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0年11月8日 第1期

      《仁心》第1期:南方醫院神經外科—漆松濤

      漆松濤,南方醫院副院長、神經外科主任,51歲。

      一般這個年齡的醫生,論文無數,成果若干,職稱數排,成為絕大部分醫生的仰望。尤其身揣“一技之長”,更能羨煞諸多同行,引來羨慕嫉妒恨無數。但是很少有知道,講臺上燦爛的鮮花之下,他們所付出的代價。

      每早6點,他必須準時起床,7點多開始主持例行早會,幾十名下屬分別匯報病例、查房情況、病情進展、治療方案、科室床位如何如何,身為神經外科的“一把手”。他既要親自上手術臺,為年輕醫生和學生做示范,也要上談判桌,跟醫藥代表討價還價。一把鉗子一萬八,的確太貴了。

      8點多例會結束,門外一群守候已久的病人家屬一擁而入,他們希望主任能抽空和他們多談幾句。他們不斷扒在門口等著見他一面,希望插個隊,早點把手術做掉。

      《仁心》第1期:南方醫院神經外科—漆松濤

      10點多開始手術,由于病人太多,流水化的作業在如今的醫院變得越來越流行。大部分簡單的術前準備和開顱都交由醫師去做,像他這樣的專家只能負責最關鍵的顱腦深部手術部分,至于縫合和術后,是博士生們夢寐以求的實踐機會。

      中午2點,一連三臺手術下來的漆松濤吃個盒飯,喘了口氣,開始準備2點半的會診。每個醫生手中拿著一沓X光片,等著這個最權威的專家給他們建議,最終確定手術方案。

      下午3點半,會議結束,他帶著十幾個學生前去查房。一百多張病床需要三個多小時才能查完。南方醫院不僅是一所醫院,更是一所龐大的學校。上千名的碩士、博士、留學生等待著專家帶他們查房,等著專家給他們講解每一個案例,他們得抓緊每一個向“權威”學習的機會,爭取有一天,和帶領他們查房的人一樣,成為主任醫師。一般情況下,要熬十五到二十年才能實現。

      下午6點半,查房結束。

      記事本上顯示,還有許多的文字工作等待來加班。

      門口的工作安排顯示:從10月份到12月份,他一共有7個會議要跑,3次出國,若干次演講,若干次學術會議。再吃一個盒飯,他開始給各個部門打電話安排明天工作,身為副院長,雜務纏身。

      至于家庭,有位醫生說過:不要和醫生談家庭,這是很粗魯很傷感情的。于是,就略過了。

      附個人簡介 漆松濤:

      教授、主任醫師、醫學博士、博士生導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廣東省首屆名醫,F任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副院長、神經外科主任,中華醫學會神經外科分會委員,中國醫師協會神經外科分會委員。先后承擔省部級課題10余項,累計獲科研經費100余萬元,以第一作者在SCI發表論文5篇,國家統計源核心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73篇,主編專著2篇,獲廣東省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軍隊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省級科技進步二等獎1項、軍隊科技進步三等獎3項。

      漆松濤教授是國內顯微神經外科技術最全面、最高超的專家之一。手術技術精湛,對中樞神經系統各部位(顱腦、脊髓)的復雜難治性腫瘤、腦血管病、顱神經疾病等具有豐富的治療經驗,其中在顱底、鞍區與松果體區等深部腫瘤及顱內動脈瘤的手術治療方面具有很高的造詣。經他診治的惡性膠質瘤患者中有70多例長期存活,他倡導和實施積極手術治療配合系統、正規的放、化療,大為改觀了膠質瘤患者的治愈率、控制率。他所帶領的南方醫院神經外科已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神經外科學術和臨床培訓基地。

      2011年度健康總評榜啟動,請為漆松濤副院長投上一票>>>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