大小”之說中得到了啟發,提出了規范化的“分級補瀉手法”,從此構建起了“嶺南陳氏飛針”的核心。

      后記

      離開針灸1診室,一幕幕從腦海里像閃現:凌晨7點,一個身形挺拔的身影踏上省中醫院的專家接送車,7點40到達醫院,先幫那些綠色植物澆澆水,清潔雙手,換好衣服,做好出診準備。8-12點,診室里忙碌的身影,坐診、飛針、詢問病情、記錄病情、翻閱病例、指導學生……。下午,到某大學做學術演講或是查閱讀資料,潛心研究。傍晚6點,再踏上省中醫院的接送車回家。

      拒絕國外優厚的邀約條件,55年如一日的在省中醫院從事中醫針灸工作,舍不掉的是他對醫院的情結,還有祖國的病人,以及濃濃的中國情。

      陳教授,您辛苦了!

                                                。▓D片拍攝:商濤 文字:鄒蓮)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