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1年3月7日 第13期
      首頁上一頁12345626下一頁尾頁

      《仁心》第13期:保乳專家——蘇逢錫

      “每年有90%的乳腺癌患者乳房被誤切!”提起保乳手術,著名乳腺癌專家蘇逢錫一臉的悲憤。

      然而他的悲憤也沒能擋住伸向乳腺癌患者胸部的手術刀。資料顯示:乳腺癌已經成為城市發病率最高的癌癥,患者幾乎全是女性,超過9成多患者是采用傳統改良根治切乳手術治療。

      但是,即使你做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也并不意味著萬事大吉,每年仍有4%切除乳房的女性乳腺癌復發,導致二次治療。有不少人,是帶著遺憾離去的,一小部分女性不得不面對家庭破碎的困境和身體殘缺的雙重屈辱,受傷的心靈一點不比胸口的那道傷痕更小。

      不切 堅決不切!

      蘇逢錫,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乳腺腫瘤中心主任,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研究生導師, 中國百萬婦女乳腺普查工程廣東省首席專家。多年的行醫經驗不斷的堅定著他的論點:乳腺癌患者,能保乳,絕對不切,堅決不切!

      蘇逢錫教授表示,很早醫學上就已經達成了一種共識:“乳腺癌是一種全身性疾病”。而所謂的“全身性”,是指乳腺癌實際上是一種全身性的、癌細胞轉移無固定模式的疾病?瓷先ァ叭橄侔眱H僅與乳腺有關,但實際上,和其他癌癥一樣,切除乳房后,癌細胞仍然存在轉移、復發的可能性。

      歐美各國經過6—10年的前瞻性隨機分組研究,也得出早期乳腺癌保留乳房的“縮小”手術與傳統改良根治手術(即切乳手術)有相同療效的結論。目前保留乳房的治療在歐美國家得到了廣泛應用,已經成為早期乳腺癌最主要和標準的治療手段。

      9成患乳腺癌的女性變成“搓衣板”

      蘇逢錫教授無奈的表示:在我國,接受保乳手術的患者只能占到乳腺癌患者總數的5%——6%,也就是說,9成多的乳腺患者在醫生的手術刀下,成為了“搓衣板美女”,美麗不再,信心不再,給心理和生活都造成了極大創傷。

      在蘇逢錫教授看來,乳腺癌的治療,不能還停留在僅“保命”的初級階段,更要考慮女性的美麗、自信和將來的生活需求,為患者的未來生活質量提供保障。

      “我這里有過幾個女病人都是在之前切掉一只乳房后,結果腫瘤還是復發,最后,無論如何也不愿意再切掉剩下的那一只,然后過來找我做保乳治療,”然而這還不是最令人心痛的,“不少醫生覺得,反正已經切掉一只乳房了,干脆把另外一只也切掉,就對稱了嘛……”

      “我為某些同行感到慚愧”

      做了二十多年的乳腺腫瘤醫生,他看過了太多因此而造成的慘劇。

      一名女患者在切除乳房后,對她哭訴,“再也不敢照鏡子看著自己身體”;一名患者跑來問醫生,“能不能把我的乳房用什么東西填充起來?”;除了家庭的裂痕之外,一些妻子失去了丈夫,一些女孩失去了男朋友……切掉乳房,所殘缺的,不僅僅是身體,丟掉的,不僅僅是美麗。這是一種對于美麗和自我的根本否定,是信心與人生信念的毀滅。

      但是,一個困惑也隨之而來,難道那些醫生不知切除乳房后對女性的巨大打擊?難道背后有何隱情?

      蘇逢錫教授表示:之所以造成乳腺腫瘤患者切乳的比例如此之高,在于“保乳”的風險!按蠖鄶滇t生為了所謂的保險,仍保守選擇切乳手術,不愿意接受和學習乳腺腫瘤治療的新觀念和方法,9成多的切乳患者里,大部分根本不用切掉乳房,采用保乳手術能夠治愈,而且生活質量還能大大提升!

      即使受益范圍只有本院的一小撮,他依然堅持著他的理念:不切。

      刀下留情 把選擇權還給患者

      作為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的乳腺腫瘤醫學部主任,他一直致力于“保乳”觀念的施行與推廣。在他所負責的中山二院乳腺腫瘤醫學部,“保乳”手術率達到了50%—57%,遠高于國內5%的平均率。

      由于國內保乳手術的普及率很低,大部分醫院仍然采取傳統的改良根治切乳方法來治療乳腺癌,患者所受到的教育、收到的治療信息也都是關于切乳治療,這使得切乳仍然是乳腺癌治療的主流觀念。而不少病人,到了醫院,也直接問“怎么切”“切多少”,而不是“切不切”。因此,與病人溝通,聊病情,聊手術方法,成了蘇逢錫教授的一項重要工作。

      “我們幾乎與每一位前來的患者都有過長談的經歷,根據她們的發病情況選擇最優手術治療方案;我們不僅要向病人解釋清楚發病情況,也要向患者闡述切乳和保乳的利弊,同時展示國內外的科研與臨床數據,用事實說話”

      同時,蘇逢錫教授也指出,當前,如果僅靠他們自己“教育”患者,影響范圍僅限于中山二院自身的患者。對此,他也呼吁:希望乳腺外科醫生們刀下留情,多為患者著想,把選擇權還給患者。

      專家介紹:

      蘇逢錫教授, 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乳腺腫瘤中心主任,主任醫師,博士研究生導師, 中國百萬婦女乳腺普查工程廣東省首席專家, 中華醫學會廣東省分會乳腺病學委員會主任委員, 中國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委員, 廣東抗癌協會乳腺癌專業委員會常委。他堅持對早期乳腺癌進行以手術為主的綜合治療,乳腺癌人性化治療方面在國內領先并達國際水平,保留乳房手術率達57%。國內首先開展以保留腋窩為目標的乳腺癌哨兵淋巴結活檢的臨床研究,保腋窩率42%。乳腺癌的個體化治療包括早期乳腺癌術前/術后輔助治療和晚期復發轉移乳腺癌的解救治療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

      專家坐診時間:周三上午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本院特約門診 周四上午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南院特約門診

                                 (攝影:宋智興 編輯:宋智興 商濤 監制:鄒蓮 通訊員:王海芳)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