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ong id="ct0wj"></strong></strike></optgroup>
    1. <i id="ct0wj"><strike id="ct0wj"></strike></i>

      在患者的口耳相傳中,專家意味著拯救、希望、重生。在同行眼中,專家意味著榮譽、權威。而在現實中,專家意味著什么?專家何以成為專家?請關注仁心欄目,我們將呈現一幅“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的名醫群像,為您講述那一個個榮譽與光環背后的故事。

      首頁上一頁123456下一頁尾頁

      張艷:介入科女“獨行俠”

       

      “你還要不要生小孩?”

      “你的身體狀況行不行?”

      “我還要看你有沒有悟性?”

      “軟磨硬泡”了3年時間的張艷終于獲得了王曉白主任的點頭,從此,張艷就走上了外周血管介入生涯的漫長之路,同時也是廣東省第二位介入女醫師,但張艷或許不知道的是,選擇她當時算是“無奈之舉”!捌鋵嵥降紫挛覀儐柫怂械挠跋窨频哪嗅t生,但凡他們有一個想加入,她都沒機會?善械哪嗅t生都因害怕拒絕了,只能說張艷她命中注定就是做這一行的!濒吣洗髮W附屬第一醫院介入血管外科王曉白教授談起這個“得意門生”時不小心透露了出來。

      31歲轉型,從“看片”走上了手術臺

      即便是現在,依然有很多病人不明白什么是介入,“介入既不是內科治療,也不是外科治療,而是利用影像設備作導航,比如血管造影機、透視機、CT、MR、B超等,在血管、皮膚上做一個很小的刺穿孔,然后借用同軸導管,深入病人體內血管,進行修補、擴充、疏通工作,在不暴露病灶的情況下,對其進行治療!睆埰G解釋道。簡單地理解,就是不開刀手術、疼痛小,即插管治療,可用于心臟、顱內神經、外周血管和腫瘤上。

      回到1992年,彼時的張艷剛剛畢業成為一名影像科的診斷醫師,每天的工作就是幫助病人讀片診斷,按時上班按時下班,工作穩定也異常輕松。幾年過去,周而復始的日子,讓張艷越發覺得枯燥乏味,“我都覺得自己變笨了,連一個醫生的悟性也失去了,片子也不會看了!睖啘嗀默F狀讓張艷迫切的決定尋求一個突破口。

      而那時的介入治療在我國正方興未艾,屬于三級學科在醫院屬于可有可無,介入科只能“寄居”在各個大科室中,在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介入科和影像科處在一室,一次偶然的機會,張艷跟著其它醫生觀摩了一臺介入手術,“看著醫生在儀器的協助下,不用開刀,僅用一根導管就能幫患者解除病痛,這個神奇的過程一下子就迷住了我! 時隔多年,如今提起,還是能夠感受到她當時的心情是多么興奮。

      “下了手術臺,我就和王曉白主任提出想要學介入!碑攺埰G興致勃勃的向王曉白教授推薦自己時卻被潑了一盆冷水,“當時想著她可能就是一頭熱,畢竟這個行業對女性來說犧牲比較大!蓖鯐园捉淌诮忉,長期接觸射線對女性的生殖細胞影響非常大,卵子傷害一個就少一個是不可逆的,如果她還想要生小孩,到時怎么辦?

      但張艷的熱情并沒有被澆滅,她知道王曉白教授在顧慮著什么,也知道從事介入這一行當的醫生需要付出的高昂代價,“她之后的3年時間里,真的是不依不饒的跟著我屁股后面轉,介入科實在是缺人,問了一圈男醫生都沒人點頭要加入,還沒到考核期完她的天賦就顯現出來,有時候你不得不感嘆命運的安排,她就是要吃這行飯的!蓖鯐园缀┖┑男Φ。

      “當病人說腳不痛了,那一刻什么都值得了!”

      邁入介入科大門后,張艷在這個手術臺上一站就是20年,成為了國內數一數二的下肢動脈再通術專家。

      “我平時喜歡琢磨,一旦認定了的事情就大刀闊斧的往下走!睆埰G說道。出于對介入治療的熱忱,“半路出家”的張艷進步極為迅速,2006年得到了去往德國進修的機會,也是這一次讓她把下肢動脈再通作為了自己的研究領域!爱敃r國內也屬于一片空白,國外的經驗必須要你自己一步步實踐!睆埰G回憶,從一開始手生,做一次手術總結一次,由于器材熟練程度和經驗都比較欠缺,用時比較長,但慢慢出現新的器械,現在平均手術時間只有1-1.5個小時!

      2007年,張艷碰到一個病例是股動脈長段堵塞,“如果從上往下開通血管,導絲沒辦法一次進入遠端,這怎么辦呢?我就開動想象力,如果從反方向,也就是小腿穿刺,然后再跟上面會合,用兩個影像觀察病情,這就相當于用線找針,穿針引線!睆埰G說,當時國內還沒有此類做法,遇到案例只能自己琢磨,她把這種做法命名為:雙像會師。

      “動脈硬化閉塞的病人最明顯的特點就是疼,那種疼能讓你日日夜夜睡不著覺,一旦長期缺血壞死,下肢腐爛,經久不散的臭味最終只能截肢,苦不堪言!睆埰G遇到過上千個這樣的病人,熊老伯就是其中一例,“他是下肢動脈長段閉塞,三十多厘米,右足靜息痛,無法入睡;另外,他只能側臥,不能平臥!睆埰G表示,這就是一個挑戰,手術姿勢要求就是平臥,所以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幾分鐘之內把導管從左穿到右側,然后打破常規,讓他側臥進行手術。由于病人體型較胖較重,我們也要克服這方面的困難,以最快速度完成手術,只用了25分鐘就結束了。這是十幾年間,我做過的最快的一次手術!

      因為病人耳聾,但是可以說話,所以手術結束后,我們拿了一張紙給他看,上面寫道:治好了,你覺得怎么樣?他說,我很舒服,不痛了,很久沒這么安靜地休息過,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病人家屬很吃驚,也很感激,然后對我說:我可以抱抱你嗎?。

      幾十斤鉛衣也無法完全阻擋輻射

      在醫學圈里有這么一句話,“介入醫生都是用自己的健康換取患者的康復!币虼,從事這個行業不僅要求醫生要有精湛的醫術,更需要他們有為事業獻身的奉獻精神和崇高的醫德,事實也正是如此。

      8月12日中午12點半,介入手術室,做完最后一個手術動作,張艷從手術臺撤一步,看看患者的臉龐,兩人相視微微一笑,脫下防護鉛衣,手術衣的后背已經完全讓汗水浸透了。

      這是她當天的第二臺手術,下午還有兩臺手術在等待著她,對于這樣的工作強度張艷早已習慣,“我曾經最長的時間是在手術臺上做了17個小時!

      由于介入手術是在X射線下操作的,為了阻擋射線的傷害,每次他們必須穿上20多斤的鉛衣,戴上4斤重的鉛圍脖以及笨重的鉛眼鏡,阻隔部分射線。鉛衣內外還各有一層手術服,尤其是在夏天,人就像被裹進了40多攝氏度的蒸籠里。

      可即便如此,也不是能夠100%的防護,張艷表示輻射的傷害讓她的身體越來越差,“一個女生每天扛著幾十斤的重量在身上,即便再強硬也不得不服輸,我的頸椎、腰椎、膝關節、踝關節都有問題,眼花比別人早,40歲出頭就開始有眼花,因為射線會影響視網膜晶體,會造成白內障,視力會比別人差!闭f完,張艷指了指看了看自己的頭發,“以前我的頭發又黑又粗,你看現在這兒馬上就要禿了!

      睡到自然醒 期待回歸正常女性生活

      長期的輻射接觸還容易使人勞累乏力,深更半夜回到家后洗完澡就是悶頭大睡,根本無暇再有精力照顧家庭,“孩子基本上是由父母一手帶大的,家里面洗衣做飯也是我父母在操勞,孩子長大后也會懂事的說媽媽累要多休息!闭勂鸺彝r,在工作上意氣風發的張艷這時才會流露出愧疚感來。

      “好在我還有4年就可以退休了!睆埰G話題一轉,開始憧憬起自己的退休生活來, “我要好好過一下正常女人的生活!笔裁词钦E栽撚械纳?在張艷的眼中,每天睡到自然醒,照顧照顧年邁的父母,化個漂亮的妝,能夠和閨蜜上街盡情購物,夜晚來臨時和許多大媽一起混跡廣場舞。

      “你不知道我以前可是愛娛樂活動了,可自從進了介入科,忙起來后都放棄了!甭脗游、健健身、聽聽音樂、看看電視、追個時髦!期待張艷的下一個華麗轉身。

      注:患者及家屬姓名均為化名。

      撰稿:王慧明

      通訊員:張燦城

      39健康網 - 中國優質醫療保健信息與在線健康服務平臺 Copyright © 2000-2021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聯系我們
      youjizz