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1年4月14日 第16期
      首頁上一頁12345617下一頁尾頁

      《仁心》第16期:不愛做手術的骨科“原生態”專家--李佛保

      拿了40多年手術刀,做過無數高難度的手術,但他卻認為手術往往不是最佳的選擇。

      在華南實力最強的醫院擔任學科帶頭人,擁有最好的設備,但他卻認為設備不能代表醫療技術水平。

      他平時和藹低調,但在學術領域卻被認為敢怒敢言,敢說實話。

      他就是被譽為“中大一寶”的原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骨科學術帶頭人,骨科首席專家李佛保教授。

      治療要原生態

      剛剛在上海閉幕的骨科論壇上,他的15分鐘演講,5次被掌聲打斷。

      李佛保教授說,不是我講得有多好,而是我講了實話,是我的生態理念得到了大家的認可。

      他演講的主題是:治療要原生態

      環境原生態:自然,真實,污染

      旅游原生態:天然,美景,環保

      食原生態:天然,原汁原味,

      音樂原生態:天然,聲淳,高調

      渴望原生態已是世界共識。

      醫療也要原生態:創傷小,費用少,痛苦少,代價小,自然修復

      他認為:大檢查、大手術、濫用藥必將使人體自然的平衡遭到破壞,痛苦多,代價大,結果可能是不能預知的,診療一定要盡早回歸原生態。

      診斷應該優先采用便宜的、簡單的方法。

      在高科技設備層出不窮的今天,各大醫院實力的比拼變成了是否擁有高科技儀器的比拼。李佛保教授說:儀器好了就是技術好了?不是!

      對于現在部分醫生不分青紅皂白,見面就開檢查單的做完很不認同。他認為,這樣做看似診斷更為科學了,其實是讓患者了錢,卻不一定解決了他的問題。

      李佛保教授跟我們分享了他親身經歷的一個案例:三年前,第一次出特需門診,因為門診費用300元/次,所以第一次出診掛號人數比較少。他記得很清楚,第一位患者是一個10歲左右的孩子。走路一拐一拐,之前的醫生不作體檢,就診為“先天髖位”,X照顯示正常,但是腰有點彎,馬上又給腰椎照片,磁共振,CT,整個脊柱都查了,正常。幾個大醫院的跑,單檢查費都花去5000多元,一直沒查出原因,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花了300元掛號費來找他。

      他讓男孩在面前走幾步,再躺到床上,脫下長褲,發現這個男孩的兩只腳長度不一樣,只開了一個120元的普通X光片就證實了他的判斷。他事后問病人,300元掛號費值不值,病人家長答“值!值!”

      在我們的交流中,李佛保教授反復強調,對于醫生來說,視診、觸診、叩診、聽診是最基本的診斷手段,其次才是儀器的檢查。醫生診斷首先應該詢問病史和做相應的理學檢查,高新技術是進一步提高和完善診療水平的輔助手段。即使在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儀器仍然不能完全替代醫生的判斷。

      治療應該最小的創傷、最少痛苦、最少的錢、自然修復。

      李佛保教授認為,原生態的治療,首先不能過分依賴和使用高科技、過多的抗菌藥、過多的內植物、過多的創傷操作,都將增加患者的風險和合并癥,同時還將增加了病人的治療成本,對國家醫保費用也是極大的浪費。

      歷史上發生的各種疾病的大災難,如霍亂、天花、鼠疫、腦膜炎等,都是通過疫苗的注射,讓人體產生免疫力來進預防的,所以,最好的治療方法,也是需要回歸,用最小的創傷、最少的錢、讓病人自身恢復,達到最好的治療效果。2000年前醫學之父就告誡醫生不要輕易手術。

      找到李佛保教授的患者,不少都是被其他醫生判了“刑”,認為必須要手術的,抱著最后一線希望找他做最后確診。他說,其實這些患者中,至少有2/3沒有達到手術的指征。

      他說,很多醫生只看片子,不做體格檢查,有很多患者的脊柱結構很好,功能也很好,就是因為有些疼痛,就被要求做手術。人到了一定的年齡,所有器官的功能都在老化,骨質增生和結構有些變形,是很正常的。如果不影響患者的四肢功能、不影響生命,完全可以通過其他非手術治療來改善。手術是萬不得已最后的選擇。

      他記得有一位車禍的患者,小腳骨裂了,完全無移位,結果,花了幾萬塊做了開刀手術,還在腿里打上了鋼釘,實際上這種情況只需要打一、二個月的石膏就解決問題了。

      幾年前在一次行業論壇就開始介紹他的“原生態療法”的理念:能不開刀就不開刀,一定要開刀,就盡量選擇創傷小的開刀方法,用藥方面,應該選用最經濟最實惠的藥,不隨便開高價藥,不濫用藥,盡可能讓患者通過自身修復的方法達到治愈。但剛演講完,另一位脊柱方面的專家就開始鼓吹做大手術的好處。他忍不住當場質問演講者:如果你的親屬也是這方面的脊柱問題,你會建議他手術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來親自幫他免費手術。演講者無言以對。

      醫生是醫學知識分子 + 哲學家 + 道德家。

      李佛保教授說,讀了醫書,照搬理論的人只能算是看過醫書的人,醫生應該是醫學知識分子 + 哲學家 + 道德家。醫學知識是基礎,學完后,能將醫學理論進行融會貫通,進行哲學思維,再加上擁有崇高的治病救人的道德,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醫生。

      一名患者因為氣喘、咳嗽,去一小醫院就醫,醫生說:這個病好像很嚴重,建議去大醫院。大醫院說,那照一下CT吧。照完CT,一看結果,醫生說,好像是結核,建議去肺結核?漆t院吧。輾轉2個醫院,都沒有對病人進行及時的治療。很不幸,病人在轉院到第3個醫院的途中死亡。

      李佛保教授說,這樣的事情實在不應該發生。病人氣喘、咳嗽,有很簡單的判斷方法,在胸口叩一下,聽一下,從聲音判斷是不是積液,如果是積液,通過注射器抽出來就知是膿是血,還是滲出液,再放條管,改善呼吸,命就保下來了,還花不了多少錢。

      有醫生向筆者透露,李佛保教授的“敢言”是業內出了名的,很多人對他又敬又怕。有些話大家知道,也不敢講,一講,可能就得罪一大片。李教授說,我的個人力量是有限的,一想到活生生的病人我就顧不了是否得罪人了,我能做的,就是盡我自己的能力把好關,呼吁更多的人重視生態醫療,這也是為了下一代醫生。

      幾天前的臺灣骨科峰會上,李佛保教授作為國內著名的骨科專家受邀參加。臺灣的骨科專家也非常認同李佛保教授所倡導的“醫學要原生態”,“醫生要有醫德”理念。他說很欣慰,越來越多的同行認同他的原生態理念。

      醫療已經商業化了,單靠醫生自律不可行。

      要做到醫學原生態,雖然從內心上對部分同行們的做法完全無法認同,但他不得不承認:

      “醫療過度的使用高科技,至少一定程度上是被迫的,因為醫院要生存,要發展!

      他認為:政府一方面要醫院承擔公益責任,一方面又把醫院推向市場,實行商業化運作,使醫院和患者之間自然形成了消費關系,這是很不正常的。

      這也是很多同行本能排斥他生態療法的主要原因。部分同行更直言,醫院收入高了,才能提供更好的醫療環境,幫助到更多的病人。對此,李佛保教授多少有點無奈。

      李佛保教授認為,事實上,包括排斥原生態療法理念的絕大多數醫生,都有著崇高的理想,在災害到來的時候,都能不顧個人安危搶救病人,能義無反顧的沖到第一線。

      但面對醫療行業自身的生存和發展問題,要讓醫生以最小的創傷、最少的費用治好疾病,光靠醫生的自律和觀念改變是不夠的。

      在醫療行業內部有識之士大聲疾呼的同時,更重要的還是政府一定要花大力氣,切實落實對醫療領域投入的承諾,讓醫療行業從市場化、商業化回歸到公益化,才能最終使疾病的治療回歸原生態。

      以李佛保教授在上海骨科論壇上的話作結束語:

      保護原生態,不是回到舊時代;

      渴望原生態,不是不準改;

      又改又環保,代代都精彩;

      改革壞了原生態,貽誤一代代。

      (文字:鄒蓮 攝影:鄒蓮 宋智興 通訊員:李紹斌 鳴謝:黃紫房 文詩奇)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