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仁心》2011年5月23日 第19期
      首頁上一頁12345626下一頁尾頁

      《仁心》第19期:褥瘡專家王維平

      “長期臥床者50%以上不是死于其原發病,而是死于褥瘡導致的嚴重感染!”

      維平教授表示:褥瘡的危害絕不僅僅限于褥瘡本身,還會帶來病菌、病毒的感染、部炎癥、肌肉萎縮等多種并發癥。如不及時治療,即便是“超人”也難以抵擋——電影《超人》的扮演者克利斯托弗•里夫因為墜馬摔斷了脖子長期臥床,最終死于褥瘡。

      而由于缺乏相應的常識宣教,很少有長期臥床病人會關心褥瘡。

       兩周未翻身褥瘡上身 74歲老太“爛屁股”

      2010年,王維平教授遇到了一個來自海南的老太太,老太太已經74歲,由于骨折在床上躺了兩周,由于輪到兒子照顧,不方便洗澡,也沒有翻身。當輪到女兒照顧時,兩個巨大的壓瘡讓全家人驚呆了!

      老太太的腰部一個20x10cm的褥瘡正溢出黑色惡臭的膿液,而臀部一個20x15cm的巨大褥瘡已經腐爛見骨,部分壞死肌肉已經發黑干枯,盆骨底部清晰可見!

      王維平教授在回憶起這例案例時,痛心疾首。如果老太的家人稍稍懂得一點褥瘡常識,每天堅持翻身擦洗,絕不可能到來整個右半邊臀部全部“爛掉”。即使發生褥瘡,早期發現的難度也遠遠小于重度壓瘡。

      接下“苦差事” 26年攻關只為征服褥瘡

      長期以來,由于褥瘡不受重視,加之褥瘡的“重口味”——輕則皮膚破潰,重則腐爛見骨,肌肉骨骼清晰可見,膿液惡臭難聞,不少醫院視之為畏途,避之不及。王維平教授為何偏偏接下了這個苦差事?

      王維平教授笑言,可能源于骨子里“絕不服輸”的軍人性格。

      26年前從部隊轉業后,王維平開始接觸急診科,他發現,大量的車禍、工地事故造成了大量的骨折、癱瘓病人,而大多數醫院都只是修復創口,打上鋼釘了事,而病人長期臥床后的褥瘡卻沒人管。而這些人大多是青壯年,本該能夠繼續為國效力的年紀,卻被迫躺在床上忍受褥瘡的折磨。

      經過對國內外大量的資料分析后,他認為,褥瘡治療的關鍵在于,一定要讓臥床病人身體的壓力分開來!決不能讓一個部位持續受壓,但普通的床肯定法實現,定時翻身人工成本又太高,而美國進口床又太貴。于是他下定決心:自己研制!

      寶劍鋒從磨礪出 “波浪床+封閉式負壓引流”攻克重度褥瘡

      在采訪中,“波浪床”和“封閉式負壓引流”是王維平教授口中出現頻率最高的詞匯。

      “波浪床”從最初的汽車電機驅動,到現在的全數字化,歷經大大小小60余次改進,經過26年的不斷完善,終于開始在臨床上顯山水。病人躺上波浪床,床面下的幾十根輻條即按照程序設定的“波浪”起伏,身體的受力部位不斷改變,從不會有任何一個部位長時間受壓,從而從根本上杜絕了褥瘡的發生,更大大節省了人力,再也不用護工蹲守在病床前,兩小時翻一次身了。

      后來,“波浪床”被授予“國家級發明獎”,在廣東省內首屈一指。

      波浪床阻止了褥瘡的惡化,而“封閉式負壓引流”則負責將褥瘡徹底清除。

      褥瘡病人肌體的腐爛和膿液往往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而腐爛的臭味更讓人退避三舍,護理難度很大,即便是家人,護理起來也是愁眉苦臉!胺忾]式負壓引流”首先將傷口清創,清除壞死組織,同時用清潔的海綿填充傷口,插上負壓的引流管,一旦有膿液滲出,就會立刻被吸入引流瓶,不會產生任何異味,護理難度直線下降。

      剩下的肌肉再生,就交給神奇而萬能的人體本身了。

      深諳“中國國情” 廉價才是最好的

      在實際臨床上,還有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褥瘡病人大多都很窮。

      他們都很窮,大多請不起護工,因此沒法做到“兩小時翻身一次”;他們大多來自農村,吃的很差,病人常常瘦骨嶙峋;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治療褥瘡的美國“壓力床”一臺70萬,覆蓋傷口的透氣不透水的薄膜一張兩三百,每周至少換三次……

      為了解決問題,王維平教授狠狠的吃透了“中國國情”。

      波浪床雖然成本高昂,但比起進口床,價格足足便宜了一半,而且睡一天也只收幾十塊;美國人電子化的負壓引流瓶被改造成了手動擠壓的菌塑料瓶,價格瞬間降低了十分之一;而兩三百的進口薄膜在經過數次的對比實驗后,換成兩、三塊錢的國產薄膜,臨床用過以后,透氣效果同樣出色;至于歐美的極其苛刻的“引流管”,王維平教授也費勁腦汁,在醫院里找到了替代品——氣管、輸液管……

      一番“國產化”下來,無論是機器,還是耗材,價格比起歐美的“豪裝套裝”都至少便宜了數十倍,總費僅有進口耗材的十分之一,不僅節省了金錢,更重要的是,這些“節儉”絲毫不影響藥效。

      省內唯一能收治重度壓褥瘡 盼推廣現有技術

      目前,褥瘡仍未普遍引起社會的重視,尤其是重度褥瘡,由于難度大,效益低,極少有醫院開展。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目前是廣東省內唯一一家開展重度褥瘡治療的醫院。王維平教授對此表示非常擔憂,希望能夠大力開展培訓宣教,傳播現有技術。

      王維平教授表示:現有重度褥瘡治療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且在國內處于領先地位。如僅僅限制在中山一一家,不僅病人有限,社會影響有限,也難以施展先進技術應有的功效。如能和廣大社區醫院開展聯合,將最大限度造;颊。

      (責任編輯:商濤 攝影:關琦 通訊員:李紹斌)

      精彩專題:褥瘡之痛如何治療?

      相關新聞:中山一院成功治愈75歲重度壓瘡患者

      前沿科技:壓瘡治療利器——“波浪床”的前世今生

      護理常識:壓瘡患者的家庭請注意:壓瘡護理的“四大紀律”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