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下一頁尾頁

      “開心”人張曉慎

       

        您最開心的時刻是?

      ——每次“趕”康復的病人出院的時候。

      1%的驕傲

      早上8點,是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臟外科主任張曉慎的早查房時間。

      這個科室成立才1年多,病床數并不多,但滿員。從ICU到普通病房,張曉慎一一探視過去:

      “阿叔,你的胸帶綁得太松了,要緊一點!

      “阿婆,還有沒有發燒?等你兒子過來探視的時候,讓他找我聊一下啊!

      5床的家屬李菲攔住了張曉慎:“手術真的不能在周五做嗎?”

      張曉慎回答道:“周五晚上我要去外省做學術交流,當地往返廣州的飛機只有一班,若手術后出現什么不妥,我接到通知后至少24小時后才能回返,這對你先生的安全很不利。已經安排好周一一早的手術時間了,你放心!

      聽到這樣的解釋,李菲退了回去,嘟囔了一句,那醫生也挺辛苦的。

      在手術后24小時內,張曉慎要保證自己能隨叫隨到!白鲆幻呐K外科醫生,除了醫術,責任心是必備的。手術成功只是第一步,術后的病情改變,康復都要時時了解、跟進。有些時候,術后付出的心血比手術時還得多一些!

      72歲的張阿婆需要再次換瓣。高齡+再次手術,使得不少醫生顧慮重重,甚至會因為信心不足而放棄治療。但張曉慎從來不認為再次心臟手術絕對是心外領域的“禁區”,“只要做好詳細的患者條件判斷、圍術期流程制定、手術方案和應急處理預案準備”。

      在阿婆和家屬的支持下,張曉慎為阿婆進行了手術,并且一次換了三個瓣膜——主動脈瓣、二尖瓣、三尖瓣。手術并不容易,8個小時浴血奮戰后終于順利完成。阿婆在經歷體外循環298分鐘,心臟停跳189分鐘后,重新獲得了新生!

      然而,手術結束卻出現了一些“小波瀾”。術后第一天,阿婆出現下肢肌張力高、強直癥狀,張曉慎擔心是長時間的體外循環導致了腦部并發癥,趕緊安排頭顱CT檢查并請神經內科、神經外科團隊會診。幸而第二天,張阿婆便恢復了神志,四肢活動也明顯改善,張曉慎這才放下了一顆心。

      張曉慎的負責深入人心。心臟外科護長廖秋英說,“除了早查房,他下班前還一定要查一次,做到離開醫院時也對患者情況心中有數。而如果值夜班的醫生發現問題而不立即匯報給他,第二天必定挨批!

      “我們的團隊特別年輕,但在主任帶領和指導下,我們的有些數據并不亞于成熟大中心!绷吻镉⒆院赖卣f,“術后死亡率1%,胸腔鏡心臟手術占一半以上,這在全國都是領先的,讓我們很驕傲!

        溝通也是治療

      早上8點半,彭生來到了張曉慎的辦公室,他的太太二尖瓣關閉不全,重度返流。夫妻倆已經決定了手術,但是彭生想得到一個確切的答復:“只想做修復,不想換瓣,可以嗎?”

      彭生說的“修復”是指瓣膜成形術,接受這種手術的病人后續不需要抗凝,避免了服用抗凝藥物引起的并發癥,而且良好的成形效果有利于心功能恢復,能有效提高患者未來的生活質量。但是手術要求的技術難度很高,是國內外心臟瓣膜外科領域最高難度手術之一!爸脫Q是把原來的瓣膜剪掉,然后換上新的,過程比較單純,但是修復需要根據不同的病變、不同的程度進行個性化的處理,沒有哪一種手術方法可以解決所有的病變,因此,需要醫生在手術中根據自己的經驗去判斷采取什么樣的手術方式來達到最佳的效果! 張曉慎解釋道。

      全胸腔鏡下二尖瓣成形術是張曉慎的“拿手好戲”,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臟外科瓣膜修復術與瓣膜置換術的比例約為3:2。彭生正是慕名而來。

      張曉慎為彭生解釋了他太太的病情,如能修復一定修復,但是考慮到他太太返流嚴重,可能會出現復發,還需要進一步的評估。

      張曉慎表示,“我們并不怕加大手術操作的難度,只求能更好地提升患者未來的生活質量。但是并非所有的瓣膜病患者都適用于成形術”。

      “一定要手術嗎?修復還是換瓣?換機械瓣還是生物瓣?”

      是心臟瓣膜病患者和家屬的提問三連。

      為了解答這些疑惑,每一臺手術前,張曉慎都會親自與病人或家屬進行一次或多次詳細談話,“完整的方案不能只看心臟的情況,患者的其他身體狀況、精神狀況、生活態度、經濟收入、家庭環境等等都需要考慮。充分的溝通不僅讓患者更放心,也是讓醫生更有底”。

      隨著社會的進一步老齡化,退行性病變導致的瓣膜病越來越多,改變了以往風濕性心臟病患者為主要的瓣膜病格局,張曉慎主任的病人年齡也越來越高,“三分之一的病人65歲以上,四分之一的病人70歲以上”。

      “很多老人覺得都一把年紀了,還有必要手術嗎?其實,年齡并不是紅線!睌的昵,張曉慎在美國進修時,看到一名93歲的老太太找到他的導師要求手術換瓣。90多歲了為什么還要換?他帶著疑惑去問老太太,老太太表現出的態度讓他很受觸動。年齡大不等于就要放棄美好生活。目前,張曉慎主刀的手術病患中,年齡最大的是85歲。

      “積極向上的精神狀態和生活態度對老年人的手術非常重要,心臟手術后的康復和護理有一定的痛苦,如果沒有精神作為支撐,依從性差,也會影響到預后”,張曉慎說,“有時候,溝通也是治療!

      老人多,張曉慎也有一套他的特別技巧。一方面是和家屬溝通透徹,讓家屬做工作;一方面也會給與鼓勵,讓病人看到希望,并根據了解的情況“撩”起患者對生活的熱情。

      有些病人特別害怕手術,張曉慎就會對他們說,這樣經歷是會有點痛苦,但是回想起來會很特別,做過這么大的手術,心臟都停止跳動了好長時間,但看現在,又恢復健康了。經歷了磨難,也獲得了新生。病人往往會從中得到自豪感。

      對待提問三連,張曉慎說得最多的便是,“沒有最好的人工瓣膜,目前只能選擇比較適合患者生活方式的人工瓣膜。術式也是一樣,需要綜合考慮!

      由于張曉慎接下來還需要手術,彭生沒有得到百分百地肯定有些怏怏,于是約好下次再細聊。走的時候,他說,“張主任,我相信你一定會把我太太治好的”。

      “別相信我,信任我吧”。張曉慎回道。

      信任,是張曉慎最渴望從患者和家屬得到的東西。心臟手術事關生死,他希望患者和家屬不是站在對面說相信他的醫術,而是能站在同一條戰壕里,共同面對“疾病”這個敵人。

      張曉慎認為,“盡可能充分地溝通也是增進信任感的必需,很多時候醫患互不信任甚至阻礙治療都可能出自溝通不暢,因此,我愿意為溝通花時間花心思”。

        十年磨一“刀”

      上午9點,張曉慎來到手術室。

      第一臺是全胸腔鏡下的瓣膜置換術,患者王雨,39歲,風濕性心臟病。

      “插管完成,體外循環建立”

      “動脈痙攣,換18號管”

      “打開右心房,阻斷”

      “張主任,已灌注20分鐘”

      ……

      這對于張曉慎來說是非常常規的手術,但他從不敢有絲毫懈怠,依舊全神貫注。

      手術室里頗為“熱鬧”,除了張曉慎這位“主刀”,還有一組助理醫生、一組體外循環醫生、一組麻醉醫生、一組手術室護士,加上帶教的老主任和規培生。十幾個人一臺手術,相對于其他一般手術,可稱得上“規模戰”。

      主刀醫生就是“指揮”,不僅自身手術技藝要精湛,還要對體外循環、麻醉等充分了解。因此,心臟外科醫生的學習曲線格外長一些,業內普遍認為,從拉鉤助手到主刀醫生,至少需要10年。

      張曉慎這一“刀”磨了不僅十年。1997年,他大學畢業后進入了全國三大心血管疾病治療中心之一的廣東省人民醫院。從助手到每年零星做些小手術到主刀醫生,他花了13年。期間,他獲得了心臟外科碩士學位,并多次奔赴美國、德國等知名心臟中心進修學習。

      “能真正稱之為主刀是從2010年開始”,他回憶道。2012年,張曉慎開始主攻胸腔鏡手術。

      胸腔鏡技術被認為是自體外循環問世以來心臟外科領域里又一次重大技術革命,實現了心臟外科手術的真正微創。

      相比傳統開胸手術,胸腔鏡手術只需要三個1-2厘米的皮膚切口,胸腔鏡手術只需要三個1-2厘米的皮膚切口,不用切斷過多的肌肉,更不用鋸開胸骨或者肋骨,對于符合適應癥的患者來說,他們可得到更多的獲益——創傷小,疼痛輕,恢復快。

      但對于醫生來說,手術難度增加了。沒有直觸的手感,切割縫合打結等手術操作需要更多的練習才能熟練,而心臟外科手術對此要求很高,體外循環與手術時間必須平衡,否則,患者心臟停跳時間過長可能會帶來不良后果。更難跨過的阻礙是視覺轉化——開胸手術是直視視野,“所見即所得”,而胸腔鏡下手術是看電子屏幕,只有二維圖像,這種手術思維的轉換,有人快速就能接受,有人則需要長時間的學習。目前,能常規開展全胸腔鏡下心外科手術的醫院仍然是少數。

      但在這一方面,張曉慎無疑是屬于“天才”那一掛的。

      “對影像的理解特別有天賦”,與張曉慎同事近20年的原廣東省人民醫院心外科副主任肖學鈞教授說。他還記得,2006年,他主編的《心臟輔助循環》專著里,圖像全部都由張曉慎繪制或修整。

      天賦的才能加上堅實基礎,張曉慎迅速地掌握了胸腔鏡技術,并不斷熟練、創新。全胸腔鏡下不停跳再次三尖瓣瓣膜置換術、全胸腔鏡下二尖瓣成形術、全胸腔鏡下特殊先天性心臟病矯治(warden手術)、全胸腔鏡下心臟腫瘤切除術……張曉慎完成了多例各類高難度微創手術,此后,他又在國內率先開展了3D胸腔鏡手術。如今,他主刀的2000多例心臟大手術中,胸腔鏡手術有1600多臺。

      “微創”成為了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心臟外科的“招牌”。張曉慎還幫助國內10余家三甲醫院開展了心臟胸腔鏡微創手術。

      “教會更多的醫生,就將能為更多的患者服務!睆垥陨髡f,“同時,一種技術只有一個人會,只能說明個人能力強,而當它能被大部分醫生通過學習可以掌握時,才是一種成熟的技術!

      但張曉慎并不覺得任何情況下都是微創比傳統開放手術好,而是需要與選擇哪種手術,應該以能為患者帶來更長的生命和更好的生活質量為基礎來考量。

      他認為,微創不僅僅是手術切口的減小和美觀,而且要盡量的縮短體外循環帶來的打擊,達到兩者的平衡才是綜合考慮的重點。微創在心臟外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比如器械的改進,比如3D打印、VR、機器人等技術的加入,或將讓微創更有所為。而他在此取得了一些成果并將繼續為此努力。

        手術室里的朋克養生者

      下午2點,等到第一臺手術完全結束,張曉慎才走出手術室。不出意外,王雨在ICU待上半天后即可轉入普通病房,這就是微創的魅力之一。

      更衣室,張曉慎摘掉手套、口罩、帽子這些常規三件套,同時脫下他專屬的手術室養生三件套——磁力頸鏈、護腰和壓力襪。

      啤酒加枸杞,可樂放黨參,一邊不健康的生活一邊聊以自慰的保健,被稱為“朋克養生法”。

      張曉慎可能稱得上是這樣一位養生者:非急診手術時,他都會穿戴上他的手術室保健三件套,但他的朋克卻是被動的。

      由于需要建立體外循環,心臟外科的手術時間一般需要3小時-5小時,遇到危重或復雜病例,一站一整天也不出奇。

      長時間的站立、三餐不定時,讓他患上了不少常見的外科醫生職業病,如頸椎腰椎勞損、靜脈曲張、胃出血。

      心臟外科還經常遇到急癥。

      有一次,張曉慎已在回家的路上,卻接到了醫院緊急電話呼救:一名19歲的小伙劉軍被金屬塊擊中心臟,情況危急。

      聽到消息的他趕緊折返回醫院,初步了解病情后即刻準備開胸手術。鋸開劉軍的胸骨后,張曉慎發現,他的心包已被出血填塞,心臟幾乎沒有跳動的空間。心包膜被刺破的那一瞬間, 30多厘米高的血柱把張曉慎的手術衣染紅一大片。將心包內積血抽干回收后,張曉慎在劉軍的心臟側面和背面發現了三個1厘米的小洞。這些洞造成了心臟不斷的出血,需要盡快縫合。

      時間緊迫,張曉慎用一只手捧著跳動心臟,手指按壓傷口止血,另一只手進行縫合。15分鐘之后,劉軍的傷口被精細地縫好,生命體征慢慢回歸正常。

      這臺手術時間并不算長,但是異常緊張!靶呐K手術需要長時間高度集中注意力,哪怕有一點差錯,都會造成難以想象的后果!睆垥陨髡f。在這種高壓和不定時的工作環境下,很多時候,他剛做完手術就犯老毛病——胃疼。有時他還開玩笑,“幸好沒在手術臺上胃出血,不然該搶救還得加上我了”。

      這是無解的難題,保溫杯里泡上什么,也沒法養好這樣的胃。

      7個小時后,張曉慎的胃再次得到了食物的撫慰。接下來,他可能去進行下一臺手術;也可能是去和患者家屬談話;或是去做教學PPT……只有在不是太忙碌的晚上,他才能在醫生身份之外,陪女兒吃頓飯,而這樣的機會并不太多。

      張曉慎笑道:“是的,要來心臟外科的年輕人必須得吃得起苦。不過,如果我女兒想當醫生的話,還是不要當心臟外科醫生了”。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文:文慧 通訊員:張燦城 攝影:張燦城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